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加班準備表揚大會;滂沱大雨中跟陳抗學長對峙

警察節,我們向警察致敬的方式是什麼?

文 / 彭杏珠      2017-06-15

警察節,我們向警察致敬的方式是什麼?


6月15日是台灣的警察節,但這個節日跟其他職業的節日卻大大不同,例如五一勞動節,大多數勞工都能堂而皇之地休大假,但是警察節,不僅沒有放假,遇到突發事件或陳情抗議活動,連正常輪休(正常的休息時間)都不可行。

這幾年來,陳抗活動輪番上演,尤其近一年的頻率更高到驚人,幾乎是到了每天一小「陳抗」,每月一大「陳抗」的地步,最諷刺的是今年剛結束的警察節。

早在兩個月前,承辦今年慶祝大會的警察們,就開始熬夜加班,忙著籌備警察節的表揚、慶祝大會,既要執行既有勤務,還要規劃流程、跑公文、借調場地…。剛好又遇上千名軍公教及退休警察在警察節的下午,到立法院抗議「年金改革」,舉辦「615悼祭警消英靈法會曁護靈」活動,爭取應有的權益。

中央不僅動用北部地區外勤員警,也抽調中部員警北上支援,其中雙北及桃竹苗就有九成員警都停休,無法正常休假。遂出現在滂沱大雨中,穿著雨衣、拿著盾牌的員警,隔著拒馬、鐵絲網、蛇籠,跟自己學長對峙的局面,讓今年的警察節顯得格外諷刺,現場值勤的員警們更是五味雜陳。

如果說軍人保家衛國,職業特殊,中央可以脫鉤,個別處理年金議題,為何警察不行?

早期軍人為國犧牲,打贏著名的823砲戰,該戰役發生於1958年8月23日至10月5日,後大陸解放軍宣布放棄封鎖,改為「單打雙不打」,直至1979年元旦,中國大陸和美國建交後,兩岸不再發生軍事衝突。

亦即,兩岸已有超過38年的和平時期,國軍主要任務也從打仗轉而防衛國家安全,後來更變成救災的主力部隊,例如今年6月初的豪大雨,造成各地淹大水,就能看到國軍弟兄協助救人、清理家園的畫面。

反觀警察,卻是需要長期24小時輪服勤務、直接面對歹徒的高風險、高暴力危勞行業,高壓加上作息不正常,致使罹患疾病及發生意外的頻率高於一般人,平均死亡年齡更遠低於同期國人的死亡年齡。警政署統計2011年至2015年間,屬於危勞職務的基層巡佐、警員等在職死亡及退休(資遣)後死亡者的平均死亡年齡為62.49歲。

警察自己則根據媒體發佈的新聞統計,近7年來,過勞死員警超過70人,平均每年約有10名因值勤而過世,今年情況更為險峻,每月至少有1則員警因公去世的新聞。實際人數肯定比媒體披露的還要多。

相形之下,職業軍人的危勞情況並不會比基層警察、消防人員來得嚴峻。

但長期以來,警消的退休制度竟與一般公務員相同,即便新的年改制度,警消等危勞職務,請領月退休金年齡仍維持現行的70制(任職15年以及年滿55歲)。這也讓基層警員忿忿不平,直言為何軍人可得到關愛的眼神,警察不行?

其實,台灣的警察跟小七的工讀生,早已被網友戲稱為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超人。警察抓歹徒抓酒駕,還要幫忙抓蛇抓毒蜂,連貓咪、小狗受困樹上、水溝都要救,不管小孩、老人走失了,也要請波麗士大人協尋。

你可知道波麗士大人有多忙?月前筆者在騎樓遇到一位拿柺杖、行動不便的人跌倒了,因力氣不夠無法協助他站起來行走,只好跑到馬路上求救,剛好有位交通警察騎車停在紅綠燈下,我跟他招手說:有人跌倒了,他馬上下車幫忙,詢問老人住處,並帶他一步步走回家。

這就是令人敬佩的人民保母。

不過,當民眾順理成章將警察當成「保母」使用時,他們的業務範圍也變得愈來愈沒有界線,政府實應加以檢討,更應正視警察的工作權益以及退休制度的問題。

相比其他國家,台灣警力嚴重不足是不爭的事實,長期下來,已出現殺雞取卵的後遺症。趁此年金改革之際,能否給警察較為合理的工作環境,如此波麗士大人才有體力、精神維護治安,繼續當人民的保母。

圖片來源:台灣退休警察人員權益促進會

 

關鍵字: 政治勞動職場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