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的獅吼牌燒雜燴

文 / 一流人      2017-07-13

胡適的獅吼牌燒雜燴


一只大鐵鍋,口徑差不多有二尺,熱騰騰的端了上桌,裡面還在滾沸,一層雞,一層鴨,一層肉,點綴著一些蛋餃,底下是蘿蔔白菜。

女人不怕兇,只要有獨門祕笈,男人照樣受用。比如胡適先生家的「太太協會會長」江冬秀,獅子吼完,端出一鍋十全大補湯,這叫「胡蘿蔔加大棒」政策。

胡適家的餐桌,一年四季都是熱騰騰的,簡單的一個雞蛋,從蛋炒飯到茶葉蛋,江冬秀總能做得不重樣。不僅自己吃得好,來了朋友,更能拿出讓人瞠目結舌的大菜,讓愛面子的胡適分外高興。

比如一道燒雜燴,全國都流行在請客最後吃這道湯菜,是花團錦簇的熱鬧,也有宴會即將結束的暗示。一八九六年,安徽人李鴻章出使美國,宴請美國官員,宴席中便有燒雜燴。美國人吃得讚不絕口,便問菜名,不內行的翻譯誤作「雜碎」。這件事傳揚開去,美國人居然把「李鴻章雜碎」做成了一道菜,甚至還發明了「雜碎」(Chop Suey)這個詞。梁啟超在一九○三年遊歷美國,發現當時的紐約,居然有三四百家雜碎館,全美華人以雜碎館為生者超過三千人。不過,這個「雜碎」已經不是李鴻章最初的燒雜燴,梁啟超在文中寫道:「然其所為雜碎者,烹飪殊劣,中國人無從就食者。」

胡適家的燒雜燴,和李鴻章的差不多,不過名字更氣派,叫「一品鍋」。胡適的朋友石原皋三十歲生日,單身在外,江冬秀就熱情的邀請他來家做生日,呼啦啦來了兩桌人。當日的菜餚中,最著名就是「一品鍋」。這是一只大鐵鍋,口徑差不多有二尺,熱騰騰的端了上桌,裡面還在滾沸,一層雞,一層鴨,一層肉,點綴著一些蛋餃,底下是蘿蔔白菜。胡適笑著向客人介紹,一品鍋是徽州人家待客的上品。江冬秀還會不時變換「一品鍋」的菜式,又有一次待客,依舊是「一品鍋」,裡面有三斤重的一隻大母雞,三四斤重的一隻蹄膀,三十六個雞蛋,客人們都吃得興高采烈。

燒雜燴之所以能流行,貴在豐儉由人。動植物、水陸俱陳,可高檔,又能普通,有葷有素,琳琅滿目。安徽的「一品鍋」到了揚州,名字便改為「全家福」,上海人的雜燴砂鍋裡,一定要有的是蛋餃,正如張愛玲在《半生緣》裡寫的那樣「蛤蜊是元寶,芋艿也是元寶,餃子蛋餃都是元寶⋯⋯」討的乃是一個口采,張愛玲的文章裡滿是美食,自己卻並不會做飯,和胡蘭成熱戀時,招呼胡蘭成的兒子,也不過是拿了兩片吐司,抹上滿滿的花生醬。胡蘭成有時和張愛玲約會,還得另外去巷口吃碗餛飩,這樣的愛情,恐怕注定走不遠。

靠做飯抓住男人的心,這招當然並不完全管用。江冬秀做個荷包蛋,胡適都會在友人面前大肆吹噓;朱安的手藝恐怕並不在江冬秀之下,還經常為了魯迅的胃病量身訂製菜餚,但魯迅的心終究在許廣平那裡。另一位著名女文青蕭紅除了在寫作上是個天才之外,也特別擅長做麵食,她包的餃子,魯迅非常喜愛,在病中也能多吃幾個,她關心著愛人蕭軍的飲食,卻也不能挽回蕭軍偷跑出去會情人的頹勢。丁玲到延安後,嫁給比她小的崇拜者陳明,家裡的所有家務都由陳明負責,只為了讓「女神」可以安心寫作。

所以,我們只能這樣下結論,女人不怕兇,打一巴掌之後給甜棗吃,被打的那個揉揉面頰悄悄吞吃下去,之前的疼便在味覺的刺激下漸漸淡去,這樣的男人,多半還是心寬的好人,找到,千萬不可錯過。

本文節錄自:《民國太太的廚房:一窺張愛玲、胡適、朱自清等文化大師的私房菜》一書,李舒著,圓神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