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罪惡感後,「失去」就只是感到可惜而已

文 / 一流人      2017-05-06

拿掉罪惡感後,「失去」就只是感到可惜而已


親愛的媽媽:

「憐惜自己」的哭泣,和「悲傷」的哭泣不同。

這點,我昨天才真正體會到。

我前陣子做了一個相當重要的生涯決定,於是我遞出一張學習申請表,邁向我想去的那個人生方向。這個決定對我而言極其不易,它需要我割捨許多,但我深思許久,聽從自己的心意,相信這會值得。

申請表內容繁瑣,有許多需要花腦袋思考的部分,因為工作忙碌,我便在行程上寫下了最後期限,然後邊忙邊想、邊想邊寫,直到期限的最後一天,午夜之前,我終於決定不再更動裡頭的內容,要將它遞出去。沒想到我打開申請公告,上頭有個我沒注意到的傍晚期限。媽,只差幾個小時而已,我卻在重重準備下,還讓它過期了。

心頭有些驚愕,但還是提起膽子勉強將申請表發出去。今日我收到回覆,由於期限延遲,我的學習申請將不被受理。

我胸口突然感到一陣重擊。不,好像不只重擊而已,是一塊天上掉下來的隕石直接砸到我頭上,腦袋被打暈了無法思考,耳邊轟轟作響,胸口隱隱作痛。

我試著想寫信解釋,卻感受到自己的疏忽和愚蠢,罪惡感在失落的心情迷霧中竄出,我深深懊惱這事怪不了別人,只能怪自己。腦中開始自動化地產生幻想,擔心自己的愚蠢受人討厭,被誤認為是一個做事隨便的人。我感受到胸口疼痛的意義:夾雜著美夢的幻滅,還有被人討厭的妄想,形成一股幾乎讓人喘不過氣的憂傷。

午後我突然收到一通電話,對方打電話來向我說明申請流程事宜。「真的很可惜。」他說:「只是期限的問題,我們公告前就已經先決定了。」

媽,當時我正一個人坐在咖啡館裡。掛掉電話後,兩行眼淚就這樣撲簌簌地掉下來,不受控制地,彷彿眼睛自動送出源源不斷的水珠。媽,我才明白這通電話的重要性,就像收到了一個美好的安撫,讓我可以面對自己「真的失去了」。

是的,我就是失去了。不管先前多麼努力,人永遠有可能面臨這種做白工也喚不回早知道的後悔。一直以來,我都是不願接受這種愚蠢的,並總是幻想別人也絕不會喜歡這樣的我。

就像在責備內在的那個自己,把他從心裡頭硬扯出來,放到自己面前鞭打、斥責,不然就是威脅著要把他發配邊疆。媽,克萊茵女士稱這種心情為「分裂」:我們習慣將「壞」的那一面放逐,來保護「好」的不受傷害—不管是對自己,或者對他人,都是如此。

所以我們遇到不如意時,可能會哭。一種深刻「悲傷」的哭泣。

但這通電話改變了我的內在世界。您知道嗎?電話那頭才不過說了「真的好可惜」而已,就好像把我的心聲全說出來了。是啊,就是「好可惜」的感覺,就是好可惜失去了這個機會而已,沒有別的迫害,也不需要有恐怖後果的幻想,更不需要因為擔心恐怖的事將發生,而去攻擊對方。說話的人只用一句話就告訴我:這種心情他懂的。

媽,雖然因為我的彆扭,讓我沒能對他說聲「謝謝」,但我心裡真的相當感謝他。因為克萊茵女士說,像這種愉悅的關係經驗,有助於我們將美好的形象盛裝進內心世界。

那麼為什麼我還會哭呢?

原本,我也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那串自動冒出的眼淚,和心頭充滿悲傷的哭泣截然不同,到底是什麼?於是我開始書寫,將事情從頭到尾的經驗記錄了下來。越寫,事情的始末越清晰,內容的記憶也更清楚,逐漸地我眼前的視線開始模糊—我明白了,這就是一種對自己的憐惜。

「憐惜」伴隨著被他人「同理」與了解而來。拿掉不必要的罪惡感,我終於開始心疼自己。

媽,我不是故意拖過截止期限的,我只是太忙了。我也不是要把事情都擠在最後一天的,我只是連空閒的時間也太累了。為了想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我真的過得好辛苦。

我哭,不因為我悲傷,因為我心疼自己。

心疼自己的哭泣,讓呼吸變得好長啊。媽,就像想要吸進一條長長的銀河,把無盡的星星留在鼻腔、身體裡,又不捨地將那些星茫還給這個世界。吸,二,三,四,五,六;吐,二,三,四,五,六……

曾幾何時,我們連好好深呼吸的自由都遺忘了。

據說,嬰兒的呼吸,都是這樣長長的。    

恩恩


本文節錄自:《即使家庭會傷人,愛依然存在:讓你沮喪的不是人生,而是你的焦慮》一書,許皓宜著,如何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