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情的萌芽─接吻

文 / 一流人      2017-05-23

戀情的萌芽─接吻


接吻在人類的歷史上已有相當長的歲月,有人說它起源於打招呼、表示禮儀;有人說它原本是一種宗教行為;也有人說它是由咬東西以示主權的習慣演變而來,總之眾說紛紜。不過,追溯至太古時期,當時幾乎沒有烹調食物的方法,因此母親必須先將樹果等堅硬的食物咬碎,接著口對口餵給嬰兒吃,以幫助嬰兒消化,說不定這才是最初的起源。

古羅馬也有表示尊敬、友情或打招呼的吻,而示愛的吻也分成日常生活的輕吻與飽含情慾的熱吻。「接吻文化」如此成熟的古羅馬,擁有許多在希臘幾乎看不到的「側重內心情愛的詩」(抒情詩)。

吻我吧,吻我千遍,吻我百遍,

再吻我千遍,再吻我百遍,

吻我千千遍,吻我百百遍,

千千百百的吻,

融合在一起,分也分不開。

―卡圖盧斯(Gaius Valerius Catullus),〈萊斯比亞(Lesbia)之歌〉第五首,西元前一世紀

原本受到高歌讚頌的吻,到了受基督教道德觀宰制的中世紀,卻多半成為「猶大之吻」之類的宗教題材。猶大親吻耶穌,是為了出賣耶穌、指認耶穌給追兵看,當然沒有愛情的成份。以撒(Isaac)在舊約聖經「以撒的犧牲」中親吻兒子,以及在新約聖經中親吻耶穌的腳,全是宗教因素,聖經中含有愛情成份的吻,就只有原本就是戀愛詩的「雅歌」而已。

可是,這並不代表一般民眾否定戀愛之吻,只是沒有留下記錄而已。和裸婦畫相同,甜美的接吻文化也在文藝復興時期正式回歸,比如喬凡尼‧ 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的《十日談》(The Decameron)中,就不時有男女之間的接吻橋段。

哈耶茲的《吻》,恐怕是接吻男女的畫作中最廣為人知的作品。哈耶茲是十九世紀義大利的新古典主義畫家,筆下的作品多為浪漫題材。其實,許多人也喜歡稱呼這幅畫為《羅密歐與朱麗葉》(儘管沒有證據能證明本畫與戲劇《羅密歐與朱麗葉》有關),想必是他們的穿著令人聯想起古代北義大利的男女(雖然實際上差異頗大),或是這種男女祕密約會的場景,使人想起維洛那的悲戀故事吧(《羅密歐與朱麗葉》場景即設定在維洛那)? 幽暗的地下室以及左後方門邊疑似第三人的影子,在在暗示著畫中男女正瞞著別人偷偷幽會。

圖說:范切斯科‧ 哈耶茲(Francesco Hayez),《吻》(The Kiss),1859年,米蘭布雷拉畫廊男子托著女子的頭,深情一吻;女子依偎在男子懷中,曲線優美,洋裝上的絲綢光彩奪目。本作品的戲劇性與高超技巧,使它深受電影界與廣告界歡迎。當時正逢義大利統一運動時期,因此有人認為這一吻暗喻著義大利與法國的結盟。


本文節錄自:《情色美術史:解讀西洋名畫中的情與慾》一書,池上英洋著,林佩瑾譯,時報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