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多福諾蘭再造戰爭電影新格局

《敦克爾克大行動》:撤退不是輸,低頭更不代表失敗

文 / 魯皓平      2017-07-20

《敦克爾克大行動》:撤退不是輸,低頭更不代表失敗


在好萊塢影史上,有非常非常多的戰爭電影,不論是膾炙人口的《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感慨激昂的《硫磺島的英雄們》(Flags of Our Fathers)、還是賺人熱淚又扣人心弦的《鋼鐵英雄》(Hacksaw Ridge),這些作品清楚地呈現戰事上的張力與殘酷,在槍林彈雨的震撼下,營造令人奮起的決心。

這些戰爭電影大多有著共同的特色,也都有其獨一無二的韻味,也許它灑狗血、也可能在故事的呈現上多了一股激情,但如果你看過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之《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你會發現這是你前所未見的戰爭電影規格,顛覆你對戰爭電影的想像。

就連諾蘭自己也說,這是一部「不著重於戰爭血腥」的懸疑電影。

從《記憶拼圖》(Memento)、《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三部曲、《全面啟動》(Inception)一直到《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諾蘭這9部電影一共奪得42億美元票房、26項奧斯卡提名、囊括6項奧斯卡大獎的佳績。

他擅於利用各種人性、心理上的負面情感,探索人道、時間、記憶、衝突的概念,而這也成了他最具代表性的風格,而在《敦克爾克大行動》中,你更會被他令人驚艷的手法吸引,激盪出超乎意料的格局。

陸、海、空三個格局所講述的《敦克爾克大行動》,從最貼近史實的方式刻劃這場史上最大的撤退行動,40公里外的家鄉、40萬名軍人要撤退的恐慌,究竟他們是如何在德軍的包夾下,完成這場看似不可能的任務?

就像是我們常說的8年抗戰抗日勝利的故事,敦克爾克大撤退則是英國人最引以為傲的事蹟──這「敦克爾克精神」代表的是一種縱使面對絕境,絕不放棄的堅毅情操,後退不代表認輸,低頭更絕不意味失敗。

這部電影,完全就是個寫實的戰事映照,靠著如藝術般的IMAX構圖、演員深刻的表情、獨到的攝影機視角,觀眾彷彿身歷其境,真正就在戰爭中、回到1940年那個一觸即發的緊張時刻。

克里斯多福諾蘭不打算營造英雄主義,他認為在戰場上每一個人都是英雄、每一個角色都有自我的意義與人性,因此不論是資深演員湯姆哈迪(Tom Hardy)、肯尼斯布萊納(Kenneth Branagh)、席尼墨菲(Cillian Murphy)、詹姆士達西(James D'Arcy),還是新演員菲昂懷海德(Fionn Whitehead),你幾乎無法從戲份的重量上分辨出真正的主角。

他們雖然台詞都不多,但都能用到位的表情和眼神,抒發那種壓迫的窒息感,這當中的關鍵是,克里斯多福諾蘭在拍攝時的最大特色,便是減少綠幕等CG技術應用,反而要用那實景拍攝、近萬名臨演真正在海灘上等待撤退的過程,強調茫然且未知的未來。

因此,當演員真的處在隨時會爆炸的海灘、空襲戰鬥機隨時可能俯衝掃射的防波堤時,要不害怕也難──那是真實的反應,真正為了求生、戰鬥時會有的意志。

此外,漢斯季默(Hans Zimmer)的配樂向來都是品質保證,他也是諾蘭一直以來的御用電影配樂作曲家和音樂製作人,曾製作過《黑暗騎士》、《全面啟動》、《星際效應》等作品,就連今年票房與口碑都爆紅盤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配樂也是出自他手,更是4座葛萊美獎(Grammy Award)的贏家。

在《敦克爾克大行動》中,他用一種懸疑、弔詭、寂靜、冷冽的情感,去勾勒戰爭上的無情和痛苦,充滿節奏性、高劇情張力的氣氛營造,讓最愛用畫面說故事的諾蘭更增添一種嶄新境界,十分震撼。

更值得關注的是,諾蘭果然是個會說故事的人,而且他能用他最專業的見解,把那段撤退呈現地淋漓盡致,穿插倒敘的手法強化了劇情個性,不同人物之間的情感轉折也襯托對於戰爭的無奈,從意氣風發、落魄失望到燃起決心,你要完全陶醉在那故事間,就能更洞悉時間軸,了解箇中韻味。

諾蘭甚至還用不同的色調,去搭配不同主軸的故事線,在那身歷其境、真情流露的人性張力下,跳脫出一種無與倫比的嶄新架構和戰事的深切,絕對是今年暑假最令人期待的神作。

諾蘭說,「它是偉大的人類故事之一,也是我一生中聽到過的最為懸念的情況之一,敵人從四面八方包夾,而你身後也沒有退路,」

這部劇本結合了大家對一部諾蘭電影的期待──如數學般精準的故事結構、敘事中呈現的人性和多層面的意義、以及史詩般的龐大規模和令人血脈賁張的動作場面。這部電影是一場驚險刺激的冒險旅程,同時也是對於這段非比尋常的歷史時刻以及對於戰爭的深刻省思。

「我認為敦克爾克的情況像極了許多人生的窘境,以及各種不平凡的經歷,」諾蘭強調,希望可以在這2小時的觀影時間內,帶給觀眾無盡的省思,以及在那激烈節奏、磅礡的大場面上,認識二戰時刻那段重要的歷史。

「要結合這些不同版本的歷史,你必須混合時間層次。因此在劇本的撰寫上,這是個結構複雜的真相,即使這只是單一的歷史事件。」諾蘭分享,如果當時這場撤退沒有成功,英國很可能就是戰敗國,歷史可能也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當年英國首相邱吉爾就曾說,「我們必須極其小心,不要把這次撤退蒙上勝利的色彩,戰爭不是靠撤退來取勝的。德國人拚命想擊沉海面上數千艘滿載戰士的船隻,但他們被擊退了,他們遭到了挫敗,我們撤出了遠征軍!」

諾蘭說,如果你是個了解敦克爾克戰役的人,你會對電影的強度感到震驚。「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懸念的故事──節奏是無情的、戰爭的壓力是籠罩的,因此在攝影強度的構築上,我們還把IMAX攝影機架在飛機上拍攝,就是要讓人體會畫面的震撼。」

諾蘭已經找到一種方法,以獨立製片的手法拍攝既通俗又大受歡迎的電影,這種手法在現代影壇絕對是獨一無二。

(劇照提供:華納兄弟)


關鍵字: 生活藝文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