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izoid】梁清

《搖滾芭比》打破那道牆、跨過藩籬

文 / 梁清      2017-05-11

《搖滾芭比》打破那道牆、跨過藩籬


有人說,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在生老病死面前,人人平等,無論你多有錢、擁有多高地位和權力、長得多麼貌美與英俊,在它面前都不得不低頭、不能不面對,你無法阻止生老病死到來,在人生盡頭處,也只能無奈迎接它;還有人說,這個世界並不公平,人人並不平等,從你出生張開眼那一刻,就開始了不公平的待遇,在權力、金錢、財富、長相、身材、膚色、男女、種族、國家...面前,注定有人會比較好、有人比較差,"比較"就是人生中最大的不公平,哪怕是愛情裡,都充滿著人與人的比較。

有比較就會有自卑與不甘心,這種情緒會帶來欲望,人類行事除了本能與感覺外,欲望是一切主因,「我想要什麼,所以我要得到它,要得到它,我必須得先怎麼做」,成功和失敗又會帶來更多情緒,情緒或長或短,卻會影響著這個人接下來人生,繼續往前走或著停滯不前、走向顛峰亦或一蹶不振,這些都是自己的選擇沒錯,但大多數人都無法預知後果與結局,所以我們始終在後悔,懊惱當初不該做決定、不該走這一步,對有些人事物可能後悔還來得及,然而在人生中,絕大部份是無法後悔的。

海德薇格並不是真得想變性,他只是愛上了一個男人,年輕的他懵懵懂懂,卻有著追愛的勇氣,在那個東西德被柏林圍牆隔開分離的年代,海德薇格愛上了這個男人,想和他在一起,這份勇氣讓他願意離開自小長大的熟悉地方,前往那象徵著自由與奔放的美國,他只是沉浸在愛中的喜悅,而這份愛情是如此美好,洋溢著年輕與熱情,海德薇格愛男人卻從未想過當女人,從小父親與母親的差異對待或許養成他女性化性格,可他並不想變成女人,應該是說「和母親」一樣的女人。

「要想得到什麼,需要付出代價」,就算現今同性婚都尚未全球合法,更何況是保守的70年代?海德薇格要跟著路德去美國只能以家眷身份去,他們得先結婚,海德薇格只能是女人,於是為愛變性,做出犧牲,繼承了母親的名字,逃離了這堵牆(柏林圍牆),這個犧牲他願意,以為從此後自己就能展翅高飛,做盡自己想做的事,那些以往只能在電台裡聽到的搖滾歌曲與樂手像是Iggy Pop和David Bowie,甚至都可以去追求了,然而,愛情是有保存期限的,那些看似最美好的,其實最容易變質。

海德薇格變性失敗,原本有的六吋男性象徵變成一吋小肉球,預想中的女性象徵兩天後就合了起來,他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剩下的只有愛情,而愛情卻離他而去,路德愛上了小鮮肉,像原本的他一樣的小鮮肉,突然間,過去這些犧牲都不再有意義,柏林圍牆倒塌了,在海德薇格心中卻豎起了另一道圍牆,他看著自己的肉球,無法接受,畫起了濃妝,打扮成女人,唱著那些憤怒與傷心的歌曲,但他看著自己的肉球,自卑難過。

後來遇到湯米,這個17歲如白紙一般的少年,在湯米身上看到了純真,聖潔般不可侵犯,如果說初戀是懵懂無知,那麼這次海德薇格是真得傾盡所有愛上這個人,他倆在一起時海德薇格寫出好多首歌,那是他的心聲也是愛意,我們愛上一個人就覺得對方是全世界上最美好事物,只想給他最好的,看起來傻氣,但真心,然後希望對方同樣付出他的真心,同樣如此對待自己,兩情相悅不過如此。

如果說路德代表同性戀,那麼湯米所站的位置就是異性戀,海德薇格以為湯米能夠接受這樣的自己,他再次被背叛了,湯米帶著兩人的創作一舉成為明星,而海德薇格只能帶著不甘心與憤怒在一間又一間的小店演唱,待遇天差地別,其實觀眾都看得出來,若最初海德薇格對湯米坦白,那麼湯米不一定會對海德薇格產生別漾情愫,亦或著湯米就會接受她,坦承需要勇氣,可連海德薇格都無法接受自己的身體,那又怎能奢望別人會愛他、接受他呢?

愛越深恨越深,海德薇格究竟是無法接受湯米將這些歌拿去唱並說是他所創作的不甘心,還是湯米摸到他身體後瞬間流露出的驚恐與厭惡,我倒覺得是他對於自己身體的憎恨,他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那他究竟是什麼?海德薇格迷失了自己,這些迷惘讓他緊抓著對湯米的情感不放,「一放手就會倒下了啊!那自己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意義不就全沒有了嗎?」,是啊,我們都曾在愛中經歷過這種情緒所以可以理解,無論海德薇格身體多特殊、所愛的是何種性別,在愛情裡,他只是個傷心人,與許多人同病相憐,沒有什麼差別。

伊薩克是在最不對時機裡出現的那個人,他是男身女心,為了海德薇格可以一直以男性裝扮出現、可以忍受海德薇格對湯米的念念不忘、生活完全以海德薇格為中心,但在愛中誰又可以一直忍受呢?代表雙性的伊薩克,依舊不是海德薇格所要的,也許海德薇格最想要的只是有人能夠愛他、接受他的一切,可他不愛自己啊,自己都不珍惜自己,自然反映在別人眼前的就是可以如此對待你,許多時候不是他人眼光有惡意,而是你自己看自己都充滿惡意,認為其他人看你也是如此,於是深陷在這個泥槽裡,越陷越深。

「你變成了誰的模樣,困在這陌生的地方,想後悔卻發現已付出了代價,當你迷失了方向,請記得我為你歌唱,越過黑暗走出這詭惡小鎮吧」,當海德薇格放開一切,他打破了那道深埋在心中的高牆,所有一切都已無所謂,是男是女是什麼性別、愛著什麼人、唱些什麼歌,這些都已不再重要,當海德薇格拋開一切束縛,赤裸坦然從黑巷走向光亮大街,我們知道,這面牆終於倒塌,他的身體與心靈都自由了,當你都不愛惜自己,憑什麼要別人愛你,當你懂得照顧自己,無懼(視)他人目光,還怕沒人愛你嗎?

會寫這片原因是之前狂氣那篇文中有提到絲絨金礦這部愛片,很懷念所以重溫了一次,看完後突然就想起了本片還有洛基恐怖秀,搖滾芭比原本只是在小酒吧演出的音樂劇,廣受好評後躍上百老匯,不僅獲得最高榮譽且開始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多數國家每年都有搖滾芭比的舞台劇上演,已經可以說是固定展品,台灣也曾有中文版演出,可惜台灣接受度不高,僅演出一次就沒有了,本片於2001年上映,由John Cameron Mitchell自編自導自演,他和Stephen Trask兩人共同創造出了這些經典歌曲,全片歌曲貫穿整場,海德薇格的心聲全唱給觀眾聽,搭配華麗誇張的服飾妝容,就像是場秀,聲色效果俱全。

我們陪著海德薇格一起走過這些心路歷程,歌曲是靈魂,藉由這些歌詞更容易進入他的世界,有很多人看完電影後便愛上了「The Origin of Love(愛的起源)」這首歌,歌詞呈現出的涵義柔美細緻,不過我本身偏愛的反倒是同名歌曲「Angry Inch(憤怒的一吋)」,因為我認為「變性失敗」這個原因是海德薇格始終過不去的心結,也是造成他後來人生如此混亂的主因,而這首歌唱出了這些過程與憤怒,另外一首觸動我心的則是「Wicked Little Town(詭異小鎮)」,無論走哪條路都是一片漆黑,但願歌聲能陪著你走出這黑暗,你並不是孤身一人,在這條路上還有著相似經歷的我們。

年份:2001年

非看不可的理由:這道牆,並非不可攻破,這個藩籬,我們可以跨過。

更多電影評論,請至【Schizoid

關鍵字: 人際電影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梁清

梁清

關於電影的主觀意識,黑暗美學狂熱份子。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梁清
關於電影的主觀意識,黑暗美學狂熱份子。

部落格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