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雞

文 / 一流人      2017-07-12

麻油雞


我之所以沒有辦法成為一個全素食者,很大的原因是我媽的麻油雞。但在我家並不這麼叫,而是以台語簡稱「雞酒」,亦即這道菜的主角,酒大於雞,而雞更大於麻油。不列在名稱之中,並不是不重要,而是那基本得無需提及,老薑與麻油便是這樣包覆在雞酒裡。我們家一年四季都吃,聽說家族成員的好酒量基因是這樣養成的。

在台北街頭,若見到好像很厲害的麻油雞,我會自動被吸進去。儘管沒有一家比我媽做的厲害。有次鄰桌來了一對金毛老外與黑長直髮豐滿台灣女孩,他們在吵架。女生恰北北連珠炮用英文抗議男生的不體貼,晚上老是跑出去跟朋友玩,她說,以後所有行程要一週前就確定,並且要經過她同意。男生嘻嘻哈哈逗著她。女生說我要回家了!男生說可是你點了你的ma-yo-gi。

接著,他們的餐點上桌了,跳接到兩人琴瑟和鳴地面對面吃著麻油雞。我沒看到他們如何快速轉變或麻油雞如何快速催化。因為那幾秒我閃神了──我憤憤不平地看著他們那兩碗!心想,為什麼他們的ma-yo-gi比我的大碗那麼多?!

常有人問我,小說裡這些戲劇化的情節都是怎麼來的?我想,應該就是來自廣闊的觀察力與狹小的正義感。

本文節錄自:《愛寫》一書,劉梓潔著,皇冠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Peter Hershey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