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們是一樣的

文 / 一流人      2017-06-05

不,你們是一樣的


兩年前,就讀幼兒園小女兒跟我分享她班上的轉學生:「媽媽,你知道嗎?新來的同學他什麼都不會。」

「你當初進幼兒園的時候也什麼都不會呀,很多事情都要慢慢學。」因為沒有看到這位新同學,我回答得頗輕鬆。

「可是他都咿咿呀呀的什麼都不會說。」

身為職業女性且獨自在異鄉奮鬥的我,女孩們個性都很獨立,因我工作的關係,小女兒未滿兩歲就被送進了幼幼班,經過一年的磨礪,榮升小班的女兒儼然成了「老鳥」,對那些新來的總是滿臉眼淚鼻涕的學弟妹們見怪不怪,她常摟著他們安慰道:「不要哭喔,媽媽一會兒就會來接你啦。」讓當時的我看著既欣慰又心疼,欣慰她如今老神在在地安慰別人,心疼她就讀幼幼班時每天也曾經歷這樣「撕心裂肺」的離別。我一直認為女兒那種「老鳥」心態在膨脹,我回答她:「像你當初進入幼幼班時一樣嗎?可是媽媽覺得他再多學習,應該很快就能學會所有的事情了。」

「可是翔翔跟我們不一樣。」女兒說完又特別補充:「其他小朋友也這麼說。」能有多不一樣呢?而我當時並沒有問出心裡的疑問。隔天,送女兒去學校的我,看到了翔翔。翔翔是個早產兒,出生後檢查出聽力有問題,語言能力發展遲緩,平日裡需要助聽器的輔助,除此之外,翔翔的各項發育也都低於同年齡孩子,儘管如此,翔翔在學校並未受到特殊的關照,而女兒昨晚的那番話讓我有了反思,我決定再跟女兒聊聊。

沒想到,女兒當晚竟主動跟我聊起了翔翔。「媽媽,你今天看到翔翔,你是不是也覺得他跟我們不一樣?」

幼小的孩童,從什麼時候開始區別「不一樣」,而這個「不一樣」在他們的腦海是怎樣的呢?我問出我的問題:「你覺得他跟你們哪裡不一樣?」

「同學們都說他笨笨的,什麼事情都不會,上廁所那麼簡單的事情,可是他卻不會說,他到現在還會尿褲子,吃飯的時候也是,總是拿不起湯匙......」我看著女兒問:「那你也覺得他笨笨的嗎?」女兒天真無邪地點點頭:「是有一點,而且同學們都說他笨笨的,不願意跟他一起玩,媽媽,你難道沒有覺得他跟我們不一樣嗎?」

我拉過女兒的手,看著她的眼睛,很認真地說:「不,你們一樣。」聽到我的回答,女兒很明顯地怔了一下。「如果真有不一樣,媽媽覺得翔翔更棒,媽媽今天是第一次看到翔翔,他獨自上樓梯進教室,可是你卻讓我送你進教室,他自己背書包,可是你的書包卻在我的手裡,你覺得,你們『不一樣』嗎?」

女兒沉默了。

「在媽媽的眼裡,我覺得翔翔做得很棒!他都不需要別人的幫忙,而且他好有禮貌喔,早上看到我的時候還跟我點頭說早安,要跟翔翔成為『一樣』的人,你就要向他學習喔,而要讓翔翔跟你成為『一樣』的人,就要盡力去幫助他,你可以成為老師的小助手,跟翔翔一起努力喔。」此後,女兒沒有再說出她與翔翔的不同,反而常會回來告訴我:「翔翔今天好厲害,他會念一整段的文字。」或是:「翔翔今天教我畫長頸鹿,他畫得好棒喔!」

在女兒就讀幼兒園的這三年期間,我在接送女兒的過程裡常遇到翔翔,他父母的獨立教育使我欽佩,他們全沒有將翔翔跟孩子們做所謂的區隔;而學校也從來沒有將翔翔當作是「獨特」的個體,在所有的活動中,翔翔都與所有的小朋友們一樣,盡情地綻放著屬於他的光芒。在運動會上,他跑得比誰都更賣力。

在手工藝品課上,他比任何人都更專注。在演講會上,他語速雖緩慢卻堅持讀完一首詩歌。我常藉此提醒女兒:「你看,翔翔真的好棒。」女兒再也不會說:「翔翔,我們根本不一樣!」她現在會很驕傲地說:「我跟翔翔一樣耶!」

女兒的畢業典禮,我剛好與翔翔的母親坐在一起,她看著我問,是否是某某某的媽媽,見我點頭,她紅著眼眶、面帶微笑地看著我:「你一定好奇我怎麼知道你吧?因為翔翔回家常會提起你,說你常會牽著他的手進教室,說你常會輕輕抱住他說:『翔翔好棒喔!』說你的女兒常常告訴他:『我媽媽說,我跟翔翔是一樣的!』」

翔翔的母親看著我說:「謝謝你,你不知道,你每天的鼓勵對翔翔的影響有多重要。」該道謝的人是我,翔翔及其父母堅持不懈的努力,才是我最欽佩的,我從來不知道言語的力量如此強大,我也從不知道雙脣碰撞後說出的溫柔話語會使人紅了眼眶。結束畢業典禮後,因為小學將按區域分校,翔翔與女兒就此分別兩校,女兒偶爾還會問:「不知道翔翔現在怎麼樣?他好嗎?」

「怎麼啦?你擔心他?」我故意問。女兒卻搖搖頭:「不會呀,他真的超厲害,我們是一樣的!」是啊,語言、身形體態、距離都無法阻隔我們。

因為我們,都一樣。

本文節錄自:《聽孩子說,勝過對孩子說》一書,王雙雙著,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Thomas Kelley

關鍵字: 親子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