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紙化?Moleskine紙類筆記本的逆襲

文 / 一流人      2017-04-16

無紙化?Moleskine紙類筆記本的逆襲


隨著Moleskine的核心產品─紙類筆記本─與許多數位公司日益整合,網路永無止盡的循環或許就是Moleskine的最後一個反撲行動。一切發生在二○一二年,首先是與以雲端作為筆記服務基礎的Evernote成為合作夥伴,包括打造了一本特殊用紙的Moleskine筆記本,讓使用Evernote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的人可以更準確地掃描手寫記事。

當Evernote第一次接觸Moleskine的時候,賽布雷剛迪和其他米蘭辦公室的人一開始都有些懷疑,畢竟Evernote是以打造無紙化辦公室為明確目標的科技公司。「當我們開始與Moleskine建立關係時,我們就已經跟紙張停戰了,」Evernote當時的副總裁杰夫.茲維納(Jeff Zwerner)這麼告訴我,「雖然我們取笑(紙張),但是並不是只能兩者取一。我們是現實主義者,明白我們身處在多面向的溝通世界。」他又說,數位科技的缺點就是會不斷地改變,等到你了解並找出如何做某件事情的時候,下一個版本的硬體和軟體卻又出現了,一切又要從頭學起。「有了這個東西,」他拿起面前的Evernote/Moleskine智慧型筆記本(Smart Notebook)解釋著,「你是了解的,只要拿起來就知道應該要怎麼使用。」

Moleskine已經和其他數位服務建立合作關係,生產了可以與Livescribe手寫轉錄智慧型筆一起使用的筆記本、可以利用MILK數位列印服務的相簿、以及與筆記應用軟體Paper by FiftyThree合作的客製書。當我們走過在米蘭蘭布雷特區(Lambrate)的比利時年輕設計師們的展覽時,賽布雷剛迪說:「科技創造了美妙的機會,才有了這些實體經驗。」該公司首度進攻數位世界純屬偶然,但也是自然發生的:早期使用者在網路上的部落格貼文,分享自己的繪圖或組織系統,以一本簡單紙類筆記本為主題的全球社群就這麼誕生了。

我們走進了一個開放的產業倉庫,裡頭盡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和產品,我們走到後面的Moleskine展示亭,就是在架高的平台上豎著以鉚釘固定的金屬架。就在此處,該公司展示了和軟體巨擘Adobe的最新數位合作成果,Moleskine筆記本已經整合到Adobe「創意雲端」(Creative Cloud)服務之中,運作模式跟Evernote筆記本的合作方式很相近,利用特別標示的紙張來讓Adobe應用程式可以準確地掃描筆記本中的繪圖與文字,然後再轉換成不同的檔案格式。在米蘭設計週期間,許多設計師都拿到了這些筆記本,Adobe的軟體上已經有Moleskine數位團隊上傳的繪圖,以便請設計師進行編輯,然後就將成品列印展示。從功能性的角度來看,這個方法似乎成效不錯;不過,更重要的是,這些數位合作對Moleskine是很合理的,原因不外乎是該公司將類比放在第一位,把紙張呈現成讓人渴望的一種創意科技,接下來才是尋找最能彰顯紙張的新穎應用方式。

「我們是非常實體性的生物,」賽布雷剛迪一邊說著,一邊檢查一位設計師剛剛掃描自己筆記本後上傳的家具展繪圖,「但是我們也非常自我中心。我們需要展現和分享。」

我們對此依然需要謹慎行事。過去幾十年來,許多成功的類比公司浪費了無法言說的金錢和時間去追逐數位創新的信號,那些自覺可以把穩健的類比公司轉型為高科技奇蹟的公司潰不成軍的例子,在市場上比比皆是。雖然Moleskine在數位合作上獲得了適度成功,儘管有著無形的品牌化和拓展至其他產品和服務的潛力的種種說法,我們卻不能夠忘記,公司的成功、成長、利潤和認同都是來自於紙類筆記本的銷售。我可以理解賽布雷剛迪、巴尼和Moleskine公司裡的其他人何以對於過於熱烈的推測都顯得分外謹慎,可是紙張就是Moleskine的最大優勢,同時也是該公司之所以存在的現實。

儘管市場曾經因為Moleskine以紙張為核心而加以懲罰,但也可能會應和這個說法。我和阿爾貝托.弗蘭切塞(Alberto Francese)在米蘭著名史卡拉歌劇院(La Scala)的對面喝咖啡交談,他是義大利聯合聖保羅(Intesa Sanpaolo)銀行的研究分析師,近來才剛開始關注Moleskine的股票。「說到底,這是一個紙類產品。」弗蘭切塞解釋著,指出Moleskine的數位合作和品牌拓展都是很正面的,可是該公司的主要成長驅力還是筆記本,透過賣給在中國、印度和拉丁美洲等國家受過教育的新興都會消費者來增加銷量。「把Moleskine的品牌和筆記本分離會是人們想要的嗎?」處理該公司IPO的米蘭律師列奧納多.普羅尼(Leonardo Proni)如此問道,「門都沒有!」就算Moleskine的情感品牌可以遠遠超越自家的筆記本,這樣的做法無異是「完全自殺行為」。

那一個暖春夜晚,我和賽布雷剛迪逛了更多的設計展覽,我不斷地逼問她的公司的類比產品未來。我可以感到她對我的提問有些疲倦,可是我需要知道Moleskine身為老派科技逆襲的典範,是否還會忠於紙張。賽布雷剛迪終於承認,公司的研究部門正在研發新的紙類計畫,暗示在未來幾年Moleskine筆記本會推出新設計,也會有其他的紙類產品。賽布雷剛迪強調,重要的是Moleskine會繼續打造產品,以便提供一個空間讓顧客可以把絞盡腦汁而得出的想法化為有形的恆久紀錄。

我之後回到家審視著自己的筆記,讀到了賽布雷剛迪在那一夜最後對我訴說的看法。她說:「這家公司無時無刻不受到新的故事、才能和探索的影響而獲得成長。」當時我認為她的意見不過是再次示意,重複著每個人向我灌輸這家公司素來所謂的筆記本傳奇記述。不過,當我抬頭越過電腦螢幕望向辦公室遠方的書架,只見書架上整齊排放的許多筆記本,其中就有好幾本是Moleskine筆記本,裡面滿滿都是自己在過去十三年以來擔任記者的每一次訪談紀錄和筆記。這些筆記是我出版的三本書的核心,是我數百篇報章雜誌文章的背後基礎,裡頭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無數觀察、塗鴉和對話。這些架上的筆記本正是我的故事、才能和探索的永久實證。誠如布魯斯.查特文啟發了賽布雷剛迪的那篇決定性文章,他在二十年前寫道:

在渾身抑鬱難耐之前,我覺得自己應該要重新打開那些筆記本。我應該在紙上寫下那些曾經讓我感興趣和著迷的想法、引言和相遇的摘要;對我來說,我希望可以因此揭示一切問題的真正問題所在:關於騷動不安的人性本質。

本文節錄自:《老派科技的逆襲:黑膠、底片、筆記本如何面對數位狂潮還能屹立不搖》一書,大衛‧賽克斯(David Sax)著,周佳欣譯,行人出版。

圖片來源:moleskine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