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老街再造的重要推手

從畫大體到街頭塗鴉!他用創作改變城市風景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17-04-21

從畫大體到街頭塗鴉!他用創作改變城市風景


街頭塗鴉通常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它往往有著負面的觀感與破壞環境的印象,但這種街頭藝術對歐美文化的渲染,卻有著無可抹滅的重要意義──也許可能早已頹敗的廢棄大樓、荒煙蔓草掩蓋的牆垣,在塗鴉師的巧手與創意下,迸發耳目一新的視覺想像。

西門町大概是台北街頭目前最集結年輕人流行文化、新潮藝術的聖地,但同時也是最多老舊大樓並存、凋零與歷史痕跡流淌的城市。電影公司去年曾在電影街旁的老舊公寓外牆呈現巨幅的《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塗鴉意象,今年更邀請三位塗鴉師,「漆」出他們心中《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的街頭崛起故事。

他們用一種前衛、誇張、充滿藝術張力的視覺饗宴,結合塗鴉藝術,為西門町帶來全新一波的視覺衝擊與街容美化的效果。這是「台北多元藝術空間青少年發展促進會」(藝青會)旗下的藝術家,共同打造的新型街頭故事。

今年29歲、塗鴉師之一的傅星翰,曾經在葬儀社當過禮儀師相關工作。因為家境不好,他選擇放棄就學、提前出社會打拚,遂在青年時期便因緣際會加入殯葬行業工作,從最基礎的工作學起,包含幫大體梳化、淨身,以及負責整個儀式的禮儀師工作。

但自從2014年失業後,由於競業條款不得再至相關同業工作,他驚覺自己「什麼都不會、也沒有其它的相關工作技能,」於是他買了一卡皮箱,開始在街頭做些小型的手工藝術創作,從來沒學過相關美術技藝的他,就開啟他這麼一段對藝術結下的不解之緣。

傅星翰回憶,他自少年求學開始,就愛在課本上幫人像作畫塗鴉,也許是這種喜愛畫畫的熱情使然,在三年前他開始不斷自修,進而接觸當代藝術文化,也被藝青會創辦人鄭子靖發掘,並在M.S藝廊開始創作大型作品。

他擅長用廢材、噴漆罐、廢鐵、老舊電器等各大小生活回收物,搭配上色製作成再生藝術,秉持對怪獸以及雕塑藝術的喜愛,希望能將兩種元素做結合,產生新的街頭立體創作。

傅星翰說,塗鴉創作在歐美是很興盛的,台灣近幾年反應比較好,但在以往創作上會受到不少阻礙。事實上,塗鴉是個沒有太多侷限、框架的藝術,「我喜歡把別人認為不合理的地方變成合理,也許單純美術、科班出來的在創作上會有很多規範,但我喜歡在合法的創作範圍內創造令老舊再生的活動,結果看起來是很令人驚豔的!」

在每次塗鴉的過程中,他不會去管畫的好不好,而是會去想想自己有沒有比前一次還進步,並對自己的突破感到開心,「一次比一次進步是最重要的。」

戶外塗鴉創作的考驗,往往是難以掌握的天氣因素,有時候太熱、有時又太冷,特別是要爬到高處鷹架上的「飛簷走壁」,在超大型的作品創作中,那往往是考驗藝術家的構圖能力和繪畫步驟──如何能忠實呈現故事情感?需要非常非常多的事前規劃。

而塗鴉師Bio則說,往往偶爾在創作時,必須克服路人的眼光,甚至當有人直接說「很醜」、「亂畫一通」時,他通常都是用微笑來面對,「我們只是想要改變市容、讓原本已經斑駁的牆壁有著嶄新風采。後來我學到,多跟別人多做什麼解釋其實沒有用,如果要讓他們喜歡,就是要畫出來讓大家接受,所以只要讓環境美化,旁人其實也就不太有偏見。」

Colasa的創作方式偏向狂野、不羈,就連滿身都潑灑油漆他也不在乎,只為呈現最好的作品效果。

也許,下回當你再看到塗鴉作品時,它能顛覆你對傳統刻板印象的窠臼,也正是有這些街頭藝術的點綴,老舊城市也能有它嶄新魅力。

關鍵字: 政治藝文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