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星光,有時月圓

文 / 一流人      2017-05-29

有時星光,有時月圓


天下沒有絕對的利害得失,善用利害得失之人可以扭轉乾坤,反害為利;不善用利害之人,太阿倒持,點金成鐵。所以,利害之用常是因人、因時、因地、因勢而有不同,參透箇中真理,方能真知利害。本省諺語說得好,「有時星光,有時月圓」。

刀柄有什麼用

禪宗石頭宗的大師希遷禪師,有一天,與弟子石室和尚一塊兒爬山,到了半山腰的一條小徑,有枯枝擋路,石室和尚轉頭對希遷禪師說:

「師父!柴刀拿來,讓我來砍除這些樹枝!」

待他回身,正要接住師父遞來的柴刀時,卻嚇了一跳,忙說:

「師父,請將刀柄給我!」

希遷禪師對著徒弟大喝:「刀柄有什麼用?」

—刀柄有什麼用?石室和尚當下頓悟,跪倒山間小路,拜謝師父的啟迪之恩。

綠葉有什麼用?螺絲釘有什麼用?網鳥的網羅,只須一個孔網住鳥,那麼,其餘的孔有什麼用?世界上太多沒有用的東西,但是,失去這些沒有用的東西的支撐,有用的東西往往就無法發揮其效用,有用無用常是相須為用,那麼,有用無用要如何鑑別呢?

東郭子問莊子:「所謂『道』惡乎在?」

莊子回答:「無所不在!」

東郭子要求莊子說得具體些,莊子說:

「在螻蟻」、「在稊稗」!

東郭子大為驚詫:「何其下邪?」「何其愈甚邪?」

沒想到莊子最後竟然說:「道在屎溺。」

東郭子想:莊子大概「頭殼壞去」,在說瘋話,連應都懶得應—飲食是人生大事,誰都能認同:但是,屎溺這等骯髒污穢的事也能見「道」嗎?然而,誰又能只吃不排泄呢?如此簡單的道理,卻常常令人想不透,難怪莊子會躊躇志滿的嘲笑世人:

「人皆知有用之用,不知無用之為大用!」

孫子曰:「智者之慮必雜於利害;雜於利而務可信也,雜於害而患可解也」(九變篇)—陽光所照之處必有陰影,只是陰影的大小常隨光源的角度而異,這乃是宇宙必然現象,就如「光之所至,影必隨之」,任何一件事,「利」、「害」常是相伴而生,差別則在於利多害少或是弊多利少。所以,孫子認為:一個有智慧的人,在作一件事之前必定仔細考慮其中的利弊得失!在規劃利的時候,同時考慮到可能產生的弊害,目的是要消除伴隨而生的弊害;而思考弊害時,除了希望事先發現弊害而可未雨綢繆、防患未然,同時也要了解害中是否還有可以運用的利。不過,「慮必雜於利害」是未雨綢繆之道,在運用之時切不可過分執著於主觀上所認定的「利」、「害」,因為,害有時可為利—置之死地而後生,陷之亡地而後可存;利不能善用有時為害—曹營三十萬水陸精銳竟為東吳與劉備合組的五萬水師所敗,苻堅八十萬大軍不能破東晉三萬之眾。

老子告訴我們:「執者失之」—天下沒有絕對的利害得失,善用利害得失之人可以扭轉乾坤,反害為利,化腐朽為神奇:不善用利害之人,太阿倒持,點金成鐵。所以,利害之用常是因人、因時、因地、因勢而有不同,參透箇中真理,方能真知利害。本省諺語說得好:「有時星光,有時月圓。」

所以,孫子說:「音符不過宮、商、角、徵、羽五種,而五種音符的變化譜出千萬種樂章;顏色不過紅、黃、藍、白、黑五種,但是五種原色的變化卻可調成無數顏色;口味不過酸、甜、苦、辣、鹹五種味道,而天下數以萬計的各色菜餚也不過是這五味的變化;作戰之道不過奇、正兩種方式,而奇、正之道的變化也不是言語可以說盡的—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嚐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無端,孰能窮之哉」(兵勢篇)!以利為利,以害為害,這是正道;以害為利,以利為害,這是奇道。奇正之道的錯綜運用,其間的變化之道,又哪裡是言語文字能說盡的呢?


本文節錄自:《讀懂孫子兵法:發揮人生戰鬥力》一書,嚴定暹著,好優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Anders Jildén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