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里典到郡守,秦朝這套制度用了兩千年—郡縣制

文 / 一流人      2017-05-27

從里典到郡守,秦朝這套制度用了兩千年—郡縣制


經歷了前幾節的公務員培訓,你總算出師了,從此要像那些被耍的猴子一樣,一聽見鑼響就成群結隊「噌噌」爬上那根名為「仕途」的竹竿,哪怕抬頭都是屁股,低頭全是笑臉……是的,我知道你迫不及待(要升官發財)了,我們趕快開始吧。

宰相起於州部,猛將發於卒伍。在基層磨練多年後,你實現了在這個時代的第一次人生飛躍,當上了街道居委會主任,正式稱呼應該是「里正」,出土秦簡則記為「里典」,有觀點認為是為了避始皇帝的諱(當時「政」和「正」相通)。

你對這職位很熟悉,就是「里」的管理者,「里」是最基層的行政單元,與國家的關係相當於細胞之於生物體。秦朝官府相當重視鄉、里一級的基層建設,《商君書》認為國家有案件發生,如果只能由十里之內的基層官府來審理,這樣的國家就弱;如果五里內的基層政府就可以判斷是非曲直,這樣的國家就稱得上強大。 瞧瞧,「五十步」和「百步」的區別這麼大。

嶽麓秦簡的《尉卒律》規定:三十戶以上各設一位里典、一位伍老;不夠三十戶就和鄰近的里合併,共同設里典、伍老。他們都是大家推舉出來的德高望重者,「置典、老,必里相推,以其里公卒、士伍年長而毋害者為典、老,毋長者令它里年長者。」對你的任命有個專有名詞,叫「率敖」,因為「率敖當里典之謂也」。

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心頭湧起一股國家最基層首長的自豪感,欣然走馬上任了。里典上任,三把火

你的日常工作十分繁雜,首要任務是保證轄區內治安。另一冊《回到秦朝大冒險:穿衣吃飯,全部從頭學》的〈衣食住行〉一節說過當時的「里」都是封閉式結構,外面有牆、進出有門,以防歹人混進「里」中;「里」的大門由你手下的「里監門」每天早晨開門、晚上關門,並像社區保安那樣盤查進出人等;有時還得小心火災,按《法律答問》的說法,如果不小心失火連帶燒毀了里門,就得罰一面盾牌,雖然沒明說具體罰誰,但可以想像作為里典的你首先要承擔責任。

一旦罪案發生,你要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並及時報告求盜、令史等,《奏讞書》中那起「不知何人刺女子婢最里中」一案,最先趕到的正是里典「贏」。《封診式》好幾個案子都有里典的身影出現:〈封守〉中,令史查封一戶人家,作為里典的你也要在場接受訊問並作證;〈經死〉裡,作為里典的你則向上級報告「里」的一起上吊自殺案;〈癘〉中,作為里典的你又解送來一位士伍,因為你懷疑他得了傳染病;〈穴〉中,有士伍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人用打洞的方式偷走,你也得跟著令史去現場進行勘驗;〈亡自出〉中,你又要處理一位逃亡者的自首……

假如這些罪案是因你的失職而出現,沒什麼好說的,首先就要處罰你,就是前面說過很多次的「連坐」 —

強盜入室殺傷了住戶,他高聲呼救,但鄰居、伍老和作為里典的你偏偏都不在家,鄰居可以不予論處,你和伍老卻要被論罪。

好在安定團結的局面仍是秦朝社會的主流,有案件發生的情況畢竟是少數,你們的日常工作還是對居民的各種管理,比如對本里居民進行戶口登記,向他們收取租賦、徵發徭役等,至多需要排解鄰里之間的矛盾。比如《封診式》有份〈毒言〉爰書:某里二十來人把一位士伍丙解送到官府,聲稱他「有寧毒言」(口舌有毒),里中有祭祀,誰也不願意和他共用飲食器具,平時也不和他一起吃飯,其實無非是罵人罵得狠了些而已,官府詢問之後,在爰書上記下:士伍丙沒有毒,沒有其他過犯。算是還了他一個清白。

幾年後,你因表現出色被提拔到「鄉」,是「里」的上一級管理機構,二者大體對應如今「村」與「鄉」之間的關係。商鞅變法時期,曾經「集小都鄉邑聚為縣」,鄉治(鄉政府)的所在地被稱為「離邑」,縣治(縣政府)所在地則被稱為「都邑」。

這一級官吏首推鄉長,正式稱呼是「鄉嗇夫」,里耶秦簡就出現了「鄉嗇夫以律令從事」的記載;有時可簡稱為「鄉夫」,如「卅二年正月戊寅朔甲午啟陵鄉夫敢言之」;或者按照《封診式》的說法,叫「鄉主」。假如能坐到這個位置,你的「年秩」將達到「有秩」這一級別,《漢書.百官公卿表》記載每個鄉都要設「三老、有秩嗇夫、游徼」。

鄉嗇夫的職權範圍相當廣,你掌握著全鄉的戶籍資訊,收稅、徵發徭役、徵兵等工作自然也是一把抓,還會參與一些案件的審理工作。《封診式》有一份爰書記載,某里的五大夫請求將自家婢女施加「黥劓」之刑,縣丞要求鄉主釐清案情,並以書面形式進行彙報。顯然,作為鄉主的你發揮了代理審訊的作用。另一份爰書則記載了一名逃亡者投案自首的經過,同樣是由鄉主記錄下來。另外,你和屬官們還有權對百姓的各種經濟活動進行管理:給民戶授田,為他們的田地劃分疆界,監督農耕、指導放牧和飼養禽畜,對這些工作進行評定……

除了鄉嗇夫,鄉政府中另一個地位很高的職位是「三老」,不是三個老頭,而是當地年高德劭的年長者。他們的任務據說主要是負責「教化民眾」,不過在講究「以法為教,以吏為師」的秦朝,道德教化恐怕不太受重視,所以這一職位很可能只是擺設。他們只在〈陳涉世家〉出現一次,而且倒向了官府的對立面:陳勝拿下陳城之後,曾經「號令召三老、豪傑與來會計事」,他們好一通吹捧,說陳勝討伐「暴秦」有功,應該為王。

鄉一級的其他官吏還包括負責逮捕盜賊等治安工作的「游徼」,作為鄉嗇夫副手的「鄉佐」,以及一些業務性較強的官職,如主管耕田、糧倉、廄苑等重要設施的吏員,他們既要接受你的領導,也要接受縣一級對口上級—如田嗇夫、倉嗇夫、廄嗇夫等的指導,這些吏員統稱為「鄉官」。

和鄉、里平行的還有「亭」。傳統觀點認為鄉下面是亭,亭下面才是里,但尹灣漢墓簡牘《集簿》中,亭卻和郵列在另一欄,顯然與鄉、里屬於完全不同的體系。合理推測亭應該是官府在險要位置或重要場合專門設置的獨立機構。

從史料記載來看,驛道、關津、市場都設有「亭」,其設置頻率是「十里一亭」,有觀點認為是居民居住的「里」,也有觀點說是公里的「里」,白起自裁的地點杜郵亭就是「出咸陽西門十里」。亭相當於基層派出所,「所長」叫亭長,也叫亭嗇夫,副手叫亭佐,手下有一些亭卒,有類似傳達室阿伯那樣負責給亭「開閉掃除」的亭父,還有專門負責抓盜賊的求盜。

圖說:「上計」場景圖。


本文節錄自:《回到秦朝大冒險:一不小心就觸法,躺著也中槍》一書,張述著,時報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