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兒的眼睛看世界

文 / 一流人      2017-04-06

從女兒的眼睛看世界


當我的女兒愛萊莎即將滿五歲的時候,某天我陪她一起看迪士尼的動畫電影《花木蘭》(Mulan),沒想到她的一句話,帶給我改變一生的啟發。

有些人可能以為,我的啟發是來自這部電影──我確實很享受於陪她觀賞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電影中的木蘭強壯、勇敢,有時甚至有點搞笑。更酷的是,她還是個軍事領袖。但啟發我的,其實是女兒在觀影過程中問我的一個問題。當愛萊莎看到木蘭被其他軍人發現她是個女孩,而將她逐出軍隊時,她表情受傷、聲音傷感地問我:「媽咪,為什麼女孩子不能當兵?」

我頓時體悟到她這句問話背後的含意。這個體悟宛如一記重拳打在我的肚子上:女兒那時完全不明白這世界關於「性別不平等」的事情。她對於女孩被普遍認定不夠強壯、不夠聰明或不適合從事某些工作的現實情況完全沒概念。當然,她問的木蘭是歷史上的人物,有其特定的時空、文化背景。於是我向她解釋,在當時的中國,女孩是不被允許從軍的,但女性強壯又能幹,現在在很多地方,女性都是軍隊裡重要的組成分子。

她的問題映照出一個讓我痛心的現實世界。這個在我細心呵護與鼓勵下,對世界充滿熱情,深信她未來什麼都能做的孩子,終有一天會發現,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跟她想的一樣。我到目前為止雖然成功地保護她,不讓她知道世界上有灰姑娘這樣的故事存在,但我知道自己沒辦法保護她一輩子。她終將如千古以來成千上萬隱沒在歷史洪流中的女性,在遭遇歧視、不公、甚至虐待後,才痛心疾首地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對待兩性是如此地不平等。

也是在那一刻,我深切體認到,她終究還是會接收到這世界存在的錯誤訊息:女孩及女人沒有男孩及男人來得重要。我真心想改變這個即將發生在她身上、以及已經發生在許多女孩身上的悲劇。

最讓人感到不安的是,她通常會在不知不覺中接受到這些訊息。這些訊息會讓她開始對生活和職場中性別不平等的現象麻木不仁,也會讓她降低對自我成就的期許。她會從雜誌、電視、電影、遊戲裡,看到無數刻板的女性形象。等到她十八歲時,無數的媒體廣告已經教會她,女孩子應該如何打扮才對。

在與女兒觀賞《花木蘭》之前的十年內,我恰好有機會擔綱演出許多很酷的角色:一個棒球界的奇葩、一個正在崛起的公路英雌、甚至是一個失憶的女殺手!透過扮演這些角色,我清楚認識到娛樂產業都是如何刻劃女性的,或是⋯⋯根本就不刻劃!電影中出色的女性角色是如此稀少!女性觀眾很難在電影中看到讓她們深受啟發的女性形象。因此,一旦有機會,我多會選擇演出能鼓舞女性的角色。

當我開始透過女兒的眼睛來看兒童節目,我驚覺到我們的下一代正在觀看、吸收一個習以為常但卻相當偏頗的性別觀。這些兒童節目總是預設由男性來從事有意思的活動,將這種性別歧視變成習以為常。做為一個母親,我認為兒童應該擁有正確的性別教育:男孩與女孩,各方面都應該平等對待。

多年觀察媒體的心得,促使我在二〇〇七年成立一個非營利組織──「吉娜.戴維斯媒體性別研究所」。這個機構已經贊助了無數研究兒童節目如何再現兩性角色的計畫。這些研究結果再次證實我的擔憂。

在家庭類的電影與兒童電視節目中,有對白的女性與男性角色出現率為一比三。在動畫類與真人演出的電影裡,女性在群眾聚集的場面中出現的比例,遽降到百分之十七。這讓人不禁懷疑,這些電影製片究竟費了多少心思,才能在畫面中刻意剔除掉這麼多女性!這些研究不僅觀察女性出現的次數,也分析她們擔任的角色內涵。舉例來說,我們對於電影角色職業的研究,顯示出百分之八十一的工作皆由男性擔任。而女性最常見的角

色則是──「花瓶」。更糟糕的是,在過去二十年內,電影中女性角色的數量與質量,皆未見顯著成長。

媒體究竟在傳送什麼樣的性別觀給我們的下一代?如果媒體上的女性角色都這麼單調、邊緣、刻板,或根本不存在,我們不就等於在告訴孩子:對這個世界而言,女性就是沒有男性來得重要。換句話說,女性根本不是構成世界另一半的主體。

透過電視節目的播放,這樣扭曲的訊息──女孩沒有太多選擇,男孩擁有歧視女性的自由──不斷催眠著我們的下一代。當媒體繼續餵養閱聽者不平等的性別觀,我們如何期待下一代掙脫性別歧視的惡性循環?無論你是出生於哪個年代,這個現象是我們大家的共業。誠如研究結果顯示,從一九四六年迄今,電影中男女角色比例不平衡的狀況,從未改變。

就算我能減低媒體在我女兒身上的影響,我總是無法完全杜絕周遭世界對她傳送性別歧視的訊息。但至少我能教她如何分辨這些訊息,告訴她哪些是不對、是需要被改變的。我也無法阻止人們好似將她當做一個物品般,只看到她的外表。但我可以告訴她,這種對待女孩的態度是不妥當的。或許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女性擔任過美國總統,但至少她的母親曾在電視上演過!我可以教她如何擺脫既定文化的支配,擁有自主意見,在人生中決定自己想要擔任的角色。

我確實做到了。愛萊莎和她兩個雙胞胎弟弟很少看電視與電影。但當他們有機會看的時候,我通常都會陪在身邊,為他們指出劇情中潛藏的性別歧視與不實的陳述。我教導他們成為精明的閱聽者。現在,愛萊莎已經十一歲了,她開始會反過來教我如何聰明地收看電視。就在我彎身要告訴她,我在影片中發現什麼不對勁之前,愛萊莎已經轉頭告訴我:「媽咪,妳看!這裡的女孩不夠多!」

(文/吉娜.戴維斯(Geena Davis)。曾獲奧斯卡金像獎。為「吉娜.戴維斯媒體性別研究所」創辦人。)

 

 

 

本文節錄自:《我這樣告訴我女兒:寫給女孩們的信,關於勇氣、覺察、自信的能量與幸福未來》一書,妮娜.泰絲樂(Nina Tassler)、辛希雅.利特爾頓(Cynthia Littleton)編,陳玫妏譯,大好書屋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