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者

文 / 一流人      2017-04-07

救援者


圖說:年輕的厄利垂亞女孩烏安差一點就被地中海吞沒。柯斯坦提諾.巴拉塔(Costantino Baratta,右)、翁德.維奇(Onder Vecchi,左)在最後一刻救了她。

當「安吉拉C」(Angela C)從蘭佩杜薩南部駛向外海時,天色已經昏暗。接近七點三十分,漁船又開回港口。這次夜間捕魚的成果相當令人滿意。多梅尼科.卡拉品托(Domenico Colapinto)和拉斐爾(Raffaele Colapinto)兩兄弟正準備卸載漁獲,一切都是每天例行公事。兩個男人在兩年前才從里米尼(Rimini)回來自己家鄉的小島。「因為這裡的水域有豐富的漁產。」有經驗的漁民十分熟悉這個水域。突然間,他們看到遠處有不尋常的騷動。他們察覺蘭佩杜薩島附近的一座小島周圍有船隻,船員正在把人拉出水面。「我們全力發動引擎而去。」五十八歲的多梅尼科後來向不同媒體的代表敘述。

兩名漁夫看到的景象十分駭人:男人、女人和小孩浮在水上喊叫,乞求救援。放眼望去就知道有好幾百人。「海面上到處都是人頭。」多梅尼科恍惚地作出反應,他丟繩子進入海中,開始把遇難者拉上船,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那些人已經沒有力氣可以握住繩索。他只剩一個選擇:徒手把溺水的人抬到甲板上。兩名漁夫像著魔似地奮力搶救遇難者的生命。許多難民裸著身漂浮在海上,再加上外漏的柴油,使他們變得像肥皂一樣很難抓住。漁夫竭盡全力成功將二十個人從潮流中拉起,不過他們也馬上就確定當中有兩人打撈上來時已經死亡。

當這兩兄弟先前準備把漁獲運回港時,有另外兩個男人已經出海:柯斯坦提諾.巴拉塔(Costantino Baratta)和翁德.維奇(Onder Vecchi)。柯斯坦提諾在六點剛過沒多久時起床。前一天晚上,這名受過訓練的水泥工和已經退休的翁德.維奇擁有一艘機動性強的小船,柯斯坦提諾剛好很喜歡這樣出遊,在特拉尼(Trani)長大的他最愛前往的地點就是蘭佩杜薩。一九七○年代中期,他的未婚妻在他的家鄉阿普利亞(Apulien)就讀師範學院,結婚後這對年輕夫婦特別常造訪這座小島,直到夫妻倆於一九八七年終於遷居此地。柯斯坦提諾十分了解蘭佩杜薩,所以知道如此多的難民悲劇對島上生活造成何等巨大的影響。但是,他也清楚小島上的居民向來有多麼樂善好施。

七點過後,當五十六歲的柯斯坦提諾和朋友離開港口時,他們成為事件的第一發現者。和那兩名漁夫一樣,他們察覺到遠方的船,不加思索就往那個位置靠近,接著突然明瞭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情形。「我們一下子就看到在水中呼救的人,毫無疑問:我們面對的是一個事故現場,必須提供救援。我們的船雖然小,但是很快,這也是它的優點。」

具備外裝馬達的機動快艇試圖從危險區域的邊緣開始搭救,但洋流在那裡增強,把溺水的人推向大海。

他們瞬間驚慌失措起來,究竟應該先救誰?而且,該怎麼分辨看似沒有生命跡象、浮在水面上的身體是否還有生命?柯斯坦提諾知道一個不成文規定:「你必須拯救生命。這裡的漁民都說這是大海法則。」他強調。「凡是遇到海難的人,我們都有必要搭救。我們有拯救生命的義務。」

柯斯坦提諾還清楚記得一名年輕女性,他本來已經打算放棄她。「太多人了,只要顧好活著的,死者就交給海岸警衛隊打撈。」有人從另一艘船這樣對他喊。這時,一個張開手臂漂浮在海上的「小女孩」,突然有了些微生命跡象。她用最後的力氣舉起手,到柯斯坦提諾剛好可以發覺的程度,然後嘴唇微顫地說:「救……救我,拜託。」她的呢喃聲小到幾乎聽不見。

柯斯坦提諾眼見他無法憑一己之力救援,因為女孩子實在太虛弱,抓不住他伸出的雙手,因此呼叫他的朋友暫時關閉馬達過來幫忙,合力把年輕女性拉到船上。她全身發抖,嘴裡吐出柴油,頭髮和眼睛完全被黏住。柯斯坦提諾手邊唯一能幫她保暖的東西是一件T恤。

烏安是當天早上救起的最後一名生還者,繼她之後被撈上來的只剩屍體,受難者在水中已經浸泡好幾個小時。

在最有限的時間內,柯斯坦提諾成功幫助十二名「東非人」脫離洋流,共有一位女性和十一位男性。後來證實,他們全都來自厄利垂亞。其中一人特別幸運,簡直可謂死後重生,全是因為柯斯坦提諾沒有放棄。

本文節錄自:《請帶我穿越這片海洋:記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北非難民,以及跨地中海的悲劇航程》一書,卡里姆‧埃爾-高哈利(Karim el-Gawhary)、瑪蒂爾德‧施瓦本德(Mathilde Schwabeneder)著,彭意梅、張詠欣譯,漫遊者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