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365個新朋友

拒絕當低頭族!他展開每天認識新朋友的幸福旅程

文 / 魯皓平      2017-07-10

拒絕當低頭族!他展開每天認識新朋友的幸福旅程


試著回想一下,在你搭捷運、公車、甚至走在路上的時候,大部份人們都會做些什麼行動?也許是聊天、也或許是補眠,但絕大多數人,肯定都是低頭滑著手機,和朋友聊天、看Facebook傳遞的各項訊息,深怕漏接了什麼資訊,擔憂與社會脫節。

智慧型手機帶給我們極大的方便,也讓生活變得更寫意自在,但它強烈的制約性已改變人們日常,我們活在手機桎梏的無形陰影下,在每一個裝忙的低頭中,無形間也失去真我。

史岱納斯比克尼思(Steinar Skipsnes)就是厭倦了日復一日的「低頭族」輪迴,所以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實際放下手機、真真切切的每天認識一個新朋友。

在2016年的整整一年中,他首先是移除了手機中的Facebook,然後開了一個Instagram帳號「Daily Hello」,為的是紀錄自己過去一年的生活,以及惕勵、監督自我每天的行動,以防因為偷懶而懈怠。

史岱納說,「我們吃飯、走路、聊天、聚會,幾乎所有的活動都與手機脫離不了關係,我開始發覺這並不是我們應該擁有的生活,這激發讓我想要認識陌生人、開拓眼界的決心。」

一開始,他在實際接觸一個人時,總是會感到緊張且猶豫、心跳加速,內心還會出現「我幹嘛要這樣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回音,他說,「但當我已經做好決定,我決心克服不同恐懼。」

史岱納分享,「害怕被別人拒絕的恐懼只不過是限制我們,如果一直活在自我侷限的壓力下,很多事情都無法跨出那道檻,唯有嘗試才有希望。」

比方說,若你與某人搭話,對方覺得你很奇怪而對你說「不」時,那其實是很棒的,因為你可以吸收經驗、幫助你克服任何消極的感覺,「漸漸地,你對於外界的緊張感會消失,你必須接受拒絕,不要害怕,但要從中學習。」

史岱納說,這樣認識朋友的過程改變了他的人生,也改變了個性,變得更加積極、樂觀、充滿勇氣。

他強調,每天固定認識新朋友的好處是,它讓你了解不同的人生經驗,在這種情況下,總是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喜。「我試過在不同的場合與情境下發起對話,了解什麼是好的、什麼是不好的,這是一連串的嘗試、學習,當你持續這麼做,成功就會增加。而真正願意跟我聊天的朋友,也都很支持我的行動。」

史岱納笑著說,他其實很難定義什麼樣的人、在什麼情況下適合接近,但他通常都會把握住最自然共處的時刻,如一起在超商購物、一同搭電梯、同時走出健身房時。不過他分享,最棒的搭話方式,其實是說「不好意思,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史岱納會先與陌生人表達來歷、以及他為什麼想要認識新朋友的初衷,並且跟他們聊天、了解每一個人的獨特故事、並與對方合照,「如果最後他們沒有要拍照的意思,那我當天會再找下一個朋友。」

有的時候,你和對方可能只是5分鐘的簡單交談,但也有些朋友會與你暢聊、甚至一起用餐長達1小時。透過這樣的活動,他說,「在你離開手機之前,你永遠不會知道這世界永遠比你想像的還有趣,有太多太多的人際關係值得你去發掘,還有美好與溫馨令人欣喜。」

一起來看看他一部分新朋友的故事:

阿曼(Arman)是一位魔術方塊的高手,他可以在10秒內拼完一個魔術方塊、1分鐘內蒙眼完成,是個神乎奇技的奇才。

他甚至還跟「天鉤」賈霸(Kareem Abdul-Jabbar)當上了朋友,是美國最偉大的職籃運動員之一。

丹(Dan)是名出色的天體物理學家,他發現了超過50個行星,並在NASA相關資助機構工作。

泰(Tai)是名越南難民,6歲時就和家人一起逃離到美國。

唐(Don)在1958年時是內華達大學的籃球隊選手,還入選了該校名人堂,老當益壯的他到現在還是持續在運動。

約翰(John)雖然是個無家可歸的遊民,但他對史岱納說,「你的攀談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大衛(David)是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飛行員,他的母親是二戰中少數女飛行員之一。

雖然有人懷疑史岱納的行為其實並沒有意義,因為你不可能隨時跟每一個人保持聯絡,但他強調,「雖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聯繫,但他們對我的影響是一輩子的,我也能從不同的朋友身上學到許多東西。」

他說,每天都要認識新朋友,這是十分不容易的,特別是你要經歷各種不同的拒絕、藐視,不過,「我也真正的離開了舒適區,蛻變出以往沉溺於手機我所沒有的樣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