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小城市裡的日本第一圖書館

文 / 一流人      2017-05-12

藏在小城市裡的日本第一圖書館


當初,CCC公司成為武雄市圖書館的指定管理者時,似乎也有不少市民懷有不安或疑問。不過,我自己是以肯定的心態來看待他們的質疑,或許樋渡市長也是。

根據樋渡市長的說法,只有兩成的市民使用圖書館,八成的市民是未參與其中的局外人。對這八成的市民來說,圖書館的管理是否從公營轉為民營,是與自己不相關的問題,所以這件事應該是即使被忽略也不足為奇的話題。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會產生抗拒感,也就是說,即使不會經常使用,市民還是會對圖書館這項公共設施投入相當的情感。如果能夠創新圖書館,對武雄市來說,肯定能成為很大的力量,我們的熱情也因此提升許多。

推動這個圖書館改造計畫的最大動力,當然就是領導者樋渡市長的決斷力與執行力。跟樋渡市長一起工作,我所感受到的是: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想將自己的故鄉改造成值得自豪的城市,尤其是讓武雄市的年輕人或小孩子,以故鄉為傲。他認為這是自己這個世代的責任與義務,這個想法也成為他工作的動力。

因此,樋渡市長心想,如果讓武雄市圖書館成為日本第一的圖書館,或許能成為年輕人以故鄉為傲的一大契機。

他帶著這樣的理念,說服質疑計畫的人們。我們初次見面後不到四個月,樋渡市長就在二○一二年五月四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新圖書館的構想。那之後甚至不到一年,煥然一新的武雄市圖書館就在二○一三年四月一日正式開幕。

開館時間從原來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延長為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原本一年有三十四天的休館日,則改為全年無休。星巴克咖啡館也進駐館內,民眾可以一邊品嘗咖啡,一邊翻閱圖書館的藏書。館內除了設置空間,提供音樂與影像軟體的出租服務,還有書店販售雜誌與書籍,簡直就是將代官山蔦屋書店與公立圖書館結合在一起,以嶄新的公共設施姿態,誕生於武雄市。

此外,特別要提到我們所堅持的書籍分類法。日本的圖書館是採用「日本十進分類法」管理藏書。例如說,2是歷史、7是藝術,先以數字分類,然後歷史類中的日本史再加上1,所以日本史的編碼為21,藝術中的繪畫、書法的編碼為72。甚至,再更進一步細分,北海道歷史的編碼為21,1西洋繪畫的編碼為72,3以這種方式依序往下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等的區分。

利用一套方法就將成千上萬的書籍系統化歸類,對能發明出這種分類法的熱忱,我不禁感到佩服。從數據上來看,日本有九二%的大學圖書館、九九%的公共圖書館都採用這種編碼歸類方式,可見該分類法深受圖書館相關人員的信賴。

不過,這個圖書分類法問世已經是一九二八年的事,現在確實也能看到與現代生活型態有所偏離的部分。比方說,園藝相關的書籍在第一次區分時,是歸在「產業」的項目,而釣魚相關的書籍則會分類在「藝術、美術」的項目。不過,喜歡在自家陽台從事園藝活動的主婦,應該沒多少人會將這個興趣視為產業活動的一環。把喜歡園藝的妻子留在家中,自己興沖沖跑去釣魚的男性,也沒幾個人會覺得自己是在創造藝術吧?

圖書館如果繼續固守原有的分類法,真的能有助於提升對圖書館使用者的價值嗎?這和只是依照書的版型,機械性進行分類並陳列書籍的書店,在做法與思維上是不是有某些共通處?即使生產力提高,生產關係卻很難改變,此時我不禁又想起這個理論。

因此,武雄市圖書館在藏書管理上,捨棄舊有的十進分類法,採用更貼近實際生活的二十二個類別的分類方式。比方說,跟兒童服飾有關的書籍,應該歸類在服裝相關的書架,還是歸類在育兒書籍?只有美麗庭園照片的攝影書,應該歸類在藝術類的書架,還是園藝的書架?為圖書分類時,不是只根據書籍內容,而是仔細去理解那本書是為了哪些讀者所撰寫,並加以分類,這個方法是在設立代官山蔦屋書店時,CCC公司獨創的圖書分類法。

雖說如此,變更圖書分類法其實是件很困難的作業。總之,在導入CCC公司的管理前,武雄市圖書館的藏書量已經約達十八萬冊。圖書館重新裝潢的期間,這十八萬冊書籍暫時從圖書館移到武雄市內的體育館,在體育館內依據新的分類方式,在每本書貼上管理用的條碼。不過,圖書分類不是能以機械化思考方式進行的作業,必須將書籍擺滿整座體育館,一邊確認書籍內容,再依新的方式歸類。 

武雄市圖書館的圖書館員,則與CCC公司員工一起進行這項曠日廢時、作業量龐大的工作。這些工作人員在圖書館重新出發後,將擔任圖書引導員,並且參與圖書館的營運。在此,我也必須感謝與他們的相遇。從圖書館員變成圖書引導員,並不只是改變稱謂而已,他們需要改變工作方式,連應對讀者的方式也不可能與過去相同。

對於他們來說,接受這樣的改變,一定要有投入全新世界的勇氣與覺悟。但是,他們斷然決定接受這項工作,因為,樋渡市長想要創造出讓市民自豪的圖書館,而他們對這樣的想法產生共鳴。他們才是讓武雄市圖書館的創新化為可能的人,是智慧資本的體現者。

能完成這項龐大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還是仰賴代官山蔦屋書店的經驗。無論怎麼說,新分類法的基礎,是在設立代官山蔦屋書店的過程中所創造出的分類法。正是因為累積了這樣的關鍵知識,我們才能面對與十八萬冊書籍搏鬥的挑戰。對我們來說,代官山與武雄市就是相連的兩塊陸地,可以說,書店的創新,誘發了圖書館的創新。因為在實現書店創新中,CCC公司內部所累積的各種關鍵知識,也就是智慧資本,成為圖書館創新的基礎。

武雄市圖書館在重新開館後的第十三個月,來館人數即突破百萬。人口數僅五萬的城市,卻擁有日本第一的圖書館。樋渡市長的這個夢想,一開始曾被許多人批評是吹牛大話,如今卻再也無人敢取笑。現在,圖書館成為武雄市的核心,也是雲端運算的據點,連結許多市民的想法。


本文節錄自:《知的資本論》一書,增田宗昭著,駱香雅譯,天下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