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將陷入「爸媽跟兒女搶當老師」的窘境

年金草案還在立院審議,後遺症已浮現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   2017-05-09

年金草案還在立院審議,後遺症已浮現


年金改革吵吵鬧鬧近一年, 各種退休撫卹法草案正在立法院逐條審議中。儘管還未正式執行,後遺症卻已浮現。

根據行政院將公布的年金改革精算報告資料顯示,讓社會充滿階級對立與仇視的年金改革,耗費龐大資源後,卻僅是延後幾年的死亡時間而已。

微調的年改會版本,假設在政府節省經費未挹注年金的前提下,公務員年金破產時間將遞延5年、教職年金可以多活4年、勞工年金僅能延壽2年。

三種年金雖各延後5年、4年、2年的破產時間,但所帶來的後遺症並不會輸給年金破產的議題。

由於軍公教預期退休金將大幅縮水,教師界最早出現逆轉,過去排隊搶退休的盛況不復存在,現在是一窩蜂放棄退休。

以台南市為例,今年的國中小教師,原有近700人申請退休,最後卻有高達278位延退,其中,國小有229人放棄,國中49人棄權。這也使得教師甄選名額較去年減少約百人,缺額大幅縮水,將來的教職競爭將更為激烈。

除國中小老師放緩退休腳步,高中缺額也降到個位數。據悉,除多數明星高中自辦教師甄選外,仍有部分高中職委由教育部國教署辦理甄選,今年署辦的甄選,英語教師職缺僅有6人,卻有400人報名,率取率1.5%,挑戰空前。

未來,教育界將陷入「爸媽跟兒女搶當老師」的窘境,小學校園也會出現「爺奶級老師教孫子輩學生」的畫面。

跟教育現場相反的是,軍方跟司法院卻掀起一股退休潮。據退伍軍人透露,40歲左右的中階軍官紛紛搶退,一來是預期退伍金將被砍,二來是寧可趁年輕時退役,早點投入職場,較容易找到工作,不然就只能從事保全、保險跟顧「寶」塔的三保工作。

令人擔憂的是,扮演國家公平正義最後一道防線的司法單位,在年金改革的影響,以及司改會「荒腔走板」的衝擊下,預估今年的退休人數可望創下歷史新高,甚至有不少基層法官、檢察官提早退休或請辭。

根據政府的統計資料顯示,2015年共有64位法官退休,4人辭職;2016年退休的有51人,辭職倍增為8人。今年1至4月底,已有19位法官退休或已提出申請,辭職的法官也有4人。今年,短短四個月內,已有23位法官離退,全年極可能創下紀錄。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6名退休的檢察官,多數都是老人,但今年1至4月底為止,已有8名檢察官申請退休,其中有不少青壯派,預計到7月底,還會有更多中年的檢察官退休或請辭。

年金制度該不該改革?全民早有高度共識,確實必須徹底解決,但政府事前並未做好影響評估,也沒有掌握其外溢的效果,最後淪為加減乘除的數學計算,固然能節省部分支出,卻輕忽可能帶來的後遺症。

例如,當公務員不再受保障時,將助長「不做不錯、少做少錯」的怠惰、推卸風氣;一旦教師紛紛延退,缺額大幅萎縮,將不利青年就業,讓流浪教師問題更棘手。尤其,近期來,軍人、法官醞釀的退休潮,恐將導致國防、司法人才斷層,影響國家安危。

雖然軍公教人員僅幾十萬人口,卻是社會穩定的力量,當這群人開始質變時,也是國力衰退的開始。

這一年來,新政府敲鑼打鼓改革年金制度,最終卻僅是延緩幾年的壽命而已,這種治標不治本的改革,不用等立院通過草案,未爆彈已一顆顆引爆。

到底年金改革會不會像「一例一休」,變成全民皆輸,很快就會有答案。

關鍵字: 政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