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索艾格特、莉莉詹姆斯、凱文史貝西、傑米福克斯主演

《玩命再劫》:音樂與飆車完美契合!極致感官體驗

文 / 魯皓平      2017-07-31

《玩命再劫》:音樂與飆車完美契合!極致感官體驗


你一定看過無數的飛車追逐電影、也勢必對音樂舞台劇電影有浪漫瑰麗的想像,但將飆車刺激的陽剛元素結合輕快俏麗的音樂特質,那所散發的視聽饗宴,絕對超出你對一般電影的想像。

《玩命再劫》(Baby Driver)就是一部這麼令人驚艷的作品,也許它片名看似老掉牙、英文原片名也嗅不出什麼端倪,但緊湊的節奏、流暢地動作場面、扣人心弦的劇情調性,還有那近乎極致的音樂表現,也不怪乎外媒要將此片讚賞為「飛車版樂來越愛你」了。

故事描述,一名名叫「Baby」的年輕車手,有著神乎其技的駕駛技術,他對開車有著無比熱情、更對飆速有著完美信心,他擔當竊盜集團的車手,在他的協助下,團隊完成了多次的成功搶劫任務。

他將逃亡路線編進歌曲的節奏裡,從他的iPod播放連進他的耳朵,讓他完美展現髮夾彎、變速等高超的行車技巧,卻也讓其他乘客吃不消。

沉默寡言也不擅交際的他,招牌配備就是墨鏡與耳機,音樂伴隨他成長、不同心情也有相異的音樂作陪襯,完全就是個屁孩扮相,但實際上的原因,是觀眾無法猜想到的人生歷練……

本片由安索艾格特(Ansel Elgort)、莉莉詹姆斯(Lily James)主演,奧斯卡雙影帝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與傑米福克斯(Jamie Foxx)作為最完美的搭擋,超華麗的強大陣容讓本片卡司星光熠熠,在Rotten Tomatoes上目前也有95%的高分。全片充滿急剎、倒車、加速飆車等各式讓心跳停止的花招。

《玩命再劫》不僅兼顧娛樂性與商業性,導演艾德格萊特(Edgar Wright)也特別將情感著重於人性的省思與反響──身為壞人,是否不可能再洗心革面?如果決議離開早已淌入的渾水,又該付出多大的代價?

於是乎,不論是安索艾格特和莉莉詹姆斯那種甜蜜又深刻、曖昧的感情,還是凱文史貝西以及傑米福克斯唯利是圖、以利益為人生宗旨的價值觀,甚至是男主角與家人之間的如膠似漆親情,著實也讓人動容。

在電影中,會有音樂、會有編舞,但這不是你每天看到的歌舞劇模樣,在電影調性整體是緊張又懸疑的氣氛下,同時又兼顧了幽默、逗趣和震撼。

值得注意的是,本片用了大量一鏡到底的鏡頭拍攝手法,這讓畫面流暢性與說服力大增,而且呈現效果也讓人驚艷,不難想像那是要經過多少的排練、運鏡而最終呈現的結果,觀眾彷彿跟著男主角歷經一場場的飛車冒險。

這部片不只因為男主角愛音樂就照音樂拍,它是邀請觀眾進入主角的腦袋,透過主角的雙眼及雙耳認識世界。為了走出他悲慘的過去,「Baby」用它偷來的iPods播放音樂來遮蓋過去。

對一部音樂是最大重點的電影,尤其又是男主角選的音樂,不難想像導演在《玩命再劫》尚未動筆錢就已經想好整個歌單了。

從強史班賽與藍調爆炸的《Bellbottoms》,到詛咒合唱團的《Neat Neat Neat》,到皇后合唱團的《Brighton Rock》,到Focus的《Hocus Pocus》等,都是導演靈感的來源,那些歌幫助他形塑每場戲。

但不只是飛車追逐等動作戲有搭配音樂,主角拖著腳步去亞特蘭大街上買咖啡也有音樂搭配,搭配著《Harlem Shuffle》這首歌。甚至槍戰也都有自己的音樂配合。「最開始的想法是,我如何在一部動作片中塞進所有音樂,讓整部戲都完全搭配著音樂在走?」導演說。「音樂是最重要的動機。」

《玩命再劫》不只巧妙運用強烈的音樂節奏帶動電影,為呈現片中飛車不斷的刺激場面,製作團隊更是做足功課,例如研究出全美失竊率最高的車款做為犯案車型,以求最貼近罪犯的邏輯思考,整部片使用超過150輛車,每一輛都有它的功能。

除此之外,許多實景執行的飛車特技更可說是電影史上前所未見的,例如開頭搶案中一個「180度進再180度出」的超高技巧,大部分團隊會選擇在大型停車場上拍攝,再後製出假建築。

但導演堅持營造出最真實的畫面,找來曾在《捍衛任務》、《飆客找麻煩》、《落日車神》等擔任特技演出的普利史考特,在亞特蘭特市區的一條窄巷執行這個特技,儘管在兩棟建築之間接連兩次極快速180度的大轉彎看似不可能,但最後還是成功完成這個艱難的任務,勢必將創造全新經典。

(劇照提供:索尼影業)

關鍵字: 生活藝文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