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公尺高的空中樹屋生活 自行車變身升降梯

文 / 一流人      2017-07-10

九公尺高的空中樹屋生活 自行車變身升降梯


空中樹屋

尋求刺激之人打造出的私人臥房

九公尺高的空中生活

桑德波因,愛達荷州

(Sandpoint, Idaho)

伊森‧薛斯勒(Ethan Schlussler)把斧頭放了下來,他往後站,看著母親的穀倉後頭山丘上那一大堆柴火。在花了四小時砍倒大冷杉(grand fir)後,他劈好了足以供家人用上一個月的木柴,當時正值二○一三年六月的午後時分,夏日艷陽要到將近晚上九點才會下山。

現在呢?伊森心裡感到困惑,他盯著眼前的樹林,忽然想起年輕時的自己,曾經夢想要蓋一間樹屋。

一九九九年,當時八歲的伊森與家人搬到愛達荷州桑德波因外圍一塊約三‧四公頃的地點,靠近卡尼克蘇國家森林,該森林是片橫越愛達荷州、華盛頓州與蒙大拿州近六十五萬公頃的蓊鬱大地。這家人的土地在一條溪流旁,上頭滿是芬芳長青的針葉林與落葉喬木,包括大冷杉、白松木、鐵杉、花旗松、西方落葉松(western larch)、西部紅側柏(western redcedar)、三角葉楊(cottonwood)、英格曼雲杉(engelmann spruce),以及洛磯山楓(rocky mountain maple)。

伊森十歲時,已經是位小小爬樹專家,到了十二歲,他自己敲敲打打,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間「樹屋」,也就是在母親的小木屋附近一棵樺樹上搭了約六公尺高的小平台,沒有牆壁也沒有屋頂。

全家人當時住在兩房的A形小屋內,上頭是波浪狀的鋁製屋頂,屋內還有燒柴火的火爐,小屋雖然舒適,但就是小了點。所以,當伊森十八歲時,他就開始想著在小屋旁高聳的大冷杉上,替自己蓋一間獨立臥房。他拿起鉛筆描繪草圖,在畫好了幾種樹屋平面圖後,卻因為其他事情而停手,之後就上了大學研究攝影。

幾年後回到家中,他開始替當地的承包商工作,工作內容包括砍樹、造景、翻修房屋與建造客用小木屋等。

他也幫忙母親維護家中的樹林,包含砍伐林地與劈砍柴火。

二○一三年六月某天下午,伊森在劈著柴火時想到了時間問題,自從他計畫搭建新的臥房到現在,竟然已經過了五年,他回想著說:「我當時認為,我可不想到了二十年後再來後悔,說當初有機會時怎麼不蓋間樹屋。我發現自己既有時間、有體力,也有資源,便決定:好吧,我要動手了。」

伊森走遍四周,調查著樹林,他爬上了幾棵樹,最後選定一棵又高又健壯的落葉松。他找到自己原本畫的圖,接著又重新畫了幾張,先前替當地承包商工作的經驗,增進了他在建築工作上的知識。他想避免在樹上鑽孔插栓的方法,這是種常見又可靠的方法,可以將木柴固定在樹幹上,螺栓雖然不一定會傷害或妨礙樹木的生長,但確實可能會對樹木造成危害。

伊森決定要找個替代方案,他也下定決心要建造個獨特的玩意兒。他說:「我刻意忽略世界各地的樹屋建造方式,我並沒有作什麼研究,我想完全靠自己的點子來蓋房子,我想讓屋子感覺起來是我專屬的。假如你不去看那些教導你怎麼蓋房子的書,那你就有無限的可能。」

當天下午,伊森很快地描繪出樹屋的點子,他想出一種鉗箍結構,用許多約五公分厚、十公分寬的木板,垂直圍設在樹幹周圍,並以金屬纜繩定位,在壓力與摩擦力足夠的情況下,木板就可以固定—至少理論上沒問題。完成後,這些木板就成了錨定結構,也就是可以讓他搭起樹屋的骨架。

伊森在一棵約一公尺高的小樹上先搭起小屋的原型,測試一下這種鉗箍結構。

他在每片木板上鑽了個小孔,把纜繩穿過去之後拉緊,接著在纜繩末端焊上螺栓,木板就這樣一動也不動,之後他爬上木板頂端,抱緊樹木,不斷地跳上跳下,木板還是一樣動也不動。

伊森回到大的落葉松上,他測量了樹幹的周長,並開始計算大一號的鉗箍規格。當太陽開始落到茂密樹頂的後方時,他進入屋內開始畫著各種平面圖。

當時,他的設計從圓形變成八角形,接著又成了六角形。側面的數目越少,代表重量也越輕,骨架也越簡單。

往後兩個星期,伊森一個星期上班五天,從早上八點工作到下午三點,每天到了下午他就回家,努力蓋著樹屋,直到晚上九點或者天黑為止。

他向兒時玩伴艾札(Aza)借用一座木材加工廠,艾札幫他裁切了一些木板。

伊森選用了西部紅側柏,因為重量比較輕,而且能夠抗腐蝕,這也是伊森母親的土地上比較漂亮的木材。他搭好的鉗箍結構以及六片三角形支撐板,用來支撐著地板與牆壁。接著他又借來約九‧八公尺高的伸縮梯,這座梯子也決定了木屋的高度,他爬上梯子頂端,並且在樹幹上做了個記號點。身為攀岩運動員並自稱為腎上腺素狂熱分子的伊森,顯然一點都不怕高。

他將約二十七公斤重的支撐板掛在肩膀上,一次一片將支撐板扛上梯子。他利用棘輪帶將所有建材掛在樹上,方便到時候用纜繩與鉗箍收緊起來,然後再用螺栓固定。

要將一切裝設定位,花了伊森一整個星期的下午時間,又用了一天半將地板鋪好。他希望地板能夠呼應樹屋的六角形狀,且為了搭配正確的花紋,需要逐一調整板材的長度與角度。

讓所有角度相互匹配是很令人抓狂的工作,先前裁切時所產生的所有誤差,都會變得越來越大。有天正在鋪設地板時,伊森在樹上花了超過八小時的時間,沒有牆壁與屋頂的樹屋重量很輕,所以只要他移動身子,整座平台就會跟著前後搖晃。當他爬下來回到地面上時,他覺得好像暈船了一樣。

地板完工,他開始舉辦樹屋派對,就在將近三坪大的平台上,他架好臨時扶手,有六位朋友偶爾會來一起睡在樹上。

從七月到八月,樹屋的建設如火如荼地進行著。伊森先把屋頂搭好,再搭起牆壁,他也決定要加個門廊。最重要的是,他想到自己必須不斷地爬著九‧八公尺高的鋼梯,這三個月來,他已經在梯子上爬上爬下了數百次,他的膝蓋過度疲勞,而且爬梯子一點也不有趣。

他發現自己所需要的,應該是某種升降梯,或許可以用個小平台,加個手動曲柄與絞盤?伊森還不確定,所以不斷思考著。

朋友艾札建議使用踏板驅動的升降梯,艾札覺得將自行車垂直吊起來,用兩個車輪在樹幹上滾,看起來一定很酷,就像自行車手把車騎上樹一樣。伊森認為用水平吊掛的方式比較容易建造與操作,而且坐在自行車上向上飄,看起來就像違反地心引力一樣,這樣更酷。

於是他跟母親要來一輛老舊的戴蒙貝克(Diamondback)自行車,並買來五顆大輪滑與約四十六公尺長的金屬纜繩。他幾乎只用一天的時間就搭好了升降梯,再花了一個星期加以修補。他用了兩條纜繩,一條在車架前端,另一條則在後端,讓自行車不會前後晃動。剛開始時,踩踏板的動作相當困難,所以伊森從曲柄組上拆掉大的齒輪,並焊在後輪轂上,將傳動裝置調低。他也從母親車庫旁的垃圾堆裡找來老舊的水槽與廢金屬,他將水槽接在纜繩上,只要裡頭裝的水夠多,重量就可以像砝碼一樣,在踩動踏板時幫忙將自行車往上拉。

他的作法沒錯,確實有效。

看著旅客們自己踩踏板爬上樹屋,對伊森而言相當有滿足感。他知道升降梯幫整間樹屋增添了異想天開的一筆,但他也對自己獨一無二的鉗箍結構感到興奮不已,雖然樹屋以每年約六十公分的幅度從樹上下滑,但整體結構仍然支撐得相當穩固。

此外,他也稍做了調整,以減緩樹屋下滑的速度。伊森相信,只要樹屋維持穩固,樹幹就會在鉗箍結構周圍生長,有助於預防樹屋進一步下滑,並可以讓一切保持定位。他微笑著說:「你知道,只有時間才能證明我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

本文節錄自:《秘境小屋:每個人都可以親手打造一幢遠離煩囂、安頓心靈的居所》一書,札克‧可倫(Zack Klein)、史蒂芬‧雷卡特(Steven Leckart)、挪亞‧卡林納(Noah Kalina)著,鄧捷文譯,柿子文化出版。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