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書店不再一味模仿電商 倉庫裡的好書才有重見天日的可能

文 / 第一財經周刊      2017-04-28

當書店不再一味模仿電商 倉庫裡的好書才有重見天日的可能


實體書店「搭」起了多元化的架子後,能不能讓圖書本身的內容也多元化起來,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實體書店復興》這篇文章刊登後,有讀者問,能不能不要只談書店,也談談出版社的變化,因為圖書市場有沒有足夠的好書,源頭都是出版社。

這其實是另外一個話題,我在文章中雖然沒寫,但採訪中確實涉及到了這個問題。誠品在蘇州開業時,誠品的總經理李介修接受我們採訪時說,他們擺上蘇州誠品書架的很多書,都是從各地出版社的倉庫裡——基本上都是那種類似於被關禁閉的地方——淘出來的。

李介修當時說,他很擔心,因為對暢銷書的追捧,「慢慢會對出版產業的結構有改變,長期下來,整個出版產業的出版內容,不敢講會不會反淘汰,但一些多元內容的書會變少。」

所以,出版社會出版什麼書,很大程度上也在受零售商的綁架。作為生產者,他們會本能地趨利避害。結果就是李介修講到的狀況——我們能看到的好書可能越來越少,因為它們或許連被出版的可能性都喪失了。

那零售商——也就是書店,為什麼會集體演變為暢銷書的集散地呢?我在雜誌中的報導裡解釋過,這來自於拙劣的模仿和對短期利潤的追逐。一定要歸結出最後一個成因的話,就是短視。

這種短視可以理解,在當當網等圖書電商興起、鋪天蓋地地侵吞實體書店生意的時候,實體書店避免破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大賣暢銷書。原因不只是暢銷書的銷量最大,而且因為搶走它們生意的電商公司就是這麼做的——勝利者的做法常常被等同於正確。

但長遠來看,一些本能的反應卻常常被證明是錯誤的,因為這種應激反應只是在應對短期危機。「當你的目的只有一個(銷售)的時候,當然就會面對電商的挑戰。」李介修說。

所以,當實體書店如今開始把咖啡店、藝術活動、文創商品也擺進書店的時候,我儘管感到生硬,但其實沒那麼悲觀了。我不知道他們在「搭」起了多元化的架子之後,能不能回過頭來經營好圖書本身。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當它們不再單純模仿電商的時候,才有長遠生存下去的可能性,那些在出版社倉庫裡受冷落的書才有重見天日的可能性。

(本文轉載自「第一財經周刊」,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