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安娜貝爾:造孽》探索緣起

愈恐怖愈愛看!好萊塢鬼王溫子仁如何成功打造厲鬼宇宙?

文 / 魯皓平      2017-07-31

愈恐怖愈愛看!好萊塢鬼王溫子仁如何成功打造厲鬼宇宙?



2013年,由溫子仁(James Wan)所執導的超自然恐怖片《厲陰宅》(The Conjuring)不僅締造了全球3.18億美元的票房奇蹟,更替這個建立在艾德華倫(Ed Warren)與莉塔華倫(Rita Warren)之「華倫夫婦」真實事件的靈異舞台,開啟了恐怖電影嶄新格局。

隨後在2014年的《安娜貝爾》(Annabelle)與2016年的《厲陰宅2》(The Conjuring 2),更分別又拿下2.5億美元與3.2億美元的傑出成績,雖然電影可怕、縱使可能在影廳內嚇到魂飛魄散,但這種超乎常人感官體驗的視覺饗宴,也成了恐怖影視文化正流行的一大關鍵。

而即將在8月10日上映的《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 Creation),不僅正式與其他系列作構成了「厲陰宅電影宇宙」,計劃在2018年推出的《鬼修女》(The Nun)以及檔期未定的《歪頭男》(The Crooked Man),共同交織出一連串宏觀的電影想像。

這系列電影的幕後推手,溫子仁絕對功不可沒,他是馬來西亞華人、成長於澳洲、致力於美國好萊塢電影的拍攝,不論是導演或監製,他的生涯除了超級賣作的商業大片《玩命關頭7》(Furious 7)之外,幾乎都與恐怖電影脫離不了關係。

這當中,包含《奪魂鋸》(Saw)、《歡迎光臨死亡小鎮》(Dead Silence)、《陰兒房》(Insidious),還有最知名的「厲陰宅電影宇宙」系列。

他擅於抓住觀眾的心理,在弔詭的氛圍和意境中,營造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和詭譎氣氛,搭配陰森的配樂、寂寥的色調,不放過任何恐怖細節,更厲害的是,他又能在這些怪力亂神間探討驅魔、文化、靈媒、宗教、人性的寫實,造就娛樂性高,卻完全不會感到荒謬的大作。

格倫沃爾特斯(Glenn Walters)博士曾經在《媒體心理學》(Journal of Media Psychology)期刊上談到,恐怖片之所以誘人的三個主要原因,包含緊張(由懸念、神秘、恐怖、震驚造成的)、相關性(可能與個人相關、文化相關,對死亡的恐懼等)、以及虛幻(超乎日常的想像等)概念構成。

他表示,人們之所以愛看恐怖電影,是因為他們想要害怕,也在害怕之餘訓練自己的膽量和勇氣,並選擇屬於自己的娛樂方式。

「恐怖電影必須提供一個公正的結局或成果,使壞人獲得應有的懲罰,即使驚懼的畫面令人感到不安,但人們可以控制情感,想像投身在情境中的張力。」

也正是因為建立在真實事件之基礎,這更讓溫子仁的作品無形中更增添說服力,他的電影著重於描述事件的成因後果,特別是在20世紀中期那個科學崛起的年代,許多詭異現象都被視為荒謬的無稽之談。

值得注意的是,溫子仁最高招的地方,是他會在原故事電影主軸上加入許許多多的巧思,比方說,在《厲陰宅》中,放入了知名詛咒娃娃安娜貝爾,在《厲陰宅2》中,除了以《鵝媽媽童謠》為藍本的歪頭男,更在電影上映前三個月重拍增加鬼修女一角,這種種的設計,都讓故事更完整且有深意。

在全新作品《安娜貝爾:造孽》的故事中,劇組清楚交代安娜貝爾的起源──手藝精巧的洋娃娃製作師山謬及其妻子遭逢愛女小貝的死亡意外,思女心切的他們終日祈禱能夠重見愛女,而他們的祈求竟獲得回應:「小貝」表達希望能夠附身在娃娃身上的願望。

但是很快地,這對夫妻發現附身在娃娃身上的不是他們的女兒,於是決定將「它」關起來。

幾年後這對夫妻款待了一名修女及幾名孤兒院的女孩們來到他們家,但這群女孩很快地成為安娜貝爾娃娃的新目標。

《安娜貝爾:造孽》由《鬼關燈》導演大衛桑德柏格執導,《厲陰宅》導演溫子仁與彼得沙佛朗擔任製作人,演員包括史蒂芬席格曼、安東尼拉帕格利亞、米蘭妲奧圖與童星泰莉莎貝特曼與露露威爾森等共同演出。

如今,這尊恐怖的安娜貝爾娃娃「本尊」,目前正被「封印」在美國的華倫夫婦博物館(The Warren’s Occult Museum),每個月也都有法師定期去鎮壓,以防娃娃中的惡靈再度四處為非作歹造孽,博物館中也有大量華倫夫婦經年累月驅魔下的各項物品,令人膽顫心驚。

事實上,安娜貝爾的娃娃本身並沒有那麼恐怖,渾圓的大眼睛反而有種可愛的天真。不過靠著溫子仁的再造,安娜貝爾幻化出一種猙獰的可憎氣息,再透過電影氣氛營造與光影呈現,成了新世代恐怖代表翹楚,這也是這系列作品成功又暢銷的最大關鍵。


(劇照提供:華納兄弟影業)


關鍵字: 生活藝文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