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看電影】

2017金馬奇幻影展:綿密的女性意識呼喚

文 / 雀雀看電影      2017-04-13

2017金馬奇幻影展:綿密的女性意識呼喚


金馬奇幻影展是台灣最歡樂的嘉年華,但所指並非收納一堆歡樂片而是其所營造的看展氣氛,舉凡天馬行空的周邊小物到K歌場、滿場慶等活動,都是能讓影迷滿載而歸的小設計。然而回歸到看電影這事本身,金馬奇幻雖然必有活屍或血漿片和賽門佩吉的幽默電影,但也常囊括四海放映經典電影與瘋狂邪典片,那有時要比一般影展更嚴肅,畢竟電影是當代最魔幻寫實的說故事媒材。

所以當2017年,金馬奇幻影展發出了綿密的女性意識呼喚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了。本文推薦三部以女性作為主角的精采電影,《英倫謎殺》The Limehouse Golem 兼具商業娛樂與復古懷舊和社會省思價值,《二十世紀的她們》20th Century Women 集結三代好萊塢女明星演員共演並展現禁得起時空考驗的入世文青思維,《走過煉獄的女人》 Brimstone 是達科塔芬妮闊別影壇一段時間之後為女性奮鬥的擲地有聲之作,以上三部片中的女演員都直接在電影中為女性平權發聲,個個都比艾瑪華森一邊大推平權運動一邊演出《美女與野獸》的段數高且優雅(即便她們在電影中的模樣可能是很狼狽的)。

《英倫謎殺》The Limehouse Golem

本片以一場連續殺人案帶出有如福爾摩斯探案般的英式溼詭情調,男女主角為傳聞是同性戀而難以升遷的紳士警探,以及社經地位卑微的喜劇女演員,女演員被控殺夫而受囚並成為警探查案時的重要線索,線索一層層剝揭之後所驚見的是女性在這個世界中每個位置上都被漠視而無法伸展的悲哀。這是一個父權世界,所以會不會就連令人聞之變色的殺人魔角色,都不會、也不該是女人?

《二十世紀的她們》20th Century Women

邁入21世紀之前,女人們的生活是怎樣的?本片讓你驚覺這個世界或許沒有想像中進步得那麼快。故事描述三個分別在1920、1950與1960年代出生的女人,她們在廿世紀末面對社會眼光的處事之道、世代之間互相為難與包容點滴,不僅點出了時代氛圍亦刻活了二十世紀女人的幾種姿態,她們所遇到的問題至今以21世紀卻仍在發生,雖然越晚出生的人看似能享受到更多的資源與更進步的教育思維,但舊時代人們間的質樸溫儒個性底調卻讓人更加喜歡。時間不斷流轉,但看完《二十世紀的她們》或《午夜˙巴黎》這樣的電影就會知道為何有那麼多人總是較迷戀著過往的美好年代大於當下現在。

《走過煉獄的女人》 Brimstone

達科塔芬妮飾演一個一輩子被神秘牧師窮追猛打的女人角色,喬安娜。牧師(蓋皮爾斯飾演)對喬安娜的執念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從她少女時代、到外地獨立生活,甚至是遠離他鄉過著避世婚姻生活,在類似昆汀塔倫提諾的篇章分段敘事下一步步帶領觀眾認知到事件的真相,於是我們會跟著達科塔芬妮體驗到女人為了擺脫歷史以來一直認為的「作為男人的資產」的命運必須花費多少時間與生命去搏鬥與爭取?那是經過喬安娜的母親、喬安娜乃至其女兒三代女人的受苦受難才能換得第四代孫女的平靜幸福生活(難怪片名這麼煉獄)。《走過煉獄的女人》更可怕的是,上帝與撒旦的使者不止一線之隔更可能只是一體兩面,在聖壇上講經佈道的人很可能也同時是個演技高超的偽善者或假先知,是故關於宗教,我們從來不該崇拜或任憑神的僕人搶走詮釋權,而是自己該有堅定的善向認知,否則宗教什麼也不是。其實《來自星星的傻瓜》講的也是同一件事,只是達科塔芬妮的《走過煉獄的女人》還多了一份深沈重量,來自於與《我和我的冠軍女兒》一樣的女性拼搏(印度片可口多了啊)。

專欄介紹:

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交通大學建築所畢。現有千篇文章散見於網路世界,平日志當一位快樂媽媽。右手寫影評、左手玩小孩,每日不是在電影院心靈旅程中、就是在真實的人生旅行路上。曾擔任過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部落客評審、CNEX 紀錄片影展影評人、桃園紀錄片影展影評人,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

>>更多電影觀察請至【雀雀看電影】部落格臉書粉絲團

關鍵字: 電影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