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不用再買車!Google自動化汽車的夢想世界

文 / 一流人      2017-06-25

讓你不用再買車!Google自動化汽車的夢想世界


汽車製造商計劃將這種系統視為最棒的混合模式,推出與當前汽車相同的車款,配備非常酷的高科技功能。這些功能可以提升行車安全,讓人開車時更輕鬆且更有效率,同時讓人逐漸習慣自動駕駛,不會感受要將掌控權全部交給機器時那種油然而生的厭惡感。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會被(或可能被)強迫放棄駕駛。我們仍然享有駕馭的「自由」,以及擁有酒醉駕駛、分神開車或超速行駛的自由。雖然駕駛遲早會被機器取代,但短期內還不至於發生,沒必要現在就推動全自動駕駛。美國有二億六千五百輛汽車、貨車與其他客車,不可能一夕之間就有所改變。

Google 採取迥異於前述的策略:它計劃將這項技術發揮到極致,然後將整套系統引進市場,推出全自動化汽車,不安裝方向盤或腳踏板,只設置一個啟動/停止按鈕和一個人機介面,讓駕駛告訴汽車要前往何處。Google 認為,這種改變愈快落實,世界就會愈美好。他們率先使用一批凌志休車來測試自動駕駛技術,然後在二○一五年中期開始道路測試自行設計的小型電動車,這種長得像豌豆的小車是專門用來在市區自動行駛的工具。Google 直接挑戰人們將掌控權完全交給電腦時感受的不自在,並且鼓吹這是一種新的自由:無需注意路況的自由。你想傳簡訊?想分神做別的事?想打瞌睡?隨你的便,想做就做!如今,分心是車禍的肇事主因,Google 發展自動化汽車就是要讓駕駛能夠分心。

閩福德解釋:「我們的策略沒錯。」他認為,如果汽車是半自動的,當機器將掌控權交還給駕駛的當下是最危險的時刻。駕駛若先前沒有注意路況,又在緊急時被要求接管一切(某些早期的半自動駕駛系統就是如此),這樣很容易出事。Google 打算顛覆駕車體驗,不是替既有汽車加添新功能。閩福德指出,倘若行車安全是最高目標,而且要讓殘疾人士和無法開車的老人也能駕駛汽車,Google 採取的方法才是正確的。

如果滿街都是全自動化汽車,行車必將更為安全。機器不會酒駕、分神、打瞌睡、超速或偶爾超越道路中線,甚至看到停止標誌不停車或擅闖紅燈。這類車禍都會輕而易舉煙消雲散。此外,機器可瞬間回應突發狀況,其雷達與雷射光束可精確判斷物體,讓它能夠突破迷障,具備三百六十度「視野」,精確發現接近人行道的行人。最強大的自動汽車感應器是光學雷達(lidar),它聽起來像是一種雷達,但其實是完全不同的設備。這種旋轉裝置會以每秒近百萬次的速度發射閃爍的光,而這種閃光肉眼看不見,卻能從各種周遭物體(人、汽車、建築物、人行道路緣與松鼠)反射回來。這種過程如同迅雷不及掩耳的高速攝影,可創造出三維的機器視覺,讓無人駕駛汽車即時仔細感知環境,測量出物件的高度、寬度、深度與距離,精確到沒有半毫米之差。有了光學雷達,自動化汽車在距離偏離車道來車仍有一大段距離時便可計算出碰撞路線,然後平穩更換路徑,不掀起任何騷動。沒有任何物體能夠偷偷挨近Google 無人駕駛汽車。人們開車時,各種蠢事都會發生,但自動化汽車是行車安全的終極保證。

當路上都是自動車時,防禦措施便可減少,人們會體會真正的魔術。這些自動汽車一起上路時,能夠彼此首尾相連,在極窄的道路上高速行駛而不出半點差錯,猶如緊靠飛行的飛機編隊,絕不懼怕遲疑。這就猶如路面有一條無形軌道,讓車子像火車一樣穩定行駛。機器最擅長這些:精確、可預測且協調一致。反之,人類不精確、不可預測且不一致,所以機器的開車技術遠勝於人類。

閩福德花了大半輩子在政府部門倡導汽車安全技術。他說道:「這項技術可以防止酒醉駕駛、分心駕駛與疲勞駕駛。此外,還有可使用性(accessibility)的問題。」

閩福德文質彬彬,沉默寡言、面無表情,曾是白宮的歷朝元老。在訪談之中,這是閩福德唯一透露他對Google 無人駕駛汽車計劃情感的時刻,他提到鄰居貝塞斯達(Bethesda)的故事。這位女士八十多歲,早年便離婚,兒女也住在別處。她獨立自主、充滿活力,生活過得十分愜意。她會開車四處走動。貝塞斯達熱愛打橋牌,她會載行動不便的朋友去打牌、購物與參加活動,讓她們也能出外積極活動。可惜,她某一天在圖書館旁邊出了點小車禍。警察來了,給她開了一張罰單。一個星期之後,貝塞斯達收到機動車輛部門的通知,要她重新參加路考(包括平行停車),否則不能保留駕照。她憂心忡忡,請閩福德幫忙她。她說自己已有許多年不曾平行停車了。因此,閩福德就像幾年前幫助十幾歲的女兒一樣,把這位鄰居帶到停車場,設置好限定範圍的錐體,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練習。然而,貝塞斯達年事已高,脖子僵硬,無法在平行停車時一邊駕駛一邊回頭視察狀況。練習停車讓她受盡折磨。她只好下車,邊哭邊說:「羅恩,我實在做不來。」最後,她把鑰匙遞給了閩福德。

閩福德靜靜地說道:「她從此就無法獨立自主了。她不再打橋牌與出門。她也曾試乘過公共運輸系統,但有一次從巴士下車時摔倒,就不再搭公車了。貝塞斯達目前住在療養院。我們感到心痛。」

閩福德確信自動駕駛技術應該可以改變貝塞斯達的生命,也可大幅協助老年人、盲人和行動不便之人,讓他們可四處走動並獨立生活。他說道:「這對多數老年人是有意義的。這也就是我們追求汽車自動化夢想的原因。」

閩福德指出,這也是Google 為何會想比汽車產業跑得更快的理由。

然而,這不是故事的全貌。雙方不是只有在設計理念與汽車全自動的轉換步調有歧見。這兩個陣營會採取不同的策略,因為某一方想保存既有的商業模式,打算賣愈多車愈好。汽車製造商心知肚明,從某種層面來看,自動化技術是不可避免的,只好被動投入資金去研發。自動駕駛汽車終將無處不在,成為必需的交通工具。然而,如果將自動化視為某種融入傳統汽車的功能,如今人們擁有私人汽車的商業模式(平均每戶美國家庭都有兩到三輛汽車)便可能延續下去。這種狡詐的自動化駕駛功能便可成為另一種賣點,車商彼此競爭下仍可刺激汽車銷售量。此外,不要讓汽車隨時都得無人駕駛,而是只有在某些情況下才啟動自動駕駛(好比在車道分明的高速公路上行車時),汽車製造商要跨越的技術門檻就會降低。

相較之下,Google 不必保護任何汽車業務,而且看到自動化技術的前景無限光明,當然會採取不同的策略。它要製造的汽車,不是搭載一項自動駕駛功能,而是車子的本質就是全自動化,根本不需要人來駕駛(無論駕駛願不願意),這種未來汽車會顛覆一切。沒錯,無人駕駛汽車會讓殘忍的車禍不再發生,每年就不必讓三萬五千人枉死輪下,一百五十萬人也不必送急診室醫治了。是的,老年人與孱弱者可以自由行動與獨立生活,不必再受困於家中。沒錯,酒駕與分神開車會消失無蹤,成為陳年往事,只供好奇的後人去回顧檢視。另有更多的好處不及備載。這是自動化汽車的另一面,在在顯示汽車製造商打的「進化」算盤與Google「革命性」策略的真正不同點: Google 設計的汽車,車內不用任何駕駛也能自行運作。

自動駕駛汽車可以解決運輸系統面臨的每個重大問題,最終會結束我們如今認知的汽車所有權。因此,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運輸學者、作者和部落客大衛・萊文森(David Levinson)宣稱,「自動化汽車似乎是下一個根深蒂固的運輸科技」。換句話說,自動化汽車可以取代普通汽車,如同普通汽車在一個世紀之前取代馬匹。這是萊文森預見的未來景況,與他看法一致的大有人在。

想像這個場景:全自動化的汽車無處不在。二○三○年與二○四○年之間,這種現象便可能發生(早期導入的地區在二○二○年便可能出現)。人類駕駛將變成汽車愛好者,到時乘車就如同騎馬,變成一種娛樂,不是通勤。這種變遷會如何影響世界?未來會呈現何種模樣?

假設你可以用智慧型手機的程式去呼叫一輛無人駕駛汽車到你的住所。你需要前往市中心參加一整天的會議,而會議兩個小時之後便要開始。這個程式會參照最新的群眾諮詢交通數據,然後告訴你無人駕駛汽車將在會議開始前四十五分鐘來接你,讓你可準時抵達會場。到了指定的時間,你的電話響起:車子已經在外頭等候了。它會根據當前的交通數據選擇路線,順利將您送到會場;你在路緣下車之後,無人駕駛汽車又會去接送另一個人。你在搭車期間可以閱讀並回覆電子郵件、瀏覽新聞、打幾通電話、玩猜字遊戲(Words With Friends),以及預訂晚餐。開車的時間變成工作與遊樂的時間。你與自動駕駛汽車都不必擔心該如何停車,原本在擁擠的市中心停車不僅耗時,費用也不低。無用的停車場更可以有效運用,改建成受保護的自行車道、戶外咖啡廳、開放場所與迷你公園。會議結束時,你又可以透過程式安排車輛送你回家,你一天的交通需求便可如此解決,穩穩當當、輕輕鬆鬆。

在這種情況下,傳統的汽車所有權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你開私家車去市中心,那得擔心如何找到停車位,而且還得付錢停車,而無人駕駛的汽車就像行人一樣四處巡遊。此外,你還得面對普通汽車的低效運用:它會整天閒置,無法提供任何生產力。相較之下,你可以像吃自助餐一樣,任選所需的無人汽車服務:我們現在可以參加手機的通話方案去購買語音通話的分鐘數,未來亦可如法炮製,訂購無人汽車方案來購買乘車分鐘數。或者,費用是以搭乘的里程數來計算;或者你可以像購買手機定額方案來月租汽車,選擇適合的方案去使用定額的里程數。一個月搭乘一千英里?一千五百英里?還是更多?或者,你可以購買任何可行的訂購方案、時間分享方案,甚至簽訂合約要無人駕駛汽車隨傳隨到,而合約中的費率與條件會因為不同的服務供應商彼此競爭而合理可靠。此處的關鍵在於,汽車可能屬於他人(共享服務、汽車租賃公司或汽車製造商),消費者只需支付使用費。迪斯尼樂園(Disneyland)、洛杉磯的道奇體育場(Dodger Stadium)與拉斯維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ip)的賭場可能會將門票、旅館住宿與無人汽車服務合成套票來販售。精明的本地公共運輸公司也可能加入戰局,利用無人駕駛汽車來解決最後一英里的運輸問題,鼓勵更多人搭乘洛杉磯大眾捷運的輕軌系統,或者目前正在興建的洛杉磯―舊金山高速子彈列車(LA–San Francisco bullet train)。如果有一輛無人駕駛汽車能把你迅速載到車站讓你及時搭車,同時又替你省錢省時,你會願意多利用公共運輸系統嗎?紐約市、波士頓或波特蘭的公共運輸公司可能會開拓這種市場,從中吸引乘客並減輕社區的交通壅塞。他們可以提供聯運方案,讓願意多搭乘高速公共運輸系統的乘客節省支出。其實,在這種預想的未來情況之下,共乘車道(carpool lane)可以轉變成自動化汽車車道;許多無人駕駛巴士可以使用出錯率為零的機器引導系統,形成猶如火車的首尾相連車隊,以每小時一百五十英里的高速前進,而前方車輛可像賽車一樣減少風阻(wind drag)來拉動後頭車輛,於創紀錄的極短時間內將乘客送到目的地。

對消費者而言,在這種情況下不需負擔無人駕駛汽車的保險費、燃料費與停車費。這就像一種共乘服務,差別只在於沒人當司機,如此便可大幅降低成本。全球共乘服務的領導商優步從二○○九年以來從零開始,如今到處可見其加盟汽車,現在你知道為何該公司要僱用十幾個大學研究人員,並且推出無人駕駛汽車計畫。他們正在規劃無人駕駛出租車隊。該公司將這種汽車文化的轉變視為人們偏好無人駕駛汽車的必然結果。

這就是為何汽車製造商希望進化,而不是革命,打算拖延優步無人車隊的發展,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當世界上充斥Google 或優步發展的全自動化汽車,我們目前認知的汽車所有權便會化為歷史灰燼。 


本文節錄自:《超負荷時代:即將崩潰的流通世界》一書,艾德華.休姆斯(Edward Humes)著,吳煒聲譯,新樂園出版。

圖片來源:Google's self-driving car

 

關鍵字: 國際財經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