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灣之光  台灣出身入選《財星》全球50大領袖

2017年7月號

新台灣之光 台灣出身入選《財星》全球50大領袖

蘇姿丰帶領AMD股價成長354%

文 / 林士蕙     攝影 / 蘇義傑   2017-06-27

蘇姿丰帶領AMD股價成長354%


台南囝仔蘇姿丰,2012年進入超微後,把這個一度瀕臨破產的美國老牌半導體公司,轉型成全球人工智慧潮流領頭羊,靠的是面對逆境的獨到心法。

台灣出身、又是女性,可能打破全球權勢的天花板嗎?現任美國半導體商超微(Advanced Micro Devices,以下稱AMD)執行長蘇姿丰(Lisa Su),成為最好證明。

今年3月,《財星》(Fortune)雜誌選出年度50位全球最佳領袖,現年48歲的蘇姿丰,就是少數一起上榜的女性精英。

《財星》盛讚她是「AMD正需要的變革家」,說明了獲選原因:她在2012年進入AMD,臨危受命接手一個40年老公司,數年後讓公司股價成長幅度達354%,讓Google搶著用AMD晶片,漂亮翻身,件件都不是容易的事;而且她還是半導體業至今僅見的華人女性執行長。

今年6月台北國際電腦展期間來台的蘇姿丰,以一襲簡單黑西裝出席記者會,像個女將軍充滿威嚴。誇她演講簡報精采,她有點不好意思;一問她矽谷老闆愛講的大未來願景,她皺起眉頭不想回答。唯獨請她分析公司優勢與劣勢,就振振有詞,直率得可愛,在善於自我行銷包裝的美國大企業執行長中,相當少見。

從小展現天賦〉25歲就拿到MIT電機博士

蘇姿丰1969年出生台南,三歲時全家移民美國紐約,從小是資優生,高中跳級,25歲生日前就拿到麻省理工學院電機博士。畢業後,她在IBM任職,領導過許多關鍵的研發專案,到AMD工作前,一路境遇可說是人生勝利組。但她的父親蘇春槐回憶,她小時只是平凡女孩,能夠有耀眼成就,不光靠聰明。

「蘇姿丰若是採取台灣式教育、台灣環境,不太可能有今天!」蘇春槐說,定居紐約後,他研究發現,當地成功的多是猶太人,而猶太人教育小孩的方式和華人很不一樣,於是他都充分採納,像是及早給多方面知識的自主啟蒙,不是死讀書;另外也不喜歡過分保護。舉例來說,蘇姿丰十歲起就喜歡自己拆玩具,很早顯現理工天分。他發現後,即便那時不富裕,第二天還是忍痛去買更貴的玩具給女兒拆,就是想讓她自己學習中間原理。

蘇姿丰的做生意才能,也是從小培養。其實,蘇家剛到紐約起步時相當辛苦,蘇春槐除了在當地市政府做統計員,還和另一半一同創業,協助台灣汽車零組件業者在美做進出口貿易。他認為,因為太太全職工作,對事業付出更多,讓女兒蘇姿丰從小認知,女性也可以當老闆。

家教開明自由〉父親鼓勵她 「沒有天花板」

蘇姿丰想做什麼,蘇春槐也從來不阻擋,讓她從小就很樂觀且勇於冒險。當她高中畢業時,曾經想去茱莉亞音樂學院實現彈琴的理想,但也對麻省理工學院有興趣,蘇春槐鼓勵她都去申請,最後麻省理工錄取了她,才走上工程師這條路。

「從小我就跟她說,這世界沒有天花板,不要被華人、女性這些標籤左右,限制了自己,」蘇春槐總是這樣告訴女兒。

今年6月,蘇姿丰因傑出成就獲邀回麻省理工學院對畢業生演講。她在演講中回憶,在這間全球最富盛名的理工名校裡就讀,可是件不輕鬆的事情。當年決定念博士班時,她曾自我懷疑,會不會太年輕?但在校中她學到最多的,就是勇於正面解決最難的問題,這成為她一生中最堅持的原則。

「Lisa追求贏的決心,是完全沒有設限的,愈艱難的環境,反而會刺激她展現領導與管理決心,」跟她一起共事的AMD全球資深副總裁暨運算與繪圖事業群總經理安德森(Jim Anderson)如此觀察。

也難怪,她一路走來,事業抉擇總喜歡給自己火坑跳。

在任職IBM十多年後,有著穩定高職,她卻在38歲跳槽半導體商Freescale做技術長;42歲又再跳槽AMD。當她跳槽時,這兩家公司均面臨營運低潮時期,她卻不怕難,樂於當其中扭轉乾坤的大將。

「那時我跟她說,這些公司要不是出現問題,不可能真正期待外人來救,」蘇春槐回憶,兩次跳槽,都跟女兒說,衝就對了。

接手AMD臨危不亂〉懂得聚焦 挖出遊戲機市場

事實上,2012年AMD面臨的危機,可是令許多有經驗的專業經理人,都避之唯恐不及。

這間1969年創立的老晶片廠,當時正遭受老將新秀夾殺。像是英特爾,靠著Wintel帝國與PC深厚連結仍有一定勢力;行動革命則捧出高通(Qualcomm)、聯發科。反觀AMD,最核心的繪圖晶片產品,找不到新的成長方向,營收一季就掉一成,到了年底,更被迫裁掉全球一萬多個員工,相當全公司15%人力。

當時一些媒體甚至用看好戲的心態,臆測老廠何時倒。就在那年1月,蘇姿丰跳槽AMD,從全球事業群資深副總裁暨總經理做起。

選這條最難的路,難道沒有擔憂?她笑笑解釋,也沒那麼天真,在任職前,就已檢視過AMD的優勢,「去看全球做高效能運算的公司,像這樣專利基礎扎實的,非常少,」蘇姿丰分析,只是當時的產品不夠強,需要調整。

「我從那時起,就激勵員工和自己,每天醒來,都要想著產品、產品、產品!」蘇姿丰強調。事實上,在整個訪談中,她提到「產品」字眼起碼十幾次,就可看出她天生的研發熱情。

蘇姿丰分析,AMD強的高效能運算晶片設計,適用的是需要即時大量運算的領域,比如說高畫質的電競、遊戲機遊戲,還有資料中心、大數據分析運算等;而比較崇尚日常生活使用、簡單節能的手機與平板,還有當前熱門的物聯網,就不適合。

但是高效能運算晶片,可以分兩種,有GPU(繪圖處理器),還有英特爾擅長的CPU(中央處理器),AMD在她接手前,就兩項都做,可是CPU業績並不好,難道也非公司優勢該砍?蘇姿丰卻以研發人視野堅持說,這兩樣產品,都是高效能運算領域,技術差不多。可能是需要重整產品線,還是鼓勵員工投入。

所以,即便當時行動革命熱翻天,蘇姿丰都沒心動,而是默默花了一年練兵,挑晶片商忽略的遊戲機市場,在2013年搶下遊戲機XBOX One的晶片訂單,第一場仗就打得漂亮。後來也成為索尼PS遊戲機的晶片供應商。

2015年,人工智慧成全球大勢,而且許多的公司發現,要讓這類運算做到速度與深度兼具,需要GPU與CPU一起合作,這讓兩種晶片都涉入的AMD,有了獨家優勢,更加證明蘇姿丰當初慧眼。

當年因為看上蘇姿丰的領導魅力,才決定加入AMD,現為AMD全球資深副總裁暨企業端、嵌入式與半客製化事業群總經理的諾羅(Forrest Norrod)特別敬佩她,一些要花時間才能看到成果的創新難題,她都願意等待。令人驚豔的新產品如EPYC處理器,也就這樣出現。

AMD歷經裁員砍預算,也曾遭遇一樣問題,蘇姿丰卻有自己的一套觀點,她認為,不需要去想一些矽谷大廠愛講的十年後大未來,五年內可做出來的產品,就已經足夠生存。

訓練人才有一套〉問題解決者 才是理想人才

AMD人資長暨企業傳播及投資者關係部門全球資深副總裁蔻特(Ruth Cotter),也觀察到蘇姿丰似乎天生就很有把事情看透的能耐,「她會馬上抓到重點,然後迅速聚焦在怎麼克服中間挑戰,以及取得成功。」

所以,她在AMD,每年都會先訂好五年內藍圖,再來就是確實實踐。她會把工程師分三種小組:第一組負責五年後最新世代的科技研究,第二組負責次新世代的科技,第三組負責已上市的產品,然後讓他們彼此學習。

這樣做,會讓內部學習的正向循環,很自然地創造起來,因為每個人都看到別人在學東西,自己也想進步。這讓AMD雖然規模小,卻能跟上科技潮流。

至於創新人才,該怎麼挑?蘇姿丰認為,聰明、學歷都不那麼重要,真正會跳下去解決問題的人,才是她想要的。這也是她每次面試員工,心中第一秉持的標準。其實,這也很像她自己,那個從十歲開始,就愛拆玩具、一直做研究的女孩。

如今,AMD業務成果亮眼,2016年全年營收42.7億美元,比前年增7%;2017第一季營收則年增18%,雖尚未轉虧為盈,已經可看到新氣象,證明蘇姿丰能耐非凡。

「挑戰最難的事,可以為自己創造好運!」蘇姿丰受邀到麻省理工學院的畢業典禮演講上,也不忘如此提醒學弟妹。

果然,只要像她這樣勇於冒險,不需要等待好運來臨,就能成功。

關鍵字: 科技產業綜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