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先學會文法才會說話的?

文 / 一流人      2017-06-05

誰是先學會文法才會說話的?


John來自溫哥華(Vancouver),但不是加拿大的溫哥華,而是美國的溫哥華;他也來自華盛頓,但不是東岸的華府華盛頓D.C.,而是在美國另一邊的華盛頓州。

他在韓國住了兩年,說著一口連韓國人都佩服不已的流利韓語,甚至還向日本朋友學了日文。而我對這位美國肌肉男最深刻的印象,來自於他極盡所能運用空閒時間的能力。

John 只要一坐下來,發現沒事做的瞬間,就會馬上把他的中文課本拿出來讀;走在路上看著到不太熟悉的中文字,便會查書或直接念出來,問我正不正確。這傢伙學中文才幾個月而已,就已經認得臺灣路上半數以上的國字了,而且和學韓文、日文一樣,他完全沒有上過課、補過習,就只是這樣不斷向人搭訕、聊天,不斷用「學語言」來填滿零碎時間。

就這樣,他徹底打破我對「美國人都不學外文」的刻板印象;何況他會的語言裡,除了西班牙文和葡萄牙文以外,韓文、日文和中文,對他來說其實是完完全全不同的系統。

John大學讀的是解剖學,曾經是體操選手,還當過教練、下水道清潔工以及其他各式各樣的工作。

「你之後有什麼打算?」

「回去美國,我想要去念醫學系。」

臺灣有醫生當過下水道清潔工嗎?或者,臺灣有清潔工會跑去念醫學系嗎?不過學生最有興趣的,不是醫學或解剖,而是John 結實的肌肉以及他一直戴著的帽子。在這群死小孩哀求下,John脫下他的帽子,露出他有點稀疏的頭頂,對學生說:「你知道嗎?這是一種詛咒,我非常非常容易流汗,還有味道;手上毛毛很多,頭上毛毛又很少,所以......只好有大肌肉。」

他接著將眼前的小男生整個舉起來,放到他的肩膀上,示範如何當一個健身教練。

雖然John的中文已經好到學生可以用中文問,他可以直接用中文回答了。不過,我們還是盡量讓學生用英文問問題,有趣的事情就發生了。比如說有學生想要問他是哪一國人,但他不確定要怎麼問,就一定要先叫我過去,問我怎麼講才正確。

「是『Where are you come from 』還是『Where do you come from』?」學生一邊舉著手,一邊和我咬耳朵。

「『Where do you come from 』比較正確。不過又沒差,你直接說,看他聽不聽得懂就知道了啊!」我說。

「可是講錯了很丟臉......」

我們往往以為這只是在臺灣,但其實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這個狀況,就因為考試時一定要標標準準地寫出「Where are you from? 」或是「Where do you come from? 」才是正確的答案,其他不合文法的「Where do you from? 」或是「Where are you come from? 」都不能被接受,所以學生們在心裡一直有個想法:如果英文沒有講得完全正確,外國人就聽不懂,可能還會被嘲笑。

的確,那兩種說法並不正確,但是又怎樣?不正確不代表聽不懂。直接對外國人說「Where you from? 」,相信他們還是聽得懂。

當然,我們還是要盡量學習正確的用法,但絕對不是一味要求那些剛開始學英文的學生,講出合文法的句子,因為這完全不合邏輯,試問哪個嬰兒是先學文法才會說話的?

先學會用已知的單字,拼湊表達出自己的意思;成功讓對方理解以後,對方會再教你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什麼,這樣一來不就馬上學會了嗎?

John非常享受和學生互動的這幾堂課,他會不斷地想出有意思的話題、給學生看他的照片,或是表演啦啦隊給他們看,跟著他跑了四堂幫忙翻譯,結果反而是我自己快累趴了。

雖然說這只是第二次的沙發客來上課,除了原本就異常活潑的嗨咖外,多數學生都還是處於瞪大著眼睛但是不敢表達的狀態。但這也無所謂,我很清楚,國中時的我絕對不可能達成我現在對這群學生的要求。

我對他們說:「有辦法的話,就盡量試著和他們互動。但不要因為講得不好就對自己失望。相信我,只要有辦法開口,你們就已經打趴一堆大學生了。」

很幸運的是,在這間有點鄉下的學校,並沒有像都市學校那種高壓式的成績競爭。比起學生的成績,這邊的老師更在意的是學生對上課氣氛的反應。所以許多老師都非常樂意暫緩課程進度,讓這些外國人來和學生聊聊天,就算學生可能沒辦法開口、可能沒辦法聽懂,但至少可以讓他們在國中階段的求學生活中,有一些不一樣的記憶。

有些人會問:讓學生和外國人聊天,他們的英文就會進步、成績就會比較好嗎?我不認為學生會因為一堂與外國人互動的課,英文成績就變得比較好。但同樣的,當過學生的我們捫心自問:難道真的覺得,學生時期少上一堂正課,我們的成績就會變得很差、上不了好學校,人生或前途就會變得無法挽回嗎?

這些學生們畢業後,也許會忘記課本裡教過的大部分內容,但很可能會記得,曾有個有點禿頭的美國男生來到班上,把同學們舉起來,並對他們說:「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這個世界遠比你想像中的大。」

臺灣帶給我的好印象讓我認真地想要在這個地方生活,不過對一個不想教英文的美國人來說,這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透過與學生的分享,我反而有機會更了解臺灣。我很意外臺灣人竟然幾乎都不會拼音,當然這有好有壞;好的部分,就是每個人都會很認真地教我用注音。不過我認為,如果能夠事先準備一些問題給學生的話,也許互動會更好一點,有些學生似乎很害羞,有些則是根本不知道可以問什麼。

John

本文節錄自:《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一書,楊宗翰著,時報出版。

關鍵字: 12年國教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