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撒嬌好可愛

文 / 一流人      2017-06-07

媽媽撒嬌好可愛


有一天,我在放洗澡水幫女孩們洗澡,忘記試水溫的我把手臂直接放進滾燙的水裡,手臂頓時紅了,出於本能我叫了一下,女孩們聽到我的叫聲立刻衝進浴室 ─

「媽媽,你有沒有怎樣?」

「你還好吧?」

兩個女孩紛紛過來查看我被熱水燙紅的手臂,小女兒用她的嘴巴輕輕幫我吹著:「媽媽,我幫你吹吹就好了。」

大女兒則顯現獨立的一面:「媽媽,今天你先休息,我幫自己還有妹妹洗澡就可以了。」

對於姐姐的話,我感到驚喜,她們從來都沒有試過自己獨立洗澡哎,我連忙問:「真的可以嗎?」

「放心吧,交給我們!」姐姐很有擔當地就此扛下「重責」,而妹妹也不忘安慰我:「媽媽,你去房間躺著好好休息喔,等我跟姐姐洗好澡再下樓照顧你。」

當天的熱水水溫雖高,但不至於如此高規格需要被如此「照顧」,可是看著兩個女孩如此緊張我,我也趁機落得「清閒」。

我詢問她們:「媽媽還不想回房間,在這裡陪你們可以嗎?」

「我們很想你留下來陪我們,但是你真的可以嗎?」

我連連點頭,稱自己沒有關係,那天,我坐在浴室的門外,看著女孩們互相幫忙完成的泡泡沐浴,期間我有幾次想要動手幫忙的衝動,但都被女孩們制止了,她們希望受傷的我可以好好休息。

因為她們的關愛,那晚女孩們獨自洗澡,洗便當袋,甚至我的咖啡杯都是女孩們幫我清洗的,兩個女孩牽著我的手下樓,幫我鋪好床,將我的一切都安頓好了,甚至像我哄她們入睡那樣,讓我自己從書架中選擇一本書,她們要念給我聽,以讓受傷的我可以安心入眠。

看著女孩們貼心照顧我,我感性地抱住她們:「媽媽真的超感謝有你們的!」

見我紅了眼眶,小女兒投進我懷抱,大女兒則說:「媽媽撒嬌好可愛喔!」

女孩的這句話,讓我有點不好意思,我問她:「你覺得媽媽剛才是在撒嬌嗎?」

兩個女孩紛紛點頭,亦再度同時表態 ─

媽媽撒嬌真的很可愛。

在擁有兩個女孩之前,我的個性是四平八穩型,尤其是遠嫁異鄉,對長輩間尊重有禮,跟親密的家人距離遙遠,縱然個性再愛撒嬌,也都被各種禮節所壓制,在跟女孩們相處近十年的時光中,回想我是否有跟女孩們撒嬌的經驗,我數不出來,但是我從不在她們面前逞強,我不是一個百分百的好媽媽;我雖然事事親力親為,但當我疲憊無措想獲得擁抱時,我總是將手臂投向她們,而女孩們呢,沒有一次將我推開,她們從幼時懵懂靠在我身旁,到後來可以起身幫我拭去淚滴,直至現在,她們會貼心安慰我:「媽媽,你休息一下會不會更好?」

有一次週末,我發燒感冒,女孩們紛紛拿藥端水,將藥包的包裝拆開,妹妹將所有的藥丸捧在手心裡,交由姐姐遞進我嘴巴,她們用心照顧著生病的我,餵完藥之後囑咐我多多休息,隨後小心翼翼地掩門離開,三五不時地進來查看我的棉被是否蓋好,怕我需要她們,將我的手機放在床前,將爸爸的手機帶在身旁,囑咐我需要幫忙的時候務必撥打爸爸的電話,這樣她們就會在我需要時第一時間出現在我身邊。

最悲痛的一次記憶是,從小疼愛我的外婆離世,我因忙碌的工作而無法即刻動身回家,母親在電話裡叮囑我照看孩子要緊,家中所有瑣事有她和姨媽舅舅等人去處理,我在電話另一端哭得泣不成聲。

「媽媽,你怎麼了?」小女兒坐在我的面前,她幫我抹掉眼淚又說:「你是不是看了什麼東西特別感動?讓你眼淚都停不下來了?」

我搖搖頭,她柔軟的小身體立刻撲進我的懷抱:「媽媽我跟你講,如果你有什麼不開心的,你就哭出來,我聽到你的哭聲,馬上就能出現在你身邊,我可以講笑話逗你開心。」

我點著頭,眼淚又是撲簌而落,女孩見狀,立刻搖頭:「不要不要,你還是不要哭了,媽媽,我不希望你哭,我跟你保證,你隨時需要我,我都能講笑話逗你開心。」

此時大女兒也湊過來我身邊,她說:「媽媽,我給你講個笑話好不好呀?」還不等我點頭,大女兒已經講起來了:「從前有個麵包,走在路上餓壞了,它就把自己吃掉了。」

這個冷笑話,是我曾經為了安撫哭泣中的女孩講的笑話,她對於我講的笑話頗買帳,上一秒還是眼淚鼻涕,下一秒已經喜逐顏開,見我臉上尚未浮現笑意,女孩們將這個笑話又改成了若干個不同的版本,分別有:「一瓶水走在路上口好渴,就把自己喝了。」其中最有創意的是─「媽媽如果再不笑,我就要變成一個笑臉,每天都掛在媽媽的臉上。」

以前的我,總自詡自己是個超人媽媽,擁有無所不能的超強本領,可以戰勝怪獸,可以保護她們,可以連續每週進臺北的公司開策畫選題會議,晚上即刻變身女超人飛奔回來照顧她們......回望現在,在跟女孩們融洽的相處中,我漸漸成為一個愛撒嬌的媽媽,我讓我親愛的女孩們時刻都知道,這個脆弱的、感性的、偶爾還會哭鼻子的媽媽,是多麼需要她們。

不必做個強悍的、無所不能的媽媽,我希望自己做個溫暖的、可以帶給她們甜蜜的媽媽,我們一起成長、閱讀、說故事,這些在我看來都是美好且實在的好時光,它足以像根一樣地盤踞進我的生命,一點點地扎進我往後生命的時光長廊裡,任那些帶著女孩們愛意的藤蔓在我的生命中狠狠地發起了芽,開起了花,希望在若干年後的某個春意盎然的清晨時光裡,我醒來伸手一摘,就能有一朵綻放的花,花上面最好寫著─我有一個愛撒嬌的媽媽。

後記

寫這篇稿子時,我的感性一定爆棚了,最後一段寫的詩意卻也矯情,縱然如此,依舊以這篇送給所有偉大的媽媽們,我們強悍有時,柔弱有時,孩子們也會獨立有時,溫暖有時......

我帶女孩們從溫暖的島國回到故鄉過春節,從十度抖然到了零下十三度,看著病怏怏的我,女孩們笑我:「媽媽簡直太遜啦,我們都還沒有生病,反而是媽媽生病了。」話雖這麼說,但是她們時不時地提醒我吃藥、多喝水,時不時地伸手探探我額頭的溫度,這些待遇,可不是超人媽媽可以擁有的喔,偶爾也撒個嬌吧,偉大的媽媽們......


本文節錄自:《聽孩子說,勝過對孩子說》一書,王雙雙著,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Kari Shea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