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旅人 Cass】

比利時:最難的永遠是開始

文 / 吟遊旅人 Cass      2017-05-18

比利時:最難的永遠是開始


再次睜開雙眼,跨國火車依然高速的向比利時直行,下意識的先檢查身上重要的東西。幸好,一切都還在。我放心的深吐了一口氣,視線又回到窗外,外頭的景色已經從一片綠意盎然,轉變成方正的水泥建築,兩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列車開始廣播即將抵達布魯塞爾。

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我竟然踏上了三個不同的國家。我一邊讚嘆著現代交通的便捷,一方面又有點惋惜著這樣的轉機轉車,卻沒辦法好好的花時間參觀遊覽。

身為歐洲的樞紐,也貴為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有著北、中央以及南三個車站,此時火車抵達的是布魯塞爾的南站,將行李扛下了月台,眼前充斥著白人、黑人、拉丁人、亞洲人各式種族奔走四竄,牆上個個熟悉的英文字母正以全新的方式排列,我研究著站內的地圖。在充滿著線條的大紙上,延伸出跨國火車、地鐵、捷運與公車系統,我再度向四周張望,大半數的路人都比我高過一個頭,我彷彿闖入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般,腦中開始出現些微的暈眩感。

由於沒有網路,只好透過昨天預先拍攝下來背包客棧的路線說明,勉強找到了店家建議的捷運線,我跟著遠方指示的方位往前,轉了幾個彎後竟然找不到後續的路標,一時之間方寸大亂。我試著保持冷靜,決定去詢問服務處。在人潮最繁忙的大廳,服務處前面早已排滿了人潮,等待完長長的人龍好不容易輪到我,服務人員的態度卻不是很親切,一番雞同鴨講後,我感受到後面人潮的壓力,於是只好摸摸鼻子,重新走回看地圖的原點,再度跟著指標謹慎地前進。

這一次,好不容易繞到了戶外,找到了候車月台,由於功課作的不夠,不熟悉比利時的車票系統,買了一張一小時的車票,順手打了卡,原本以為終於步上了軌道,無奈左等、右等,幾乎所有別的班次都來了兩遍以上,卻遲遲不見我的那班到來,隨著等待時間超過一個小時,我的車票失去效用,頓時我身陷一種無助與絕望的深淵。

人家都說火車站人蛇雜處要小心扒手,而我又一個人隻身背著兩個包包還有一個行李箱,十足肥羊姿態,沮喪之餘,還是硬逼自己強打起精神,都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也沒辦法說放棄就放棄。

我再次打開了之前拍攝的交通資訊,努力的研究著住宿處的地址與附近的交通,後來被我找到了搭乘地鐵的方式,狼狽背起了大包小包的我,再度轉移陣地,在地鐵站重新購買了一張車票,順利搭上了地鐵,脫離了這個讓我鬼打牆兩個小時的車站。

人家說老天關上了你一扇門,同時也會幫你開啟另一扇窗,對我而言,老天既然要考驗你,就不會讓你輕易過關。好不容易抵達住宿處附近的地鐵站,一到出口處,映入眼簾的是一連串長長的樓梯。沒有電梯、更沒有手扶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才將近20公斤重的行李箱與身上的背包狼狽的扛上出口。

出了地鐵,終於進入市區,四周高樓、餐廳林立,許多人愉快的坐在露天座位區喝著啤酒,我的心情總算開心起來。

10分鐘後,我抵達了我預訂的住宿處。這間名為2GO4的背包客棧,在網路上有不錯的評價,環境相當乾淨,我在心中作出了雙手舉高大聲歡呼的姿勢,強忍住眼淚將護照遞給櫃台人員,確認了訂房資訊,名字與護照,他安排我入住了位於四樓的6人房。正當我天真的以為今日的苦難總算結束,櫃台人員的聲音招喚我回現實。

「另外跟你說聲不好意思,現在的電梯正在維修,所以可能要麻煩你爬樓梯。」服務人員告知我這個殘酷的消息,從他的口中我卻聽不出任何的不好意思。

我悲慟的站在樓梯前,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畫面,我置身在充滿泥濘的戰場上,在撤離的過程中已耗盡力氣,肩膀上扛著受傷兄弟的臂膀像顆巨石一樣,我死命拖著、爬著、拉著,臉頰流下的不知是淚還是汗,胸膛浸溼的不知是汗還是血,我終於,終於把全部的家當扛上了四樓。

進了房門,我看見潔白的床,二話不說癱倒在床上。

「好漫長的一天啊…..這就是旅行啊…」我低喃,臉頰還冒著汗。

『沒關係,我正踏在夢想的路上!』想到這裡,我笑了。

也許是緊繃的心情終於得以紓解,我臥倒在床進入夢鄉,當我昏昏沉沉的睜開眼睛,房間多了一個人影,他意識到我醒來,不好意思的跟我揮手示意,既然已經睡醒,我索性坐起,痠痛的身軀正喚起了我早先歷經的浩劫。

眼前這間六人房空間還算舒適,三大張雙層床分居三個牆邊,我選了一進門正前方的床位,年輕男子在我的隔壁床,我們很有默契地都選中了其中下層的位置。牆上有一台運作很差的冷氣,嗡嗡作響的聲音讓人心煩,卻沒能帶走密閉空間的煩悶。我起身去門口旁的廁所,用冷水洗臉振奮一下精神。

一邊把臉擦乾,一邊走回我的床位,跟年輕人再度對眼,我主動的打了聲招呼,也許是難得遇到一個人可以講話吧,年輕人變得十分熱情,他來自德國,年紀非常輕才20歲,名字叫做Toby,身材非常高瘦,帥氣的臉蛋上可見青春的痕跡,此時正利用暑假假期跑來比利時旅行。

Toby的健談,顛覆了我對於德國人嚴肅古板的印象。他的英文講得相當流利,在一連串對談下來我的英文有點招架不住,但他很有耐心地幫我解釋著比較艱深的生詞。聊得正愉快,肚子卻不斷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響,他很有默契的詢問我要不要去外頭吃點東西,我們相視而笑,一起走到了大街,在比利時的第一餐,我們一起在快餐店享用比利時最出名的薯條。填飽肚子後,話夾子還是停不下來,Toby便問我要不要去酒吧喝杯酒。

基本上我在台灣是不太愛喝酒的人,但在決定來國外時,我答應著自己要放開包袱去體驗人生,於是便順口答應。跟隨著Toby,他選了一個有露天座位的餐廳坐了下來,看來一下酒單,隨便選了一款便宜的酒,又開始小聊了一會,卻不見服務生的身影。我本來想要起身去找服務生過來,但被Toby攔了下來。

「招服務生的行為不是很禮貌,通常他們忙完就會過來。」Toby解釋。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一位帶著笑容的女服務生就走了過來,Toby幫我一起點了酒,我們就悠閒地坐在椅子上欣賞著傍晚的街景。

酒上了桌,我們互敲了酒杯,敬他正值的年輕,也敬我獨闖的勇氣。大口將沁涼的酒水灌下肚,小麥的香氣與啤酒的苦澀,交織成一種青春狂妄的滋味。

「敬!敬我倆的旅程。」

清脆的敲杯聲再度響起,我在比利時,用這一杯酒敲響了這十個月旅程的起跑鐘。

酒酣耳熱之際,我們隨著人潮來到了著名的比利時大廣場,那曾被文豪雨果誇讚為世界最美麗的廣場。置身其中,四周時間彷彿回朔至幾百年前,那新歌德式的建築風格結構嚴謹且華美,迷幻的七彩燈光打在建築上,紅的、紫的、藍的、綠的,不停的更替切換,四周的遊客們手拿著罐裝啤酒,或坐或躺,讚賞著眼前古典藝術與現代科技的結合。

我轉頭看看Toby,他也正目瞪口呆的欣賞著眼前的一切,不久他發現了我的目光,給了我一個滿足的微笑。

這一晚,我們不急著回家,太美了,我們捨不得。

旅途未完,待續...

作者介紹

血液裡流著自由的因子,嚮往著遠方,渴望著飛翔。想要帶著相機看遍世界各個角落,用攝影紀錄回憶、用畫面傾訴心情,喜歡用自己的角度欣賞世界,用自己的雙腳實踐夢想。

【想瞭解更多旅遊記事,歡迎至吟遊旅人 Cass部落格臉書粉絲團

關鍵字: 全球焦點旅遊


專欄介紹

吟遊旅人 Cass

吟遊旅人 Cass

血液裡流著自由的因子,嚮往著遠方,渴望著飛翔。想要帶著相機看遍世界各個角落,用攝影紀錄回憶、用畫面傾訴心情,喜歡用自己的角度欣賞世界,用自己的雙腳實踐夢想。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吟遊旅人 Cass
血液裡流著自由的因子,嚮往著遠方,渴望著飛翔。想要帶著相機看遍世界各個角落,用攝影紀錄回憶、用畫面傾訴心情,喜歡用自己的角度欣賞世界,用自己的雙腳實踐夢想。

部落格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