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式教養的負面效果

文 / 一流人      2017-07-01

虎式教養的負面效果


我完全失衡,人生沒有任何一個面向可以前進(字面上和譬喻上皆是如此),直到疼痛問題獲得控制。我花了多年時間進行類固醇注射、物理治療、針灸和運動醫學的密集療程,才讓身體得以正常運作。康復之後,我對人生完全改觀。我過去因為慢性疼痛和身體不便深受絕望打擊,現在更加注意健康和過著平衡生活。人類的各個身體部位皆獨立運作但又不可分割,需要互相達成平衡,擁有強健的核心和順位(alignment),以及力量與彈性,而且這些要素在兒童和青少年的體適能發展黃金期就應調整至最佳狀態。

人類的心理也需要整合、平衡、強健的核心、力量和彈性。如同身體最快速成長的時期為兒童和青少年,大腦也是。事實上,人腦要真正進入「青春期」,女性大約要到二十三歲,男性二十五歲(沒錯,男性的確較晚成熟)。年輕的大腦比年老的大腦需要更多睡眠和玩樂時間。和身體一樣,年幼時在心理上根深蒂固的習慣比成年之後養成的更難矯正。

我來說一下泰勒的故事,他失衡的生活影響了心理健康。泰勒還小的時候就是個焦慮的孩子。這種傾向可能遺傳自他母親,她總是太過在乎「如果這樣,會怎樣」以及「其他人會怎麼想」。她對泰勒緊迫盯人,不讓他離開視線範圍,確保他「守規矩」和遠離危險。泰勒的父母逼著他打高爾夫球,因為這是安全的運動,他也從小展現出過人天分,到時申請大學入學會是一大加分。泰勒雖然不怎麼喜歡打高爾夫球,但也順從了父母的意思,因為他覺得自己別無選擇,也不想讓雙親失望。泰勒的父母不知道他並不快樂。這一家人很少對外顯露不愉快,爸媽都習慣擺出「完美」的模樣。對於泰勒的問題,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他們要不是絕口不提就是快速解決。這種教養方式在泰勒小時候還行得通,但當他進入青春期之後,他的謹慎性格、缺乏問題解決技巧以及把情緒悶在心裡的習慣開始產生負面影響:生活中的不同活動開始導致他恐慌發作,像是寫紙筆測驗、打更高階的高爾夫球、認識新朋友和公開演說。每次他恐慌發作,就會失去更多自信,變得更加焦慮,特別是在社交場合。泰勒從未告訴他人這件事,開始喜歡自己躲起來,因為這樣比較有安全感,並藉由打電動和抽大麻來發洩。

泰勒十五歲時,在一場主要的高爾夫球錦標賽中恐慌發作。他的教練氣得失去冷靜,在眾人面前斥責他。泰勒覺得自己無法面對這種狀況,乾脆從此放棄打高爾夫球。光是想到要見教練或開車經過高爾夫球場都可以讓他驚慌失措。他認為自己讓父母失望透頂,他們犧牲良多,殷殷期盼他在高爾夫球上有所成就,但他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

泰勒的恐慌發作、焦慮和孤立情形愈來愈嚴重,他也愈來愈依賴大麻來解悶。這一切都影響了他的自我動機、專注力和記憶力。不令人意外,他的成績一落千丈。到了十八歲,泰勒上了一個他覺得「不怎麼好」的大學,但還是沒辦法應付課業。他沒有去解決這種痛苦背後的原因,也就是焦慮,反而在社交場合用酒精以及私底下在週間抽更多大麻來麻痺自己。他失去了平衡,經常性的恐慌發作讓他變得非常不健康。泰勒再也無法入睡、專心或集中注意力,最終隔絕於所有親朋好友之外。直到他完全被嚴重焦慮擊垮,連宿舍房間都出不了,才發現自己得了重度憂鬱症。他的憂鬱症持續了將近兩年,他必須接受的治療包括重大藥物管理;個別治療以改善他的個人應對技巧和問題解決能力;家庭治療以消除他對父母的罪惡感和怒氣;以及團體治療以增進他的社交自信心。過去他為憂鬱症所苦,現在他比較懂得如何處理不確定性、解決問題、管理情緒並過著平衡的生活方式。

我希望我和泰勒的例子能讓大家暸解我們的心理和身體一樣都需要平衡。泰勒的焦慮就像我的關節過度活動:因為沒有及早處理,導致嚴重問題爆發。我如果早點進行肌肉強化,泰勒早點建立起信心,絕對大有幫助。青春期的生理化學變化讓我們兩個的問題一發不可收拾,我的情況是脫臼,泰勒則是恐慌發作。我們都經歷了一個雪上加霜的事件:我的腳踏車意外和泰勒跟教練的衝突。我們都出現了失衡的早期徵兆,但選擇忽視,自己想辦法治癒。我們都繼續過生活,直到完全脫軌。我們都耗費了極大心力重獲平衡。我們都不是故意要變得如此失衡,這和我們雙親的意思背道而馳。不過,我們沒去注意也沒修正偏離的軌道,於是生活逐漸變調,讓我們吃進苦頭。失衡在一開始可能會讓親子雙方在某種程度上獲得助益。舉例來說,泰勒的謹慎性格幫助他避免傷害自己,使他成為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從不搗亂。我跟他雖然不斷加強本身優勢,但會患病都是因為忽視了自我弱點。人生愈早失衡就愈難重新步上正軌。如果發生在童年的身心發展黃金期,生理和心理無法達到平衡,之後患病、疼痛和受傷的風險就愈大。

我們時常將生理和心理平衡視為理所當然,跟健康一樣。想想看我們要走路或騎腳踏車需要發展出多少神經元和連結。除此之外,心靈必須時時注意身體並隨之校正,才能在走路或騎腳踏車時保持平衡。雖然熟練之後要達到平衡看似容易,但容易不代表簡單。我們通常不暸解校正是多複雜的一件事,有人認為我們的身體和心靈會自動校正不平衡的狀態,這種想法不完全錯誤,因為它們會在我們失去平衡時發出警訊。不過,要不要聽進去並付諸行動重獲平衡就操之在個人了,不聽的話就會摔跤。

失去平衡是現在很多孩子的通病,影響他們每天的生活。如果我們的孩子有太長的時間受到保護,就不會知道怎麼保護自己;如果我們的孩子花太多時間坐在書桌前,沒有生活在真實世界的足夠經驗,長大之後就不會知道怎麼在工作和生活之間找到平衡;如果我們的孩子花太多時間讀書或練習,沒有足夠的休息或放鬆,就會很難不要那麼緊繃;如果我們的孩子只會聽命行事,沒有時間靠自己解決問題,就會難以面對和應付自己的問題。一個在失衡狀態下成長的孩子根本不會知道平衡為何物。

我認為我們直覺上都會注意到身體發出的警訊,但心理發出的警訊卻置之不理。想像一下一名八歲兒童擁有一副肌肉發達的身軀,像是隆起的二頭肌。你身為父母的直覺會告訴你這不太對勁。你可能會說他的二頭肌看起來「不自然」,質疑他所進行的重量訓練是否有損兒童健康。身為父母的直覺告訴我們身強體壯是好事,但以人為方式加速自然的體能成長並不是。孩子的心靈也是同樣道理。把八歲兒童送去做重量訓練最終會導致發育遲緩,而剝奪童年玩樂,要求高人一等的表現,長久下來只會拖垮他們。

虎式教養的負面效果

十六歲的桑傑在追求至高榮譽、參加各種志工活動和準備大學入學考試之間不斷奔波。他來見我的時候心煩意亂又無地自容,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很堅強」,他卻需要看醫生。我發現他在萌生自殺想法之前的三個月每天只睡五小時。他和父母都知道睡眠很重要,但他就是沒辦法在白天把所有事情做完。他的雙親很慈愛也很擔憂,但沒有引導他減少活動帶來的負擔,而是輪流熬夜陪兒子,幫他泡咖啡,任他讀書讀到睡著。他們甚至在他的成績開始變差之後,請了一個昂貴的家教幫他溫習晚上的功課。

桑傑並不需要家教來讓成績進步,他本身就很聰明,只是需要一點幫助。但他陷入了惡性循環,把每一個「領先」的機會看得太重,導致愈來愈晚睡,失去清晰的腦袋,成績也每況愈下。他覺得自己要發狂了,最後會被送進精神病院,我也同意如果他再不好好睡覺,可能就是這個下場。他不相信這麼簡單的動作能解決問題,他一向把睡眠時間挪來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我向桑傑說明,睡眠不足幾乎就跟長期抽煙一樣有害健康,他便答應我會多睡一點。過了僅僅四天,他注意到他的心情、活力、注意力和精神集中皆明顯改善。過了兩星期後,他已經恢復正常,一再感謝我救了他一命,而我所做的只是建議他多睡一點。我想補充的是,這種建議是任何具備基本直覺的人都想得到的,根本不需要任何醫學背景!

在光譜的另一端,我見過無數老虎深受就寢時間焦慮(bedtime anxiety)(以及隨之而來的失眠)之苦,老少都有。因為他們太忙了,就寢時間是腦袋唯一可以處理當天各種情緒的時間。諷刺的是,許多患者告訴我,他們應付就寢時間焦慮的方法就是讓自己在白天更忙,希望能累到一碰到床就馬上睡著。

有些老虎家長讓自己的孩子忙到「不見天日」。根據報導指出,在主要東亞國家像是中國、南韓、日本和台灣,約百分之九十的兒童從小就有近視。相較之下,北美的亞裔年輕人只有百分之十至二十的比例,顯然近視的高發生率並非受到遺傳因素影響。研究員認為原因是讀太多書和花太少時間待在自然陽光底下所造成的用眼過度。小兒科醫師也看到佝僂病在東方和西方國家重出江湖,並認為原因是缺乏維生素D,它需要身體曬太陽才製造得出來。(我猜打電動也是一大原因。)如果我們的孩子總是待在室內讀書或打電動,就永遠沒有時間享受戶外樂趣。沒有呼吸新鮮空氣也不曬太陽會帶來嚴重後果。

如果你待在室內一整天,筋骨不怎麼活動,很有可能體重就會增加。兒童肥胖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已成長至三倍之多,而且沒有趨緩跡象。

 

本文節錄自:《哈佛媽媽的海豚教養法:醫學博士超過15年潛心撰寫,從內在驅動孩子迎向21世紀的關鍵技能!》一書,席米‧康(Dr.Shimi K.Kang)著,洪慈敏譯,采實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Caterina Beleffi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