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羊的狼,你對牠作再多的辯解也是徒然

文 / 一流人      2017-07-02

想吃羊的狼,你對牠作再多的辯解也是徒然


狼理

吃完午飯,正把托盤置入回收架,神出鬼沒的穆斯達法又突然出現,我快速閃到一旁,連拿正眼瞧他也不屑。身邊的艾瑪及安琪拉狠狠瞪著他,尤其艾瑪,公私分明收診療費的主意從她而來,她文明的腦子想也沒想過居然會出現賴帳加侮辱的局面,所以比我還更生氣!她原本建議收費至少該三十美金,而我認為伊拉克人賺錢不容易,以兌換率一算,十美金已是不少的第納爾,所以堅持不肯改價碼,艾瑪當時還強調:「他們賺的也是美金啊!你何必客氣?」

現在,看見那個裝疼騙取「按摩」的騙子竟還敢來跟我糾纏,艾瑪只差沒把托盤甩到他頭上。穆斯達法在這一刻卻突然把十美元紙鈔扔到我腳前,傲慢地說:「撿起來吧!你的錢!」如此奇恥大辱,我轉身就走,鄙夷地拋下一句:「我才不稀罕,謝謝你用十塊錢典當我對你們的信任,這實在賣得太便宜!」

後來,說是穆斯達法自己彎腰又把錢撿起來的,安琪拉趁他直起身那一刻,一把把錢從他手裡奪過來,趕上我後,說:「別那麼笨!這根本就是他應該付的,不要便宜他。」

在原來的基地裡,翻譯員們有個福利箱,趁大兵離開基地外出時,偶爾就用箱裡的錢託他們給買好玩的東西,或者某個翻譯生日,就以那錢來另外買吃的慶祝。我要安琪拉回我們原來基地後就把錢存到福利箱裡去,這錢我不要。我本來以為,收費針灸如果也無法杜絕真正有需要的人來尋求治療的話,我原準備把收取的費用捐助伊拉克教育機構,讓錢回用到他們自己身上去的。現在看來,這念頭簡直可笑極了!

同志穆罕默德在路上遇見我,很關心地問:「穆斯達法付你錢了嗎?」

我說:「他付不付才不是重點,我已經很清楚地一再說明,收費不過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無謂的干擾。這個不守信用的傢伙,針灸的事,他已經把它當『按摩』四處炫耀得人盡皆知,我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穆罕默德很同情地安慰:「我昨兒對他說很重的話,提醒他看病付錢原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他還沒付,我這就找人揍他去!」

我這才明白,穆斯達法突然來付錢原來還是穆罕默德施壓的結果,他如此大義凜然,卻對自己也還沒付錢的事隻字不提。我說:「謝謝你操心,他已經付了,可是對我的傷害已經形成,人與人之間信任攸關的事兒,一旦毀了就難以彌補。你看,我當初不願意治療穆斯達法,不就是因為預見了麻煩會發生嗎?不管我答應也好,不答應也好……」頓了頓,我看一眼穆罕默德,乾脆豁出去,說:「一貫地,事情落到你們手裡,總會有超乎預料的荒謬結局。」說完,我決意試探穆罕默德,笑著反問他:「你呢?如果我堅持跟你要你還欠著的診療費,你也會跟我翻臉的吧?」

穆罕默德一再搖頭,「不不不!我一定會付你錢的,而且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甚至會付你雙倍呢!」說完,很無奈地攤開雙手:「可是非常抱歉,我現在口袋裡沒半分錢呀!不然我一定會馬上付你的。」

聽見穆罕默德如此說,我盡力克制住自己想大笑特笑的衝動,默默看著他,心中的悲涼感又陣陣來襲,他所說的,我一個字都不相信!我再次想起雨果告誡我的話,對待他們,要像對待小孩,我於是說:「穆罕默德,你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整個軍營裡,我只信任你,所以你絕對不要付我錢。我雖然收另一個穆罕默德的診療費,可是他跟我的友誼,不及你跟我的友誼,那天因為他也在場,我實在不好當他面說豁免你的治療費,幸好你及時就明白,早就沒打算要付。現在,我只有一個小小要求,如果穆斯達法繼續毀謗我,你千萬要為我仗義而言!」

穆罕默德滿口答應:「他敢再亂說,我不會放過他!」

然而事情已經一發不可收拾,我走在軍營路上,總有人把我攔住,言語輕佻要我給他們按摩。有我不認識的低級雇工大言不慚對外宣告:「我本來要找她按摩的,聽說她要收費,我就不稀罕了!」這話聽得艾瑪和安琪拉大笑不已,讓想占便宜的人知難而退,不就是收費制的原本目的嗎?嗤笑歸嗤笑,那番話流露的心態,到底還是令人難以理解,找我治療竟被他視為施予我的寵幸?這是什麼他媽的邏輯?食堂裡,走過穆斯達法坐著的那張桌子,他馬上指著我對其他同僚說:「這是個婊子,收費服務,很便宜,不過十美金。」其他人大笑附和:「這些中國女人,在我們阿拉伯國家,本來就個個是妓女!」

我很阿Q精神地告訴自己:「我不是中國女人,中國是個我從沒到過的國家,他們罵的話跟我無關。」我從前不知道中東地帶竟有許多來自中國的性工作者,通過阿拉伯人的嘲諷,這才引起我對是項問題的關注。如果我早知道「小姐」氾濫,我會在針灸治療這回事上,更絕對地劃清界線。那些漂洋過海到他鄉鋌而走險出賣肉體的中國小姐啊!是她們連累了中國女人的名聲,一如這些蠻不講理的男人,帶壞了其他阿拉伯男人的聲譽那樣。

同寢室的兩個阿拉伯女生,在她們之間的交談裡,開始意有所指地挑釁:「我們基地有個女人,全營上百個阿拉伯男人都被她摸過了呢!」對於女人之間的口舌是非我一向懶得回應,推門而出,帳篷轉角的那個大垃圾桶,竟被我一腳踢翻。我一向不後悔自己做過的任何事,也從不為自己辯解,然而這次因著秉持「有醫無類」的心態幫助人,而給自己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卻讓我恨不得時間能重來。

雇傭公司裡負責管理阿拉伯翻譯員的是莎拉,她同我非常要好。這一天,莎拉因事到訪,正跟我交談時,那不再跟我說話的穆罕默德出現了,他指著我對莎拉說:「這女人真下賤,你為什麼同她要好?」

我實在驚訝一個大男人竟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地告狀!他絮絮叨叨描述「按摩收錢」的事發經過,身邊還帶上幾個小男人幫腔,言詞之間不斷惡意中傷,原來這就是他曾經賭咒發誓說要保護我這朋友的方式?我在一旁忍不住搖頭歎息,我早已跟莎拉提過這次不愉快經驗,莎拉當然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她很冷靜地回問穆罕默德:「是你自己去要求她給你治療,而不是她去主動要求為你治療的,對不對?她開出的條件,你也同意了,是不是?那麼,在公平的原則上,你還有什麼好抱怨的?」

穆罕默德爭辯:「大家在軍營裡生活,不都是兄弟姐妹嗎?不都是一家人嗎?她怎麼還跟人收費?」

哈!我竟突然成了他的兄弟姐妹?成了他們一家人?真夠噁心的。

莎拉語氣堅定:「你如果認為收費治療不合理,那麼你可以拒絕,沒有人強迫你。現在,為什麼讓她為你針灸後又反口來指責她?她了解阿拉伯文化,你也知道伊斯蘭裡未婚男女彼此間應該遵守的交往方式,收費,就是為了確定她,作為治療者,和你,一個被治療者,兩者之間純粹診治的關係。這是為了保護她的名譽,她家人的名譽,也為了保護她不受其他人騷擾,你付錢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一個大男人,竟為區區十塊錢如此看不開?」

穆罕默德還是心有不甘,他說:「有人給朋友倒一杯茶,還即時開口收錢的?」

聽見這個不倫不類的比喻,我覺得沒必要再繼續跟對方拉扯下去,要莎拉離開,莎拉卻不同意,在深受男性壓迫環境裡成長的她,拒絕忍氣吞聲,她鐵了心要依照那些人的邏輯去為我辯護。她回穆罕默德:「倒茶,她的手不用碰觸你的肌膚,給你治療,卻必須,這是兩件不同的事,你不能拿來比較。她已經冒著自己的聲譽代價替你治療,你還不好好感激,竟計較起那麼少的十塊錢?錢給了也罷了,怎麼還四處去惡意中傷她?其實,把話說白了吧!不管她收不收錢診治你,你們這些人,都還是吃定她,要找她麻煩的,不是嗎?想吃羊的狼,作再多的辯解也是徒然。」

穆罕默德開始罵髒話,他高聲質問莎拉:「你為什麼不幫我們自己阿拉伯人?」

莎拉強勢回應:「因為我是女人!只要是女人,我就一定幫她們。你們這些男人對待女人的態度,我難道還不清楚?」

穆罕默德勃然大怒,「你這個婊子,跟她一樣的婊子!」

莎拉完全沒有被激怒,笑咪咪地答:「如果我是婊子,那麼,你媽媽肯定也是婊子,才會生出你這樣一個沒家教的婊子兒子。你姐妹、你老婆、你女兒,這些女的,毫無疑問也全是婊子!」

莎拉說完,這才施施然拉著我轉身就走,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原來這是阿拉伯吵架方式?莎拉說:「是的,他罵你婊子,你就罵回他媽媽也是婊子。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生生不息。」

千百年來的中東歷史,不就包含在這句話裡了嗎?我不由得坐倒在地。文明的探索、理性的分析、邏輯的思考,一舉敗在如此簡單的思維裡。是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解決了矛盾,重複著衝突,而仇恨將沒有終結的一天。

「單憑他罵人『婊子』這句話,我一定把他給開除!」莎拉狠狠地說,繼而環抱我的肩膀安慰:「你什麼也沒做錯,我在這些男人的沙豬意識下成長,是非常了解你的處境的。你拒絕的話,性命會受威脅,你答應的話,上百個人就會成天纏著你要求『按摩』,你收費的話,就是今天這個結局了,一點也不意外!」

總管後來也知道了我的遭遇,義憤填膺的這個美國人拍著桌子怒罵:「還有這樣的事?我會好好處理!不過為了保護你,還請你先忍耐到任務完畢,這事要不動聲色,免得以後他們這些人找你麻煩。」

總結所有女翻譯匪夷所思的各種遭遇裡,這次事件並不算個案。我直到現在也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個文明這個文化裡的男性,無法對尤其是來自女性的拒絕給予尊重,而非要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對方身上?欺騙顯得如此理直氣壯,加害者卻深信自己是受害者。他們難道沒有良知?當他們在軍營裡,虔誠堅持一天五次向上蒼伏地膜拜的時候,他們難道不曾摸摸良心反思自己對無辜女子的陷害?我做過了什麼,要被他們如此侮辱?而且是整群人聯合起來對一介女子的欺負與誣衊,彷彿那是殺父之仇?

我沒有答案。

所有惹事或者曾經對我言語猥褻的人,後來都陸陸續續被軍方開除了。管事的人現在暱稱我為「麻煩製造者」,因為在阿拉伯環境裡,有我出現的地方,麻煩就會自動找上門,而沒有阿拉伯人的地方,我是那個讓大家快樂無比的開心果。同樣的我,卻引來不同待遇,這反差實在讓人深思。

莎拉說得對,想吃羊的狼,你對牠作再多的辯解也是徒然。從此以後,我選擇了沉默。對著一個我無法理解也無從理解的文明,我努力過,現在不得不放棄。我既不願意輕率地說它是文明的衝突,卻也深深體會到對話的困難。我選擇沉默,文明的沉默。

本文節錄自:《隨軍翻譯:一本聯合國維和部隊隨軍翻譯者的文化筆記》一書,禤素萊著,寶瓶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Ray Hennessy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