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嫉妒的雞

文 / 一流人      2017-04-21

一隻嫉妒的雞


在辦公室裡,她突然就坐在我的對面:珍妮佛,小我30歲,漂亮的就像海報上的明星,而且沒有家累。每當她有不懂的地方,就會過來找我討論,然後非常客氣地提出新的建議:「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比較好,我只是提出建議而已,不過如果可以把這些檔案全都數位化,是不是比較有意義呢?這樣我們在比對數據時就會快很多喔!」

我點點頭,這真的是個很好的建議,儘管如此,心裡卻很不爽:「這個黃毛丫頭就是到處都要搶表現!」

珍妮佛似乎察覺到我的不悅。「不過,要是您不習慣這種方式的話,那您就不必理會我的建議了。改變如果沒有符合人性與過程,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我更火大了。她所說的話,就是我二十年來在公司裡一直強調的,不要為了改變而改變,而現在這個黃毛丫頭,竟然如此老練地在我面前賣弄?

還不只如此,突然間,老闆和男同事每天都會「不經意地」朝我們這邊望過來。

珍妮佛乖乖聽了公司大老闆的話,中午和大家一起去用餐,但是她跟老闆說,那晚上得留晚一點了,因為閒聊的時間讓她的工作耽擱了。老闆的眼睛亮了起來,然後便把一疊文件交到她手上,並說:「如果晚上妳要留晚一點,那麼這些是急件,妳幫了我一個大忙。」臨時多出來的工作,珍妮佛恭恭敬敬地交給了我,我外套口袋裡的手則是已經握成拳頭了,因為我們總喜歡從男人那裡得到東西,而不是從女人那裡。

天哪!我可以不要坐在這個黃毛丫頭對面嗎?她擺明了就是瞧不起我們這些老女人,把自己看成是重要的角色,而且一心只想排擠我們。不過我又心想,不是這樣吧!

我對面坐著一個年輕的小姐,三十年前的我如果覺得她很親切的話,立刻就想和她當朋友。珍妮佛很有教養、聰明、漂亮,又有熱忱,儘管如此,她並不投我的緣。

吃晚餐的時候,女兒講述著她們班去戶外教學的經過,她提到了「珍妮佛」這個名字,讓我嚇了一跳。我忽然想到填字遊戲有一題我解不出來,答案就是「珍」,珍妮佛的「珍」。接著我先生說,他在超市遇到了珍妮佛,我又一下子沒了胃口。

「為什麼你……哪個珍妮佛?」我結結巴巴地說。

「就是住在我們社區的那個珍妮佛啊!怎麼了嗎親愛的?」我先生問我。

「什麼?還住在我們社區!我不懂,你到底是怎麼認識她的?」我大吼。

先生和孩子都看著我,心裡還一邊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去精神科掛急診。

我先生平心靜氣地跟我說,是教會的牧師和牧師娘珍妮佛,邀請我們全家去他們家坐坐。

原來如此,是另外一個珍妮佛,她跟我差不多年紀,而且一點問題也沒有。

可是辦公室裡的珍妮佛卻是隻野獸。在我碰巧和她一起搭電梯進辦公室時,我很快就發現了。這個電梯四面都鑲有鏡子,當我和珍妮佛討論著當天要開的會議時,我從眼角的餘光看到了自己,而且嚇到了。

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而且嘴角下垂,這種景象只有在老太太的臉上才會看到!

不只老太太自己,就連年輕人也不喜歡這種長相吧。變成野獸的人是我!可以停止這個玩笑嗎?我是一隻嫉妒的雞。沒錯,就是我!

珍妮佛沒有變成野獸,她看起來很OK,甚至還很親切,只有我變成了一隻嫉妒的雞。我不屑看到她的聰明、美麗和青春,因為在我的人生中,再也得不到這一切了,我就是一隻嫉妒的雞,不去深思自身的可能性,卻對別人擁有但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感到氣憤。我怎麼會這麼惡毒?而我的毒性就展現在我的嘴邊。

當我陷入沉思時,珍妮佛說:「我不想要惹您生氣,但是您看起來很傷心,怎麼了嗎?」

「沒事,現在不會了!」我回道。「妳不需要跟我用敬稱啊!」我說。

「那太好了!」珍妮佛回答。

「妳知道嗎?我突然有個年齡方面的問題,」我向她坦承。「站在妳旁邊,我看起來……好老喔!」

珍妮佛愣愣地看著我,然後突然笑了出來。

「妳知道嗎?我也有個年齡方面的問題。站在妳旁邊,我看起來又笨又菜。因為妳可以說聲『不』,把文件送回去,然後就不必加班了。」

我們兩人都笑了,現在我們是好朋友了。


本文節錄自:《姐姐我最大:我就愛現在的自己,不必討好誰》一書,Monika Bittl、Silke Neumayer著,謝靜怡譯,哈林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