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讓孩子贏在起跑點?你可能正在扯孩子的後腿

文 / 一流人      2017-06-30

想讓孩子贏在起跑點?你可能正在扯孩子的後腿


所有父母都知道睡眠被剝奪是什麼感覺。想想看:沒有充足休息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動力」?許多家長告訴我,他們讓孩子忙得不可開交是因為不這麼做的話,孩子會感到無聊或焦慮。這些父母導致子女一生都需要靠忙碌來排解無聊和焦慮,但無聊和焦慮也是人生正常的一部分。能從事興趣和運動很好,但忙到沒時間過自己的人生很糟糕。

過度保護

為了保護孩子,要父母衝進火場、瞪視灰熊、潛入冰冷河水他們都願意。不過,許多過度保護的父母不願讓孩子承擔風險和經歷人生的高低起伏,一味為他們抵擋困難、錯誤與失敗。沒錯,這個世界有時候既不公又危險,可是我們忘記了一點,讓孩子暴露在逆境、試誤與現實中正是他們獲得生存技能的方法,如此他們才能在往後的人生保護自己不受傷害。被過度保護的孩子無法發展出韌性或自我動機以解決真實的人生問題,當然也無法獲得真正的成功。

過度競爭

勝利的滋味無限美好,看到你的子女比別人優秀更是過癮。目睹女兒跟其他跑者一起衝向終點線,或是兒子全神貫注思考下一步棋,都可能讓你激動到無法自己。但逼迫孩子不計代價都要贏,或是把整個人生看做是一場競賽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我們很容易忘記人類是十足的社會動物,不能什麼都要「爭第一」。我們也是群體平等的一份子,在互助相讓的關係中以有意義的方式彼此連結和付出。我們希冀社會聯繫、社群、歸屬感和貢獻,至少就跟我們渴望勝利一樣。超級競爭(hypercompetitive)的老虎父母和他們的子女經常過著孤單又失衡的生活。老虎天生不是社交動物,而是獨來獨往的掠食者,可以在很少或沒有社群聯繫的情況下捕殺獵物。在大自然中的老虎可以獨來獨往,但對人類來說,一個凡事都要得第一的獨行俠難以擁有成功又能實現自我的人生。

當然了,聚集、保護和競爭在某種程度上都是必要的行為:這裡的關鍵字是「程度」。這些行為本身並不會造成傷害,但做過頭的話就會。為什麼老虎父母會把自然的行為做到如此不健康的極端程度?答案是恐懼。

人一旦感受到威脅,直覺上會戰鬥、僵立或逃跑。當老虎父母過度聚集、過度保護和過度競爭時,他們會做出現代教養版的這些知名恐懼反應。過度競爭顯然是「戰鬥」直覺;過度保護子女等同於「僵立」,因為我們把他們保護得滴水不露和為他們清除障礙時,不准他們根據自己的判斷行事,深怕他們犯錯;過度聚集行程讓我們忙得焦頭爛額、心煩意亂。我們藉由這種方式「逃離」二十一世紀的教養壓力,不去正視問題。

許多二十一世紀的父母一直開啟著恐懼模式,只依賴戰鬥、僵立或逃跑,把其他直覺拋諸腦後。我們沒有意識到真正的選擇,被恐懼牽著鼻子走。回想一下你最近做出的五個違反直覺的教養抉擇,有多少個出自於恐懼?快速消除恐懼的方法就是「控制」。父母最容易控制的東西就是孩子的表現,於是我們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這件事上。我們急切的想看到孩子表現優異,他們表現得愈早,我們的感覺愈良好,就像戒不掉的癮。

失衡所帶來的影響

我曾在波士頓麻省總醫院的成癮精神科做研究。在那之後,我對行為背後的驅動力、動機和回報以及成癮的原因有了深層的暸解。在醫學上,我們認定成癮的方式是觀察有沒有負面結果、失控行為和渴求症狀。我在十餘年的工作當中直接接觸到了成癮的年輕人和他們的家長,發現到自己和其他父母也有類似成癮行為。

和所有成癮症一樣,父母克制不了的掌控子女有其清楚原因:自古以來的教養壓力和前所未有的二十一世紀壓力加在一起,雪上加霜所形成的恐懼。和所有成癮症一樣,想要控制子女的欲望在一開始是很吸引人的。我們就承認吧,擁有一個「完美」的孩子感覺真的很棒。不過,我們大部分的人和其他成癮者一樣,尋求控制是因為這麼做能減輕不舒服的感受,像是恐懼。雖然控制能暫時減緩恐懼, 讓我們感覺良好一陣子,但就跟所有成癮症一樣,終究會把我們吞噬。這種恐懼和控制交替的循環會綁住我們的直覺、邏輯、情緒和常識,把我們許多人心中的老虎喚醒,你我皆然。很多父母斷斷續續出現這種成癮症(例如:我還是新手媽媽的前幾年),有些人已經復原(真是鬆一口氣!)但有可能故態復萌(我的子女還沒進入青少年階段……),為數不少則是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我見過孩子和家長在這種自己強加的壓力中痛苦不已,受焦慮、失眠、成癮物質使用和憂鬱所苦。我見過年輕人在應該是他們體能巔峰的期間受盡折磨,因為他們醒著的每一刻都在讀書或練習某種活動。我也見過年輕的身軀因運動過度而受傷。我曾有一名患者的腿部發生疲勞性骨折,因為她的雙親認為在田徑場上 忍痛練習能向高中教練證明她有「成功條件」。另一名患者的父母則在他歷經兩次腦震盪後仍堅持要他繼續打曲棍球,因為他只差一點點就可以被選入更高層級的球隊。

我見過年輕人因為花太多時間在父母安排的家教、讀書和練習上而不得不忍受社交孤立。我見過其他案例是花了大量時間參加高度結構化的社交活動(擺在履歷上很好看!)但沒有跟人有真正的交流。我曾有過一名十七歲的患者,他的人生被「領導能力」活動填滿,但他一個知心好友也沒有。有些我協助的孩子在家裡從沒跟家人好好坐下來吃過一頓晚飯,因為大家都太忙了,累到不想跟彼此說話和或無法相處。有些我治療過的患者都達成了一心嚮往的目標,像是錄取上舞蹈學院、運動代表隊或「自己選擇」的大學,但卻快樂不起來。他們告訴我,他們覺得自己的人生只是像跑馬燈一樣過去,而不是真的在過生活。如果這樣還不算是負面結果,那我不知道什麼才是了。

我也和這些孩子的家長會過面。他們幾乎所有人都否認自己正在以任何方法、樣貌或形式控制子女。這種反應不令人意外;否定是教養的正常現實(成癮也是)。事實上,否定是教養的必要條件,不是嗎?如果每個人在教養子女(更別說是懷孕生產)時都很清楚後果,他們還會繼續這麼做嗎?

跟成癮者一樣,有些父母承認他們有時候會失控。一名家長告訴我,她對自己發誓絕對不要在女兒十六歲生日那天提起任何課業成績、長笛練習、努力一點等等有關表現的話題,但她就是忍不住。人家說所有節日無一倖免,不管是聖誕節、猶太光明節、印度排燈節還是中國新年,父母就是無法控制自己對子女的練習、功課或針對某種表現的「規劃」有所期待。

其他父母則向我承認,不管孩子表現多好,他們都還是無可抗拒(而且通常非理性)的去要求好還要更好,這一點很類似不斷索求的成癮者。如果女兒拿到頂尖的考試成績,母親會解釋成她需要上更高級的課程;如果兒子踢球踢得好,父親會解釋成需要請一名私人教練來讓兒子的球技更加精進;如果老師稱讚女兒在戲劇方面有天分,雙親會解釋成他們應該把她的表演影片寄給演藝經紀公司;如果兒子被選上代表畢業生致詞,在他連演講稿都還沒開始寫之前,父母就已經摩拳擦掌準備讓他一鳴驚人。

就跟成癮的戒斷症狀一樣,父母在孩子不讀書、不練習、不表現或不規劃人生時,有時候會感到焦慮不安。他們會出現一種想把孩子拉回來的渴望,就像過度旺盛的食慾,這種空虛只有在孩子做了我們認為可以提升他們表現的事才能被填滿。

問題在此:跟成癮症一樣,這些行為會讓我們以及子女步上疾病和毀滅的道路。我們無法幫孩子把未來的一切都規劃好,也不能控制他們做每一件事。相反的,我們在理智上要暸解,教養是一個隨著時間過去必須鬆開束縛的過程,除了讀書、練習和操演之外,更重要的是幫孩子做好面對真實世界的準備。在那個世界中,他們可能會犯幾個錯或不時跌跌撞撞,但也會學到怎麼「解決問題」然後重新站起來。

懂得要讓孩子過平衡人生和實際上的日常作為是兩碼子事。教養可以說是在「保護」和「放手」兩種欲望之間拉扯,父母做出每個決定時又想在其中找到對的平衡。引導我們的是我們對孩子的愛,以及我們打從心底希望孩子得到最好的那種堅持。我認為老虎父母因為對的理由在做錯的事情:他們愛孩子,希望孩子能有最好的發展。如此巨大的諷刺在我的診所屢見不鮮,想讓孩子贏在起跑點的父母變成是在扯孩子的後腿;想給孩子更多的家長結果給的不足。虎式教養保證「最佳」效果,但終究可能只會遺憾的導致最糟後果。

 

本文節錄自:《哈佛媽媽的海豚教養法:醫學博士超過15年潛心撰寫,從內在驅動孩子迎向21世紀的關鍵技能!》一書,席米‧康(Dr.Shimi K.Kang)著,洪慈敏譯,采實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Evgeniy Serov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