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台灣小伙子 空降掌管數字王國

2017年6月號

29歲台灣小伙子 空降掌管數字王國

謝安救回好萊塢特效工業 推「虛擬人」再創驚奇

文 / 蕭玉品     攝影 / 張智傑   2017-05-31

謝安救回好萊塢特效工業  推「虛擬人」再創驚奇


五年前謝安接手數字王國時,公司瀕臨破產邊緣,在他帶領下,如今登上全球前三大特效公司的地位,更在VR領域闖出名聲,他是如何辦到的?

「不好意思,我還有點時差,」數字王國執行董事暨行政總裁謝安一坐定,先說了聲抱歉,提神咖啡則已備好。

滿臉倦容的他,剛結束為期兩週的商務旅行,往返於香港、洛杉磯、倫敦、台灣間,不斷飛行,飛到航空公司特別發給他一張VVIP卡,「這張卡,全世界只有十個人有。」

謝安當場掏出那張印有「Diamond+」的卡片,笑稱航空公司的人員這回特地在登機室等他,說沒看過短時間內這樣飛的乘客。

很難想像過著如此高張力生活的謝安,只有33歲。他從新北市南山中學畢業後,到北京大學念法律系、法學院碩士,接著前往香港投資銀行工作,之後擔任天行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

天行是收購數字王國的奧亮集團財務顧問,2012年,集團派當時年僅29歲的謝安前往洛杉磯,接下數字王國CEO的位置。

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是好萊塢知名電影特效公司,25年前由《鐵達尼號》導演詹姆士.卡麥隆(James Cameron)創立,曾用電影毀滅世界九次、得過九座奧斯卡獎,負責《侏儸紀公園》《明天過後》《阿波羅13》《玩命關頭8》等經典大片的特效。精準一點地說,全球影迷們對於恐龍、世界末日、外太空的想像,其實都是從數字王國來的。

他大刀闊斧整頓〉裁員、減薪 搬遷製作基地

但謝安接手時,數字王國只是一間瀕臨破產的公司。沒有現金,訂單又少得可憐,一個月花費將近700萬美元(約台幣2.1億元),不知道錢要從哪裡來。

五年後的今天,數字王國卻欣欣向榮,CEO的位置,已經很多人願意做。但謝安說,「五年前根本沒人想當啊!很多人把我說得很好聽,以為接CEO是個好差事,答案是誰接,誰倒楣。」

謝安一個東方年輕小伙子,內部必須大刀闊斧裁員、減薪;外部又面臨加州高賦稅。當時好萊塢一票電影特效公司不是倒閉,就是遷移。

而謝安要做出的最大抉擇,是思考該將數字王國的製作基地搬到哪裡?

全世界對影視產業補助最優渥的地方在倫敦,他卻決定不去倫敦,而是花兩年,將公司核心的藝術家,慢慢遷往溫哥華。

「溫哥華離洛杉磯比較近,員工情感較接受,」謝安一語道破,數字王國最大的資產是人。他強調,特效不是電腦程式,按按滑鼠就會天崩地裂,特效要靠藝術家的品味、想像力,不能用死板板的財務數字來判定。

因此,為了和員工搏感情,感恩節時,他會帶上兩瓶酒拜訪員工,一起禱告、一起吃火雞大餐;聖誕節時,他又化身聖誕老人,雙手拎著禮物,到員工家陪孩子玩PS4。

在謝安耐心帶領下,數字王國一步步從破產邊緣,爬回今天全球前三大特效公司的位置,辦公室分布五個國家、八個城市,員工超過1700人,市值從五年前的2億港幣,如今已達80億港幣(約台幣310億元),「我可以很負責的說,我們帳上現金流就有7000萬美元,這在特效公司,幾乎不可能。」

他大膽布局未來〉押寶VR、「虛擬人」錢景

但最近數字王國卻遇到股價波動,持續下跌?

謝安解釋,原因在新事業虛擬實境(VR)的布局。過去兩年,數字王國花了1億7000萬美元進入VR市場,陸續收購、投資、製作VR內容,市場回饋卻還沒那麼快。

「你不能因為股價波動、市場的期待改變方向,我們丟的是未來,VR就是未來。」由於數字王國創意總部仍留在洛杉磯,矽谷一有風吹草動,謝安都能探知。他看見Google、臉書、微軟等科技巨擘,如何大手筆地投資VR產業;加上他認為,人類在追求娛樂的過程中,一定是愈來愈沉浸,VR絕對是大勢所趨。

事實上,相較於全世界的VR公司,都處於摸索商業模式的階段,去年底,數字王國靠著直播王菲「幻樂一場」的VR演唱會,已經獲利。

除了VR,「虛擬人」是數字王國更具噱頭的技術。謝安上任前,數字王國便用虛擬人做了不少事,包括讓已故饒舌歌手吐派克•夏庫爾(Tupac Shakur)在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Festival)上驚喜復活,惹得瘋狂樂迷們頻頻尖叫:「我就知道他沒死!」美國共和黨、民主黨還接連打電話來,要求做出前總統雷根和甘迺迪的虛擬人,為候選人助選。

但虛擬人是在謝安手中被發揚光大。他首先成立虛擬人部門,在好萊塢,讓虛擬人作演員替身;在大中華區,則簽下鄧麗君、梅艷芳兩大逝世巨星的IP,推出各種活動試水溫。

2013年,鄧麗君的虛擬人首次出現在周杰倫演唱會上,合唱了三分多鐘的曲子。經過幾年發展,今年5月,虛擬人鄧麗君已能和真人演員演出舞台劇,並演唱多首歌曲。

鄧麗君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鄧長富指出,虛擬人鄧麗君剛剛做出來的時候,他簡直被嚇壞了。西方藝術家不熟悉東方人說話的方式,導致鄧麗君一開始是用迪士尼歌舞劇的方式,唱著婉約小曲。

隨著不斷磨合、調整,如今的虛擬人鄧麗君,舉手投足都唯妙唯肖。軍人出身、行事嚴謹的鄧長富直稱,「謝安帶領的數字王國,是非常講求細密的團隊,任何事情都用科技的精神做好。」

他攜手人才逐夢〉看好台灣創意 在台設基地

攤開數字王國的歷史,CEO包括詹姆士.卡麥隆、《變形金剛》導演麥可貝(Michael Bay),沒人有台灣背景。而那些聽來咋舌的VR、虛擬人先進技術,現今因為謝安的關係,創意基地被設在台灣。

「台灣最棒的是創意人才,」謝安觀察,全球版權發達的時代,台灣從來不缺創意,好點子永遠是自己發想。他始終看好台灣的創意,因此找了綜藝教父王偉忠、hTC前執行長周永明加入數字王國,一同尋夢。

每回見謝安,他像是老練的CEO,有條有理說明數字王國的事業。但他的另一面,則是周到地和每個人話家常,不失33歲應有的淘氣,「哪有!這五年我老超多的!」他幽幽地說。

謝安透露,只要試一天他的生活,可能會想撞牆。上一個小時,他可以和好萊塢環球、福斯等電影公司巨頭開會,下一個鐘頭,眼前就坐著美國中情局、密情局的官員,「所以一定要苦中作樂,讓自己開心、正面,才能克服壓力。」

因為工作繁忙,每次返回台灣,都只能來去匆匆,但謝安對故鄉仍懷有深刻情感,常和三創生活園區董事長郭守正等朋友,討論創新、創業議題,也深知台灣年輕人的惶惑。

他以切身經驗為例,鼓勵台灣人才要有信心、正能量,不要妄自菲薄。像他高中畢業離開台灣,在中國大陸念書,接著到香港、美國工作,「我遇到的機會,從來沒有因為我是台灣人而少過。」

關鍵字: 產業綜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