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1000天 日勝生董事長獨家受訪

2017年8月號

沉默1000天 日勝生董事長獨家受訪

林榮顯:依約完成責任 用住戶口碑贏回商譽

文 / 李建興     攝影 / 賴永祥   2017-08-03

林榮顯:依約完成責任 用住戶口碑贏回商譽


「針對去年的虧損,對股東的權益造成影響,我深感抱歉!」6月22日,日勝生活科技公司召開了2017年度股東會,久未公開露面的董事長林榮顯,一上台就是向全體股東深深地一鞠躬。

去年真可謂林榮顯最難熬的寒冬。為了解決美河市、木柵站和南港機廠等三大聯開案與台北市政府所衍生的爭議,2016年日勝生不但認列了36.32億元的賠款,多項開發案更隨官司纏身而停擺。總計一整年,就足足吞下近50億元的赤字,每股稅後淨損達5.56元,寫下了公司設立以來最慘烈紀錄。

近年來不少企業面對政府更改契約等,常會高分貝反駁。但林榮顯面對質疑,一向低調不回應。算一算,從2013年美和市案爆發爭議,至今近1000多天。

今年6月起,浮洲合宜宅終於拿到使用執照,開始交屋了,才讓他打破沉默,獨家接受《遠見》專訪。但一被問起這些日子以來的感想,他多次欲言又止,深怕言多招議。

對於1949年次的林榮顯來說,恐怕很難想像,人生會有如此轉折。之前他堪稱是一代「聯開教父」。

聯開天王被指「無良建商」

出生於高雄美濃客家庄的他,屏東高工畢業後北上在陽明山別墅當監工,1974年退伍與友人在台北市復興南路合資蓋房,賺進第一桶金。1980年與太太及哥哥創辦日堡興業,最初以買賣材料和百貨為主,再進軍營建業。

2000年林榮顯把公司改名為日勝生活科技,掛牌上市,開始介入了政府的聯合開發案,也讓日勝生步入了高度成長期。

上市隔年,日勝生就與台北市政府簽訂新店機廠開發案(俗稱的美河市案)。2003年時,原屬南寶樹脂和北市捷運局合作的永春捷運站聯開案,時逢SARS期間,當時林榮顯領著幹部、戴著口罩,大膽地簽下合約,從原業主手中買下開發權。

後來「E.A.T」2005年完工後,連歌手蔡依林都成為住戶,讓日勝生一炮而紅。

2004年與台北市府簽訂交九轉運站開發案,雖歷經五年波折才完工,但由於該案涵蓋了轉運站、商場、住宅與辦公室,讓日勝生的觸角多元延伸。

之後日勝生陸續爭取政府聯開案,可謂無往不利,包括2007年簽下了南港機廠案、2009年拿下大橋頭站案、2010年取得浮洲合宜住宅招標案等。一時之間登上了全台灣總開發量體最大的「聯開天王」寶座。

但這一切,在2013年,美河市案完工交屋之際,開始變了調。

首先是部分原地主不滿早年政府僅以每坪7.8萬元徵收土地,但建案完成後,卻漲到220萬元,因而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徵收還地。之後,北市府又因為與日勝生間的權益分配比例受到質疑,被監察院糾舉,讓美和市案陷入了仲裁爭議中。

認賠36億元 斷尾求生

無獨有偶的是,2015年4月26日發生四級地震,4月29日在承購戶的臉書群上出現了趕工中的浮洲合宜宅A2區,被拍出地下停車場的大樑有裂縫,頓時間,引來媒體、議員的關注,輿論的撻伐聲更排山倒海而來……。

就在負面傳聞渲染下,部分消費者信心崩盤,浮洲合宜宅出現了退屋潮。此外,北市府開始針對日勝生相關案件嚴加檢視,如木柵站和大橋頭站聯開案、子公司京站投資控股掛牌案,進度都不如預期順遂。

但,真正重創日勝生的,是案子遭到「卡關」後的骨牌效應。

以財務面來說,許多案子因時程延宕或爭議未解,導致巨額的履約保證金壓在信託專戶,甚至還得因延期付出違約金,如浮洲合宜宅一樓承購戶因無法退屋提告,最後法院判日勝生需退還一樓承購戶的購屋款加計違約金共1.55億元。

其次,因爭議未解,也嚴重阻礙日勝生持續開發新案源,使得年營收從2010年304億元顛峰,滑落至去年的33.6億元,EPS亦從12.01元,轉盈為虧,成為-5.56元。

其實,對於上述爭議點,日勝生內部並未全然服氣。但不管誰對誰錯,一貫低調的林顯榮決定「不再爭辯」「斷尾求生」,接受仲裁結果或同意解約,認賠36.32億元,以換來解脫,以及公司能往前正常營運。

即便混亂局面已慢慢安定了,但社會的疑慮仍未消除,許多不利於日勝生的指涉、揣測仍時而傳出。問起林榮顯該如何修復已戴上「葉克膜」的形象,他一貫的淡然:「再多的解釋,倒不如做給大家看,等浮洲合宜宅的住戶一一入住後,最後會證明,品質沒問題……。」

相對於林榮顯的冷處理,其實部分內部董事看法是不一樣的。例如前櫃買中心副總經理,現任日勝生獨立董事周康記就認為,「日勝生面對聯開案爭議,其實某部分有欠公允,甚至被冤枉了。」

據了解,去年初,當林顯榮找周康記擔任獨立董事時,周遭親友一面倒反對:「你瘋了嗎?日勝生形象那麼差,你不怕弄臭自己?」但周康記卻獨排眾議:「我和林顯榮相識十多年,我相信他不會作貪贓枉法的事。」

身為獨立董事,周康記認為日勝生在事發當下,反應還不夠快,不懂得與政府、社會溝通,導致成見愈來愈大,因此他亦強烈建議公司應成立公關部門,和公部門、民代以及媒體進行良性的溝通。

「不過,日勝生案對台灣影響最大的則是政府和廠商間的『信賴保障』受到重擊了!」周康記語重心長地說,任何BOT案,若廠商犯錯,當然要扛起全責,但若是政府用另一個時空的標準來推翻原來的合約,只會導致企業再也不敢參與公共工程,並非全民之福。

自6月22日起,浮洲合宜宅陸續進行驗屋和交屋,是否能經由住戶的口碑,還日勝生清白?恐怕還有待時間驗證。值此之際,林榮顯接受《遠見》專訪,以下是採訪精華: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目前浮洲合宜宅已陸續交屋,預計在年底,4009戶的住戶就能全部入住,你能確保房子是安全的?

林榮顯答(以下簡稱答):事實上,浮洲宅的樑裂缺失不是在2015年4月26日地震時才發生。地震前,公司就開始針對有問題的部分做補強,但還沒補強完,就被拍下照片上網,加上議員帶電視台進工地現場拍攝,放大缺失的部分,才讓誤解快速發酵。

很多人會問,那裂掉的部分,安不安全?我只能說,原設計案當時已先經過台大外審通過,所以樑裂發生後,我們內部也十分錯愕。

於是馬上找了台灣省土木技師工會,營建署也指定了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和結構技師公會,再加上承購戶自救會委請的台北和台北土木技師公會,在五大工會聯合鑽心取樣鑑定後,發現問題是在部分樑的鋼筋配置設計有缺失,但是,可以補強達到規範。

美河市權配遭疑 只能認賠

也就是說,並非我們不按原核定設計,偷工減料造成的,甚至鑑定後,還發現混擬土強度高於標準。

最後,我們擬定的補強方案,重新送台大外審,超過十次,而住戶也委請外部專家共同審議,補強規格不斷被提高,甚至施工時,還經過嚴格的三級品管,營建署、內政部及自救會則也親赴現勘。

既然外界有疑慮,不管花再多錢,就要去處理,才能安心交給客戶。

問:很多人認為美河市案,日勝生獲取暴利,而和台北市政府的權益分配不合理,是因為你們和官員私相授受,事過境遷,你怎麼回想過程?

答:美河市爭議的開端是原地主對徵地價格不滿。但早在1990年,北市捷運局就已向地主徵收完土地,直到2001年,才與日勝生簽約,因此我們根本無從左右徵地的價格。等到全案開發完,房價大漲後,原地主結合民代告到監察院,啟動了調查。

除了徵地價格爭議外,台北市被監察院糾正,市政府分配到的權益太少。但事實上,在計算整個建造成本和總利潤時,沒去考量,美河市有個兩萬多坪的人工地盤,就花了十多億元,卻沒被計入成本,所以才會覺得北市府權配比例過低。

另外,美河市的權配是在簽約後,歷經九次、六年的議定,直到2008年才定案。當時,北市府亦明載,「協商定案後不論市場行情大好或反轉,投資人(日勝生)與地主(北市府),皆不再分配或分攤售價與議定價格差價……。」

無奈的是,當時經北市府評估後,認為合理的權配,卻在房地產飆漲後,才認定日勝生獲暴利,因此翻案要求重訂比例。

台北市長柯文哲一上任就把美河市列為五大弊案,在公開場合說日勝生過程都合法,卻是「社會觀感不佳」,甚至還表明,如果日勝生無法解決權配爭議,就不蓋章,把2000多住戶的過戶卡住。

為了讓住戶順利過戶,日勝生只好接受仲裁結果,同意認賠支付33.5億元給北市府。

日勝生不選擇繼續訴訟,是因為訴訟曠日廢時,同時我們有許多聯開案,如南港機場案也卡在北市府,所以才以包裹的方式,一併和政府協商。最後,南港案解約收場,但日勝生到現在仍未拿回北市府簽協議時,同意償還日勝生先投入的前期工程和設計費用2.44億。

浮洲宅交屋 盼減輕負評 

問:經過這些爭議案,日勝生的商譽已經嚴重受損,你預備如何修復?

答:做再好,外界還是有人會有意見,最重要的還是要依約把應盡的責任完成,只是對股東,我還是覺得很抱歉。

我想,未來等浮洲合宜宅住戶住進去後,口碑慢慢出來後,就會減輕對公司的負評,畢竟,商譽是從口碑做出來的。

至於美河市及其他案子的爭議,我們都依約做事,過程攤在陽光下,讓每個人去檢視。


關鍵字: 專訪產業綜合房地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