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

文 / 一流人      2017-04-14

浴火重生


圖說:二○○五年,遭受到祝融之災的茂迪工廠,左元淮當時忙著安慰家屬以及善後,努力盡到應盡的責任。

這場大火的後續處理,包含了刑事與法律的責任追究,身為廠長的蘇志忠是第一個被帶回警局做筆錄的關係人。他不願意牽連元淮或部屬,簽下了承擔法律責任的切結書,但是元淮知道,若是讓志忠扛下責任,無論事件以何種方式落幕,都必然影響志忠的未來,於是元淮自願成為台南地檢署公共危險官司的被告。

因為與死者家屬接洽需要花上一些時間,元淮先將重點放在處理眼前的危機。他問蘇志忠:「如果我給你一切所需的資源,你預估需要多少時間修復廠房、重新復工?」

蘇志忠回答:「三個月。」元淮再次確認:「你確定嗎? 三個月? 有把握的話,我就要對外發布新聞稿了。」有了蘇志忠的保證,元淮對外宣布:茂迪光電將於二○○六年二月十五日恢復三分之二的產能,在年中完工的二廠加入運轉後,整體產能將比原本的產能提高二○%!

元淮一邊籌劃復工,一邊安撫員工的不安情緒。當時,茂迪內部仍然充滿互相推拖、責怪的謠言,元淮於是將全體同仁聚集在善化音樂廳,再次宣布:「沒有人會被懲處!」他同時也宣告,雖然工廠暫時停工,但是沒有人會被資遣,薪水也不會停發,他鼓勵員工利用這段期間充實知識和技能,或參與公司規劃的免費課程。

在災後的三個月危機期,左元淮還必須維持茂迪的信譽。縱使一切生產停擺,茂迪已接下的訂單仍然必須照常出貨,元淮和業務小組逐一告知客戶,現有訂單將由第三方代工出貨,然後元淮再度展開極為繁忙的出差行程。他不僅拜訪諸多重要客戶,同時尋找能為茂迪代工的合作廠商,在四處碰壁後,他找到了當時德國最大的太陽能電池製造商Q-Cells,該公司的英籍CEO承諾接下茂迪絕大多數的訂單,沒有在最艱難的時刻落井下石,或趁機哄抬價格。

雖然如此,茂迪的營收一路由二○○五年十月的五.五四億滑落至隔年一月不到一億的慘況。每個茂迪同仁都面對極大的壓力,特別是蘇志忠承擔讓公司浴火重生的重責,肩膀上的壓力之大無人能出其右。這段期間,他運用所有在元淮身邊學到的經驗,授權相關職責給小組成員並定期商討進度,另外他也和他的小組一同拆解機器、與委外的專業人士一同清洗機器,重組還可以運轉的設備,並與淑惠一同向保險公司詢問理賠事宜等,難上加難的是,蘇志忠一組人還必須重新規劃廠房的內部設計,避免往後煙囪效應的悲劇再發生。他們知道左元淮不停薪、不間斷出貨的政策,開銷之龐大,無法承受更多的耽擱,時間拖愈久,同仁的士氣也勢必愈低靡。小組成員每天晚上挑燈夜戰,總算在元淮宣布的日期前兌現承諾。

這些日子以來,日以繼夜工作的蘇志忠,在任務告一段落後才領悟到,自己能夠安然度過一劫,很有可能是左元淮在默默保護他,而元淮雖然竭盡所能的出庭辯護,仍因為CEO有著必然責任,獲判緩起訴。出庭答辯固然難受,但最讓元淮心力交瘁的,還是幫助殉職的同仁與其家屬善後,尤其這名員工有三個孩子,最小的孩子還不到一歲。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災害事件發生後,公司會給予往生者家屬一筆慰問金,略盡責任,元淮卻認為這麼做遠遠不夠,茂迪應該以更高標準的企業社會責任精神照顧員工遺孤。

面對喪親之痛,家屬一開始無法完全信任茂迪的處理誠意,可是漸漸地家屬感受到元淮的善意和實現諾言的決心,賠償金更是遠遠高於產業標準,元淮還為三位孩子規劃了一筆教育基金,全額承擔他們至大學畢業的所有教育費用。在這之後,元淮和李安與這一家人不但定期的相約吃飯,李安還會帶著孩子去看電影或去遊樂園玩。

業界難免有人擔心「高處理標準」及「賠償金遠高於行情,恐怕會成為先例」,元淮受到了不少「關注」的壓力,因此對家屬的各項承諾都只能在檯面下進行。這種低調的處理方式,可以看出元淮不是為了公司公關,出發點純粹是基於人道關懷與公司責任,直到現在,這段往事從未對外公布。

因為將茂迪視為大家庭,元淮始終以內心的直覺做為行為指南,義無反顧地前進,他曾說過:「孩子們已經沒有了父親,他們失去了那麼多,我至少可以做到不要成為他們眼中的一名惡人。」換句話說,他希望這些孩子在失去父親之後,不致於認為這世界是黑暗冷酷的,仍能抱持正面樂觀的信念。

本文節錄自:《開創新能源時代:台灣太陽能教父左元淮的傳奇人生》一書,葛斯柏著,天下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