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C級巷弄站〉大理街愛愛院

搞懂長照ABC 17大服務報你知

長照C級巷弄站〉大理街愛愛院

空間大、環境優、人力足 互助終老的好伙伴

文 / 滕淑芬     攝影 / 蘇義傑   2017-06-22

空間大、環境優、人力足  互助終老的好伙伴


台北萬華大理街蜿蜒的巷弄內,鬧中取靜,這裡有個在地人才知道的社區關懷據點--愛愛院。推門可見寬敞的大廳,整排落地窗讓戶外的花園景致盡收眼簾,園內還種滿香草植物,療癒力滿分。

愛愛院是台北第一家私人成立的安養機構,也是長照2.0第一波三個C據點之中條件最好的巷弄站,空間廣闊、環境優美,人力也充足。

日治時代成立 長期照顧弱勢

早上9點半,一樓教室約有20位長者正配合音樂律動,跟著職能治療師施展筋骨。其中有十多位是做完運動留下來共餐的健康長者,另有兩位是臨時托顧的失能長者。

中央廚房的每日菜單就貼在牆上,有些牙口不好的老人,吃的餐食要剁碎、軟爛,也會特別注意。「很多長輩不喜歡稀飯,覺得這是老人吃的,」社工師徐段琴笑說,他們的飯就有正常飯、軟飯、軟軟飯之分。

共餐和臨托都是週一到週五,但臨托的時間更彈性,早上或下午來皆可,家庭照顧者可去處理要事,回頭再接長者回家。

來臨托的長者都有一本家庭聯絡簿,註明失能狀況和使用的藥物。一旁房間還有躺椅,讓他們午睡。

「巷弄站有社會互助的概念,讓健康老人可以支援其他衰弱或失能老人,」愛愛院祕書施定宏表示,經過實際執行之後,他們發現,臨托長者並沒有那麼好照顧。

徐段琴指著一位頭戴毛線帽的阿嬤說,阿嬤看到人,就會不斷用閩南語反覆問「你甲飽無?(台語,吃飽沒)」「我女兒在哪?」甚至常有情緒,會莫名生氣,光是為了hold住她,就要有一個照服員在旁看護。

由於衛福部僅補助C級巷弄站一位照服員,以及半個兼職人力的薪水,萬一有輕度失智長者突然跑出去,人力不足的C據點可能就會人仰馬翻。愛愛院因為有養護機構,人力編制較多,且訓練完整,可以彈性調度。

愛愛院目前有44位照服員、32位護理師,加上其他廚房、清潔等部門,全院121人,照護230位養護機構住民。

愛愛院的歷史悠久,在台灣以社會救助力量照顧弱勢族群上,早有盛名。日本統治台灣期間,24歲青年施乾奉令調查艋舺地區的貧民生活,他眼見貧苦同胞淪落街頭行乞,飢寒交迫,1923年便以一己之力創辦「愛愛寮」,收容孤苦無依的乞丐。

舊大樓拉皮 打造更現代環境

為了照顧乞丐,施乾散盡家財,並向親族借款,購買艋舺的土地,搭建草寮,更親自為收容的乞丐清理身體,教導讀書認字、養豬種菜、編笠製鞋,讓他們學習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從一開始收容30名乞丐,後來照護的貧苦族群愈來愈多,高達255人。

光復後,愛愛院仍配合政府福利政策,安置不少「路倒」民眾,都是沒有身分證、找不到家屬的遊民,有人一住30年,社會局一個月僅補助2萬6250元。目前住民中,有二成屬於社會安置對象,其他都是自費居住。

近來,原來封閉式的養護機構打開大門,迎接社區健康長者,以因應時代轉變。

「愛愛院是台灣照顧歷史的縮影,日照、居家慢慢起來,在地老化的目標是正確的,」身為施乾孫子的施定宏說,台灣老化速度太快,愛愛院住民平均82歲,平均居住時間是六到七年,照護人力成本高,若能讓衰弱長者在家中和社區的時間愈長,日後住進機構的時間就會愈短,降低社會照顧成本。

預見在地老化趨勢,幾年前愛愛院就開始為舊大樓拉皮,打造成更現代化的養護所。承襲祖父時代的仁愛扶持精神,愛愛院也會讓照護的愛綿延不絕。

【大理街愛愛院】

● 服務對象:健康和衰弱長者可來共餐,參加健康促進活動。臨托長者需經失能評估,僅收容輕度失能失智者,上限16人

● 服務內容:共餐、臨時托顧、健康促進活動

● 收費:共餐,低收和中低收入免費,一般戶每餐40元。臨托以小時計費,一小時60元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