歐吉桑蠕蠕趖

2017年8月號

歐吉桑蠕蠕趖

不管是白腹或石橋 都比不上頭魠啊!

文 / 魚夫     攝影 /    2017-08-03

不管是白腹或石橋 都比不上頭魠啊!


(魚土)魠魚其實應作「頭魠魚」,台語發聲為Thòo-thú,連橫曾在《雅言》裡提到(魚土)魠魚之名的來源:國姓魚之外還有「都督魚」,為台海中鱗類之最美者。魚似馬鮫而大,重10、20斤;銀紋雪膚,肉腴無刺。隨冬而來,興春偕逝。相傳延平台時泊舟港外,某都督獲此以晉,因名「都督魚」。或作鮀魠。

前面形容頭魠魚說得對,後面扯上「某都督」(或說就是消滅鄭氏王朝的施琅)那就是道聽塗說了。施琅是福建晉江龍湖衙口村人,我有一回去過當地,刻意問及頭魠魚,果然發音就是Thòo-thú,類似北京話的「坨渡」,另一處還可以聽得到這個音的地方就是宜蘭,由於位處後山,封存了當年的語音流傳至今,不過據當地人說,頭魠其實指的是白腹仔。

「台灣馬加鰆魚」俗稱白腹仔,從前有句俗諺:「白腹假頭魠」,因為頭魠的量較少,所以形似的白腹可以魚目混珠,但現在白腹仔的量也少了,反而價格看漲,所以北部人又有一句「石橋(棘鰆)假頭魠」,民間又俗稱石橋是「頭魠舅」(頭魠的阿舅),總之假來假去,口感當然最重要的,而在台灣「倚天既出,誰與爭鋒」的高級頭魠魚則是在澎湖。

咱們要是去澎湖,可別急著去吃碗「(魚土)魠魚焿」(這四個字是當地的寫法),因那些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飲食生活藝文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