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走過二戰傷口:法國諾曼第D-Day海灘

文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7-06-20

走過二戰傷口:法國諾曼第D-Day海灘


「真愛不是你儂我儂特煞情多,而是為了你一個小小的夢想,我願意帶你去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Dr. Phoebe)

法國諾曼地海灘,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以女性居多),都是一個無感的地方。但對任何一個稍微對戰爭史有一咪咪興趣的人來講(以男性居多),卻是他們癡心妄想去造訪的地點,而ABC老公就是其中之一。D-Day這個轟轟烈烈的歷史故事,每個國高中生都得讀過,美國的小男孩在都玩著這些遊戲或是讀相關的故事長大。而也拜D-Day所賜,為大部分的美國父親們創造了一個額外的嗜好,通常一半以上的美國男性,家裡都會有幾本有關於二次世界大戰的書籍、文物、甚至有些人的阿公都曾經在二戰裡面參戰過。老公為了這個地方日思夜念,籌畫歐洲之旅的時候便整天碎碎念說一定要去諾曼第朝聖,一圓他兒時的夢想,於是便成為這旅行的第一站。

為那些在歷史課打瞌睡的同學快速的簡略介紹D-Day的歷史(歷史控請別打我,我只是很粗略地說個大概):不得不說,D-Day是改變人類歷史一個重要的戰爭。在那之前,希特勒所帶領的德國納粹黨和其他軸心國聯盟的國家百戰百勝,攻下歐洲一大片領土,包括現在所在的法國在內。美國和英國所屬的同盟國則祕密地進行一個絕地大反攻,成功地在法國北部攻進了諾曼第海灘,入侵德國佔領的法國。也是在這個D-Day的成功突擊之後,從那之後開始扭轉整個戰局(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希特勒腦袋灌水攻打俄羅斯,結果一大半軍隊敵不過北國的冬天,都被凍死)。如果沒有這一場戰爭,極有可能今日的歐洲,都還淪陷在納粹黨的勢力裡面。

來到諾曼地的那天,剛好下著傾盆大雨,刮著濃烈的海風,冷到骨子裡。下圖為車上拍出來的雨中諾曼第。

天氣冷到我們兩個都寸步難行,撐著雨傘一步步緩慢的走向Omaha的海邊。在所有海邊裡面,Omaha是最難攻下的一個地點,甚至有"Bloody Omaha"之稱,將近一半以下的傷亡都在這個海邊發生。下圖中是勇者的紀念雕像。

海岸線一共有4英里長,由於地勢的關係,德軍和他的機關槍有著極大的優勢,能夠肆意的掃射從岸上匍匐前進的敵軍,可說是死傷成河也不為過。電影搶救雷恩大兵的開頭,就是在演這一幕。

Omaha海灘上的紀念碑。此刻的我手指已凍僵,連去按相機的快門都有些困難(因為雨一直打過來),到最後只好直接拿防水手機拍攝。六月初風雨交加的情況,讓聯盟軍差點決定延後突擊行動。而當時也因為浪大的關係,很多士兵暈船的情況相當嚴重,在到達之後,又得躲避機關槍的掃射,相當恐怖。

Omaha 海灘往西邊開一點點,便會碰到底端的美國國民警隊的紀念碑,這海灘有個美麗的名字,叫金色海灘。不過在D-Day當天,這海灘不是金色,而是紅色的。

國民警隊的紀念碑紀念銅像Bedford Boys,從美國維吉尼亞州來。

旁邊的砲車十分搶眼,1944年由德軍創建,另一座放在Omaha 海灘的另一端。

灰濛濛的天氣,卻也充分還原當時發生時的天氣狀況。

Omaha海邊附近的另一個重頭戲,則是二次界大戰諾曼第美軍紀念墓園。墓園裡面有個遊客中心兼博物館,由於雨下得太大,我們決定先到室內避雨,順便參觀博物館。博物館裡的資訊充分爆炸,包括艾森豪爾總統的訪問,以及許多士兵的相片和背景故事,更有關於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爭史。仔細看的話,在這裡一個小時也看不完,我摘錄幾個重點分享出來。

博物館裡除了介紹非常詳盡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之外,同時也陳列了許多當時士兵遺留下來的遺物,比如像下圖中的口袋聖經,許多士兵都會貼身帶著,成為他們面對生死時一點點信仰的力量。

當時隨行的軍醫都會帶各式各樣的救護包,而且都是小包小包的帶,方便用完就丟。

下圖為Niland家四個兄弟,在幾天之內三個哥哥相繼戰死之餘,右下方的小弟被美國政府的POW所獲救,成為唯一的生還者。這故事是否聽起來有些熟悉?沒錯,後來Niland家的故事被改拍成電影,電影的名字叫做《搶救雷恩大兵》。

即便打的是勝仗,戰爭依舊是殘酷的。諾曼地一戰死了將近25000美軍,大都是19、20歲的青壯男兒,為他們從從沒機會認識的人犧牲性命。令人感慨,也令人佩服。

來到戶外,沿著指標來到諾曼第美軍紀念墓園。

天空中的雨一陣一陣,但風卻是沒停過。我裹著大圍巾在頭上,活生生看起來像個歐巴桑,因為下著雨的諾曼地真的是太冷了,空中飄著一絲淒美。

搶眼的紀念雕像代表著美國青年的精神,而兩旁的大廳裡則講述著諾曼第之戰和歐洲戰役的簡介。

墓園非常大一片,有著祥和又肅穆的氛圍。墓碑上刻著士兵的名字、家鄉、以及死亡日期。戰爭的時候,大部分的士兵都是被埋在諾曼地各處,帶戰事結束之後,才由家人決定是否將屍骨遷送回美,或是留在這裡。

根據統計,大約有2/3 的家族都決定將屍首帶回美國安葬,只有1/3的遺留在這裡。

當然,許多士兵我們甚至不知道名字,因此在墓碑上只寫著,「只有上帝知道他的名」

除了Omaha 海灘為主戰場之外,右邊有我們剛剛所看到的金色海灘,還有美軍的另一個陣地Utah海灘。而右邊的Juno海灘則是以加拿大的軍隊為主。

此時雨勢慢慢變小,我們夫婦倆來到下一個景點,同時也是我們印象最深刻的Point du Hoc Ranger Monument,中文翻譯是奧克角,但我個人比較喜歡叫他「彈坑」。下圖中長滿草的彈坑現在則是變成羊家族的最愛,到處都可以看到牠們的蹤跡。

希特勒當時攻佔歐洲時,上至挪威沿海,下至西班牙,都成立的堅強的堡壘,俗稱的大西洋壁壘,也是德軍的一道堅固的防線。而奧克角就是其中的一環。壁壘裡通常會放置大型的槍砲(好攻擊來往的敵軍船隻),以及小的機關槍網(如Dday海灘上),徹底防衛德軍所佔領的地區。

來看當時德軍所佔領過的痕跡,陰陰暗暗的走廊,以及近乎不見天日的幽閉小房間,就是當時德軍吃喝拉撒睡的地方。

美軍在籌備D-Day海灘突擊計畫時,也同時打算攻擊奧克角來破壞德軍的防線。這些彈坑幾乎全是美軍炸的,大約10千噸左右,爆炸力不小於廣島市的核子彈(當然,少了廣島市的核能破壞威力),連續轟炸奧克角約7個星期。由於這地方是德軍的重要軍械總部,炸毀等於消滅了德軍的軍械倉庫,因此對聯盟軍來說十分重要。

可即便從四月份至六月份D-Day連續轟炸,地下倉庫還是遺留下來。我站在倉庫裡得踮起腳尖才能看的到外面,這裡真的非常方便直接把槍枝伸出去突襲別人。

坑坑疤疤的牆壁,透漏著歷史的痕跡,估計是被槍枝掃射到的。

Dagger 匕首紀念碑,用來紀念當時從懸崖上爬上來的士兵,一邊必須躲過德軍的戰火,一邊必須靠匕首來支撐身體的重量,慢慢爬到地面上來。

地勢陡峭,爬上岸之餘,也是這群士兵找到德軍藏匿大量軍火之處,得以成功消滅。順帶一提,三個美國總統都曾在此處紀念這些陣亡的美軍,包括艾森豪、雷根,和柯林頓總統在內。

最後一站來到Aromanches的Port Winston人造海港,以英國首相邱吉爾的名字命名,同時也是英國軍方的傑作。

面對著海岸,左邊是美軍的Omaha海攤,右邊則是英國和加拿大軍隊的海灘。英國軍隊由英吉利海峽開過來,在聯盟軍能拿下法國海岸之前,就先造一個海港來方便使用。

圖片裡顯示人造海港的製造過程。旁邊還有個著名的D-Day博物館,只可惜我們來的時間太晚,早已關閉。

Aromanches小鎮上,有著許多紀念品店和小吃店。我們在附近的店家逛了逛,才準備回去酒店。來到諾曼第D-Day海灘逛一圈,雖說風雨交加,心情肅穆,但卻讓我上了一堂扎扎實實的戰爭史課。也是真的到真正的戰地現場走一遭,才能更深刻的體會自由與和平的可貴。而ABC老公在一個下午的歷史資訊轟炸之後,幸福到不行,安心的圓夢。最後讓我用 John J. Pershing將軍所說的一段話來做為結尾:”Time will not dim the glory of their deeds.” (中譯:時間也不會減少這些士兵所應得的榮耀。)

(以上歷史資料來自於Rick Steves的法國旅遊書,和實地參訪所蒐集的歷史資料,若有不完全之處歡迎補充)

圖/文:Dr. Phoebe

專欄介紹:

瞭解更多「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請至:【官網】/【臉書粉絲團

關鍵字: 全球焦點旅遊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新視野以評論、財經、文創、科技、生活、旅遊新知為主的全方位新媒體平台,由一群專家學者、菁英達人發表專業、即時、新奇的睿智觀點,開啟民眾的新視野。

官網FB

專欄介紹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新視野以評論、財經、文創、科技、生活、旅遊新知為主的全方位新媒體平台,由一群專家學者、菁英達人發表專業、即時、新奇的睿智觀點,開啟民眾的新視野。

官網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