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半不是你的敵人

文 / 一流人      2017-03-30

另一半不是你的敵人


在定型心態下,這一刻,你的伴侶點亮你的生命,下一刻,他們是你的敵對者。人們怎麼會把心愛的人看成敵人呢?

若是在其他事務上,當你失敗或發生問題時,很難總是歸咎他人;但在關係中,當出現問題時,你可以很容易地歸咎他人。事實上,在定型心態下,你的選擇有限,其一是歸咎於你本身的固定素質,其二是歸咎於你的伴侶的固定素質,因此,你可以看出,你有多麼容易把問題和責任推到你的伴侶身上。

我仍然有一些根深蒂固的定型心態,當關係中出了什麼問題,我仍然會忍不住捍衛自己,歸咎於對方:「這不是我的錯!」為應付這個壞習慣,我和我的先生發明了一個第三方—一位想像的男士毛萊斯。每當我開始想該歸咎於誰時,我們就啟動可憐的毛萊斯先生,把問題歸咎於他。

記得前文提到,定型心態者有多麼難以做出寬恕嗎?一個原因是遭棄或分手令他們感覺被貼上標籤,另一個原因是,若他們原諒伴侶的話,若他們視對方為一個好人的話,他們本身就得為問題肩負更多責任:若我的伴侶是個好人,那我就是壞人囉,錯就一定在我囉。

相同的情形也可能發生於父母身上。若你和父母關係很差,這是誰的錯?若你的父母不夠愛你,他們就是糟糕的父母或你是不可愛的人嗎?定型心態者總是被這類醜陋的疑問困擾,有沒有出路呢?

我也有這種困擾。我的母親不愛我,我這輩子大部分時間在應付這問題時,總是歸咎於她,非常憤恨。但後來,我不再滿足於只是保護自己,我渴望和我的母親有更親愛的關係,但我最不願做的事就是討好嚴苛的父母。後來,我認知到,我掌控了這關係中的一半—我本身,我可以掌控我這一半的關係,至少,我可以當個我想成為的那種親愛女兒。不管她怎麼想,怎麼做,我仍然可以比我現在的處境更進一步。

結果呢?擺脫我的憤恨,向母女關係靠近後,我獲得了很大的成長感,其餘的,並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並不是在尋求證明自己,但我還是在這裡談談其餘的發展吧。出人意外的事發生了,三年後,我的母親告訴我:「若在以前,有人告訴我,我不愛我的孩子,我會覺得那是在侮辱我。但我現在認知到,那是真的,也許是因為我的父母不愛我們,或是因為我太顧自己,或是因為我不知道愛是什麼,我不知道確切原因,但我現在知道愛是什麼了。」

從那時起,一直到二十五年後她離開人世,我們變得愈來愈親近。雖然我們兩人各自是個活潑的人,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變得更活潑、有趣。有一回,那是幾年前,她中風,醫生警告我,她無法說話,可能再也無法說話了。我走進她的房間,她看著我說:「卡蘿,我很喜歡妳穿的衣服。」

是什麼使我踏出第一步,選擇成長,冒著遭到拒絕的風險呢?在定型心態中,我需要歸咎及憤恨,比起想著錯在於我,歸咎和憤恨能使我感覺更正當有理、更強壯、更健全。成長心態使我放棄歸咎,往前走,成長心態帶給我一個母親。

我還記得小時候,當我們做了什麼蠢事時,例如把冰淇淋掉在腳上,我們會怪罪朋友說:「都是你害的。」歸咎或許使你感覺沒那麼愚蠢,但你的鞋子仍然沾滿了冰淇淋,還迫使你的朋友自我辯護。在關係中,成長心態使你昇華於歸咎之上,了解問題,嘗試和對方一起解決問題。

競爭心作祟:誰最棒?

在定型心態下,你需要一再證明你的能力,這使你很容易陷入和你的伴侶競爭:誰比較聰明?誰更能幹?誰比較可愛?

蘇珊的男友馬丁擔心她會成為注目焦點,他則淪為附屬品;若她成為出色的要角,他就會變成黯淡無光的小卒。但馬丁並不是無足輕重的人卒,他在他的領域很成功,甚至受人崇敬。他也英俊,很受喜愛。所以,一開始,蘇珊對這情況不以為意。有一天,他們一起參加一場研討會,他們各自抵達會場,報到時,蘇珊在大廳親切地和飯店人員聊天。那天晚上,兩人一起行經大廳時,所有飯店人員都親切地問候她,馬丁暗自咕噥不滿。接著,他們搭乘計程車去吃晚餐,快抵達目的地之前,司機開始拐彎讚美蘇珊,對馬丁說:「你可要牢牢抓緊她哦,先生,她很不錯呢」,馬丁皺了一下臉。整個週末持續這樣,等到他們從研討會返回家中時,他們的關係已經非常緊繃了。

馬丁並不是很積極地和蘇珊競爭,他沒有試圖贏過她,他只是對她的較受歡迎感到吃味、不安。但有些伴侶可就是大剌剌地較勁了。

辛蒂亞是個科學家,幾乎所有她做的事都極其出色,已經到了令她的伴侶望塵莫及的地步。若非她總是跨入他們的領域,情況或許還不致出問題。她嫁給一位演員,後來,她開始寫劇本,並參與演出,表現得很出色。她說她只是想分享他的生活和興趣,但她的這個業餘嗜好光芒蓋過以此為正業的他,他覺得他必須逃離這關係,才能重拾信心,找到自己。接下來,蘇珊嫁給一位音樂家,他的廚藝了得,過沒多久,蘇珊開始彈鋼琴,還發明了優異的食譜。舊事重演,沮喪的丈夫最終逃離。辛蒂亞讓她的伴侶沒有擁有自己的識別的空間,她總是需要在他們擁有的技能上和他們勢均力敵或贏過他們。

有很多好方法可以支持伴侶,展現對其生活的興趣,但這種較勁不是好方法。在關係中成長

在展開一個關係時,人們面對的是與他們不同的伴侶,他們沒有學過如何應付這種差異。在良好的關係中,人們發展這些技巧,在這過程中,雙方都成長,他們的關係更強化。但要發生這種正面、有益的情形,伴侶必須覺得他們站在同一邊。

蘿拉是個幸運的女人,她可以以自我為中心,自衛心態濃厚,她可以吼叫或板起臉,詹姆斯從不以為忤,總是覺得當他需要她時,她總是在那裡。因此,每當蘿拉發怒時,詹姆斯總是設法讓她冷靜下來,讓她和他好好商談。漸漸地,蘿拉學會不再怒吼或板起臉。

發展出信賴氛圍後,他們開始變得很關心彼此的發展。詹姆斯正在成立一家公司,蘿拉花很多時間和他討論他的計畫,以及他遭遇的一些問題。蘿拉一直夢想撰寫童書,詹姆斯讓她說出她的構想,敦促她寫初稿,敦促她接洽他們認識的一位插畫家。在這種關係中,伴侶幫助彼此做他們想做的事,成為他們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不久前,我和一位朋友談到一些人抱持的育子觀,他們認為父母幫不了什麼忙。在解釋這觀點時,她把這比為婚姻關係:「就像婚姻中的夫妻,各自以成人狀態進入這段婚姻關係裡,你不會期望能夠影響對方,改變這個人。」

我回答:「喔,不!對我而言,婚姻的重點就是鼓勵你的配偶發展,也讓對方鼓勵你的發展。」當然,我並不是指像電影《窈窕淑女》(My Fair Lady)裡的那種情節,試圖完全改造對方,然後又對改造後的自己覺得還不夠好。我指的是,在關係中幫助對方,追求目標、發揮潛能,這是成長心態的體現。


本文節錄自:《心態致勝:全新成功心理學》一書,卡蘿‧杜維克(Carol S. Dweck)著,李芳齡譯,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