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獨家直擊 夏普全球智能家電產品研發設計中心

2017年7月號

《遠見》獨家直擊 夏普全球智能家電產品研發設計中心

郭台銘「起家厝」翻轉夏普 鐵血富士康變創意樂園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17-06-27

郭台銘「起家厝」翻轉夏普  鐵血富士康變創意樂園


「鴻夏戀」幾經波折,終於在去年4月修成正果。《遠見》團隊率台灣媒體之先,深入深圳夏普全球智能家電研發設計中心,一探郭台銘在大陸的「起家厝」,用創意催生新夏普,一圓品牌大夢。

突破神祕、突破戒嚴,《遠見》採訪團隊深入富士康深圳龍華廠,在這座代工之王的「紫禁城」,富士康正在進行夏普大改造。

同一階段,「製造的富士康」,也正在努力學做「品牌的富士康」。

場景拉回2016年4月,富士康以3890億日圓(折合台幣1130億元)買下夏普66%的股份,這是台灣企業史上首度收購日本知名家電品牌。

推動夏普智能化與物聯網

一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電子代工廠,一個是陷入虧損連連泥淖的日本百年品牌,雙方經歷長達四年半的併購拉鋸戰後,富士康將如何令夏普浴火重生?

答案的線索之一,在中國大陸的深圳。

來到深圳龍華科技園區、富士康的製造大本營裡,12萬名工人輪班上崗,知名的3C產品從生產線上源源不斷現身。除了客戶和合作伙伴,嚴禁參訪。

沿著南大門往裡走到右手邊的第一間,就是1993年富士康科技集團總裁郭台銘在中國大陸建的第一座工廠。自打下第一個地樁,從製造機殼及電源供應器開始,富士康的代工帝國一路擴張,達到今日約一平方公里的廠區規模,簡直像一個小鎮。

這間郭台銘發跡的「起家厝」,本計畫轉做物流倉庫,投資夏普後,郭台銘靈機一動,將原先的工廠內部打空,只剩梁柱,重新裝潢,改建成夏普全球智能家電產品研發設計中心。

目前,這棟大樓暱稱A2,距離郭台銘在龍華的總裁辦公室,只須走路五分鐘。

郭台銘選擇在「中國第一廠」興建夏普智能家電研發中心,既是取一個好兆頭,也代表全集團正迎向新的轉折點─低毛利的組裝業務外,新增高利潤的品牌銷售。

收購夏普後,富士康組織了內部代號為BCS的「特種部隊」,意思是B次集團、C次集團和來自日本夏普(S,代表Sharp)的精英,被郭台銘派往負責夏普白電部門。

鴻海的B次集團成員,外界可能很陌生,其實這是鴻海與國際頂尖品牌共同設計產品的部門,成立已20年,每年為富士康貢獻了高達台幣5000億元的營收。而C次集團則專職模具開發。

現任BCS創新智能家庭產品事業群總經理姜志雄回憶起,去年中被郭台銘突然找過去說話。

郭台銘告訴他:「你把夏普白色家電扛起來。」

姜志雄一聽,馬上回答:「我怕我做不好,這輩子我連冷氣孔都搞不清楚,我也不會講日文。」但郭台銘沒放棄,持續說服:「你只要做一件事情,把國際頂級產品的設計DNA灌入夏普白色家電就好。」

這時候,姜志雄才恍然大悟。夏普白色家電技術先進,但缺少兩個東西,一是工業設計太傳統,二是缺乏智能化,對夏普來說,物聯網仍像是天方夜譚。

溜滑梯、遊戲室 激發靈感

儘管隔行如隔山,BCS創新智能家庭產品事業群仍扛下重任,第一項工作就是打造新夏普的研發大樓。花費台幣數千萬元的A2大樓,迥異於富士康廠房的呆板軍事化,可以說是轉型的重要見證。

「這棟大樓想表現的意義,首先它不是製造的富士康,而是創意的富士康,」A2裝修風格的總設計師姜志雄說。

共有三層樓的A2,每層面積2500平方公尺,自2016年10月展開重建,三個月完成裝潢,2017年1月19日正式啟用,皆由富士康自己採購、設計及建造。

站在中心前,宛如博物館的外觀,洋溢著人文氣質。走入室內,第一感覺彷彿踏進美國矽谷充滿遊戲風的網路公司。

從三樓溜到二樓的不鏽鋼螺旋滑梯,由郭台銘指定「標配」,且製造不假他人之手,由富士康集團內的其他生產部門負責,是正宗的Made in Foxconn。每次溜著滑梯,員工都有回到兒時的感覺。

交錯在辦公大廳中的是零食飲料吧台,隨時可以去活動的撞球桌和瑜伽室,並貼心設置了淋浴間,運動累了可以沖涼。戶外開闊的陽台上,木桌椅加遮陽傘的咖啡座,令人心神放鬆。

A2建築採用金屬、原木、玻璃和光線四種元素。姜志雄指出,由這四種元素構成的空間,讓人視野開闊,而不是自己待在一個封閉空間裡。在這裡,產品開發人員隨意穿行,享受陽光,有利於激發靈感,讓創意工作變成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二樓入囗處,特別設置了一扇格子屏風,擺放著藝術品和一些四方木箱,裡面都是空的,哲學寓意是要保持空杯心態,才能裝入更多。

而樓梯做為主要通行的管道,也改變了通常設置在偏僻角落的慣例。宏偉寬闊的24級木樓梯,設置在A2正中央,將樓層間完美的連結起來。做為通道之餘,亦可轉做階梯教室,成為同時容納100人的演講舞台。

特設的冥想室約三坪大,當腦袋思緒混亂時可來此放空,把門關上與外界隔絕,四面的烤漆玻璃牆上,隨手就能寫下想法。

冥想室的靈感源自禪宗六祖惠能禪定頓悟、明心見性的典故,在靜與動間,追求產品創新設計的渴望。

以三人為一組的辦公桌,則參考了新創設計公司的巧思,既提供更大作業空間,亦不失活動的便捷性。以人為本規劃出半開放卻又不失隱蔽性的小組討論區,不打擾同事的同時,也保證了一定程度的隱私。

「我們桌子的擺法,是沒辦法在其中找到界線的,」鴻海B次集團投資總處與經管總處副總經理李國瑜說,除了最高主管擁有獨立辦公室,其他人的辦公桌尺寸一律平等。

A2的空間設計雖然丟掉過去對富士康的刻板印象,卻濃縮了製造精華。一樓的實驗工廠可進行產品測試,二、三樓群聚工程師及設計師,從事白電新品開發,建造中的後棟,也計畫一條小生產線,提供新產品測試。

品牌轉型 答題者成出題者

樓上進行開發設計,樓下做樣品機,後棟測試小批次量產,如此的「開發一條龍」,力爭用最快的速度把研發變成產品。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僅需一週,便可驗證產品新設計的可行性。

「我畢業後來定這裡了!」5月初,40餘位來自新竹清華和北京清華大學的碩博士生前來參觀,現場仿照故宮博物院的講解模式,每人發一個耳機導覽,所有人都覺得在這裡工作太棒了。事後調查,這一團67%的人有意願在拿到學位後到富士康工作,甚至有人當場就爭取就職機會。

A2致力於顛覆框框,把枷鎖拿掉,工作方式也跟一般工廠完全不一樣。

特闢的一整面牆上,掛著姜志雄鑽研多年的「設計心法」,其中一片板子上書寫著「自由和紀律」,說明了夏普智能家電研發中心的某一種極端。

「這兩者結合在一起,是會讓人發瘋的,」姜志雄說,新的管理方式是開發人員在發想的階段可以天馬行空,當發想完畢定案了,在達到目標的路途上,則要非常固執己見,一定要執行出成果,這就是自由和紀律。

「通常自由完之後馬上要紀律,紀律結束後又馬上要自由,」姜志雄說。

素來,富士康員工常被比喻為代工大軍,每個人的腳步都要一樣,客戶說往東就往東、往西就往西,代工廠是客戶的手跟腳,腦袋在客戶那裡,客戶是出題者,代工廠是答題者。唯有部隊式的紀律嚴明,方能完成任務。

但在A2,正在透過夏普完成富士康的品牌轉型,角色必須轉換,要從答題者變成出題者。

姜志雄比喻,做代工的時候,上班第一件事情是看email,檢視客戶給你的指示;現在做品牌,已經沒有來自客戶的指示了。他半開玩笑教團隊在桌子上放一個鏡子,每天早上上班看鏡子,鏡子裡的人就是給你指示的人。「也就是自己要給自己下指令,慢慢就會轉換心境,這是和以前最大的差別。」

目前A2夏普白電的工作人員約500人,由富士康及夏普的員工組成,未來預計擴張到上千人,其中日籍員工於大阪及深圳之間短期往返出差,約有數十位。在分工上,夏普多為專利技術的提供者,搭配富士康的設計、製造及銷售能力予以整合,強強聯手,以中國為新夏普的首發市場。

「激發多國籍團隊的創意,不能靠喊口號,」李國瑜指著玻璃牆上寫得滿滿的字,包括「滿漢全席一鍵搞定」「女神的美食神器」「是哥帥還是鍋帥」「只要有鍋秒變廚神」等,這些都是針對中國市場構思夏普無水鍋的廣告詞,創意十足。

這次討論時,李國瑜當場拿出人民幣鼓勵,每有人說出一個點子便自掏腰包當場發一個紅包給他。「如果提的點子受重視,他們就會認真想,」李國瑜說,重點不是發鈔票,而是營造出共同參與的氛圍。

最後,這些所有想出來的廣告詞,全部拿去給外面的專業機構篩選,而不是主管決定,凸顯公平。最後被選中的再加發微信紅包,以示鼓勵。

富士康的未來是走向品牌。創意大樓裡面發生的一切,就是這條未來之路的新里程碑。

關鍵字: 兩岸要聞產業綜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