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看不到自己做錯的樣子

文 / 一流人      2017-07-12

人看不到自己做錯的樣子


我另外有一個客戶麗娜,她是盡責的全職媽媽,也是SOHO族,有個兩歲的孩子。她來找我,是因為她睡得不好。我給她做了唾液荷爾蒙檢測,發現她的腎上腺疲倦不已。腎上腺疲倦的兩大主因是血糖震盪和壓力,她吃得很均衡,所以我問她是什麼事讓她壓力如此大。

她很無奈的跟我說:「我的孩子很不聽話。」

我請她給我一個孩子不聽話的例子。

她點點頭說:「我每次在講電話,他就會過來一直搖我或抓我的手。我平時照顧他,已經都沒時間處理別的事情了,講電話時他還這樣弄我,我根本就什麼事都做不了。」

我問:「你是怎麼跟孩子說的?」

她說:「我就跟他講你不要煩我!你這樣我什麼事都做不了!」

我問:「你有形容什麼是煩你的樣子嗎?你有跟他說他『這樣』是什麼樣嗎?」

麗娜愣在那兒,然後就笑了:「這不是很明顯嗎?有什麼好說的?他就搖我,然後抓我的手。我就跟他說不要煩呀。」

我笑:「麗娜,你覺得他這樣做讓你感覺很煩,把感覺講清楚了很好。但是,你知道孩子那天除了搖你、抓你外,還做了很多事,他怎麼知道你指的是哪件事?還有,你看得見他做的事,但他卻看不見自己做的事,因為我們做很多事是下意識去做的,更何況他的視線裡並沒有自己。如果他看不見自己做的事,他怎麼知道煩你就是搖你和抓你?」

麗娜點點頭說:「哦,對,他看不見自己做的事……」

我繼續說:「如果他看不見自己做的事,那他怎麼知道他煩你時,是什麼樣子?如果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樣子,那將來他如何避免不煩你呢?」

我們看這個世界,都是很主觀的。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我們的預設角度,一定是從我們眼裡看出去的,所以就以我們看得到的為主。這是為什麼我們看別人做的事都看得很清楚,但是我們都很難看得清自己做的事,那是因為我們根本看不見自己做的事。

一個人,是看不見自己做了什麼事的,自己做了事的影像和聲音,在我們的記憶裡,多數並沒有別人看我們做和說清晰,因為我們自己看不到。不信嗎?你把自己做的事和說的話錄下來,然後再回頭去看,你一定會覺得很陌生,你會覺得,我的聲音原來聽起來是這樣,哎呀我講話怎麼那麼大聲呀?或者,你會覺得我那時表情怎麼是這樣?就因為我們自己看不到,所以就必須靠別人告訴我們。就因為我們看不到,所以別人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描述清楚的程度,就決定了我們是否能理解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我做那事時到底長什麼樣子?

這是為什麼,你如果想要修正他人做錯的事,那件事長什麼樣,別人做了什麼事惹到了你,只有看到的人才可能描述清楚。因此別人做錯了什麼事,他怎麼做這件事的,溝通的責任就完全在我們身上。如果我們不盡責的把別人到底做錯了什麼講清楚,別人就不能了解到底自己做錯了什麼,如果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錯的,未來要如何避免呢?

志明聽我說完後,很果斷的說:「那我覺得我需要立刻跟他們每個人各開一個會,把他們各自為什麼會沒把通路搞好這事,一次說清楚。」

麗娜聽我說完後,放鬆了一些,她說:「所以我的孩子很有可能不知道我到底要他改什麼……」

我點了點頭。

她說:「那好,那下次他在玩玩具時我學給他看,讓他知道他搖我、抓我的手是什麼感覺。」

我搖搖頭,提醒她:「你這樣做比較像在報復,不像在教育。你不在他做的當時就跟他說,他很難聯想自己的樣子。所以,我比較建議你先想好想要跟他講什麼,然後下次他正在煩你時,你不要理他,讓他搖、讓他抓。然後等你電話講完了,再學給他看他剛剛做了什麼,然後跟他說那樣會讓你很煩,沒辦法處理事情,也沒辦法跟他玩。」

我讓她跟我演一遍。

麗娜用自己的話再說一次:「明明,你剛剛這樣搖我(麗娜輕輕的搖我),然後這樣抓我的手(麗娜學明明,用力扯我的手),這樣媽媽覺得很煩,你愈這樣,我就要花愈多時間跟別人講話,就更沒有時間跟你玩了。」

我開心的拍拍手說:「就是這樣!」

所以下次溝通時不要忘了這一招,「把別人錯在哪講清楚」。

該怎麼做才能「把別人錯在哪講清楚」呢?

1 我們的感覺不等於別人做的事

我們常常以為,只要說出了自己的感覺,別人就應該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這是一個錯誤的假設。我們的感覺是我們的,別人做的事是別人做的,它們其實根本出處不同,如果你不把它們的關連描述清楚,別人就不知道他做了什麼讓你有這個感覺。所以當麗娜說:「你這樣我很煩吶!」「我很煩」是麗娜的情緒,「你這樣」是小孩做的事。她的情緒她講清楚了,但「你這樣」是什麼樣?什麼是「這樣」?雖然那件事是他做的,但他看不見,所以你要描述給他聽。

2 能演就不要說,能說就不要寫

由於別人沒有看到自己做的事,你能夠愈清楚的描述他到底做了什麼事,你的溝通就愈成功,雙方的壓力都會減到最低,對方就不會像猜謎題一樣,愈猜愈急。所以,在描述別人做的事時,如果你能演一遍,效果會最好。如果你不能演,就至少當面用說的,把細節都講出來。用寫的,就流失很多影像和聲音的細節,對於幫助對方了解他們做了什麼事,效果是最小的。

所以在這裡,麗娜用手去搖明明、再去扯他的手,明明就最能體會到,他自己做這件事是什麼樣子。

3 把握教育時機

如果別人在做錯事的當時,我們能抓到,並演給他看,說給他聽,那效果就最好,因為他還有自己做這件事的短期記憶,他馬上能對照起來,「哦,我剛剛那樣做,你會有這種感覺。」但是,有時當別人越我們界線時,我們還想不清自己的情緒是什麼,也還沒辦法分辨別人到底是做了什麼讓我們有這個感覺,這時,緩一緩比較好。但要是等太久,別人根本不記得自己做過這件事,他就算不否認自己曾經有那麼豬頭過,也想不起來這事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他到底做了什麼,如果他要賴帳,你就口說無憑了。

一般來說,最好的溝通時機並不是當下,而是你花一點時間想清楚自己要講什麼了,當天或隔天再找機會溝通。這樣,對方的記憶不會太模糊,你自己也還記得事情發生的細節。但是,如果你唱作俱佳,對方還沒有辦法理解,那就不要堅持那時讓他理解,跟他說:「你下一次再做這事時,我會記得告訴你。」等到下一次他再做時,這次不要等,要把握機會,把上次準備好的台詞拿出來再講一遍,這樣你不會衝動亂講話,對方也不會聽不懂,然後賴也賴不掉,因為剛剛才發生過。

本文節錄自:《守衛你的情緒界線:溝通減壓法十招,讓人際關係不再左右為難、疾病不上身》一書,賴宇凡著,如何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Todd Diemer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