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老師,如何翻轉偏鄉原鄉?

文 / 一流人      2017-03-22

沒有老師,如何翻轉偏鄉原鄉?


偏鄉原鄉,會不會愈來愈遠?

這幾年,大家都在講翻轉。

我很早就開始在我的教室裡翻轉。

從十五年前的透過行政策略翻轉偏鄉的學習現況,到這四、五年,聚焦在我的課堂內的教學翻轉。

我深深體會:愈是偏鄉,愈是弱勢,愈是需要有人帶領這些起點遠遠落後的孩子們翻轉。

特別是十二年國教第一次會考之後,我愈來愈懷疑:體制內的教育政策,是否能夠帶領孩子們藉由受教育翻轉人生?教育主管機關沸沸揚揚的討論著都會地區入學管道的技術性問題,完全忽視偏鄉地區牽動孩子學習成效的基本問題。

長久以來,偏鄉弱勢的孩子面臨的始終不是如何選的問題,而是沒有能力可以選;之所以沒有能力選,是因為沒有得到和城市同樣專業而公平的教學對待。

連稍稍夠專業的師資都找不到的課堂,如何翻轉?

沒有老師,如何翻轉?

不是每個偏鄉原鄉的老師都不夠專業,而是偏鄉原鄉的專業師資太少太少。我就在偏鄉,我清楚知道,偏鄉教育的問題從來不是錢,而是人。走過、演講過的偏鄉原鄉離島學校超過兩百所,我清清楚楚的看見,這樣的師資缺乏有多惡劣。

翻轉是需要專業的,不僅是熱情而已。沒有專業,是沒有辦法真正翻轉孩子的學習的。比之於從前的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模式,翻轉課堂需要更專業的老師。

但,沒有老師,怎麼翻轉?

我的意思是:沒有夠專業的老師,怎麼帶領孩子翻轉?

於是,都市或者稍稍都市的地方,翻轉如火如荼地燎原,都市的翻轉名師帶領著一群又一群原本就夠專業的老師們義無反顧的翻轉著。

這一群又一群追隨的老師,原本就夠專業,但被過往長久以來的教學生態消磨了熱情。如今,熱情被喚醒,專業緊跟而上,模範就在眼前,單打獨鬥轉眼集結成了熱血之師。

他們的孩子多麼幸福。

而偏鄉呢?原鄉呢?離島呢?

我再說一次:沒有專業的老師怎麼翻轉?

連起碼的合格代課代理老師都聘不到了,又怎麼奢求專業?怎麼奢求翻轉?

於是,我擔心:這樣一波的熱血翻轉,會不會是又一次大幅拉開城鄉差距的無心之舉?

支持翻轉,我也在翻轉,而且翻轉很久很久了。但,老實說,我有些擔心—好吧,是很擔心。跟不上翻轉的偏鄉,沒有專業師資可以翻轉的原鄉,會不會被遠遠遠遠的、更遠更遠的被遺忘在原地?

燃眉之急

我只是就事論事。

第一次接觸到學思達的老師夥伴,大概很難不會因為張輝誠老師班上的教室風景而讚歎,而感動,甚而落淚,然後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壯志。但我想,應該更多的老師—特別是偏鄉原鄉的老師—在回到自己班上,看見自己的孩子之後,心裡或許都會默默的喟歎一聲:唉,我的學生不是每個都是PR97、98的啊。

的確,在我的班上,特別是在國一新生班,學生程度從PR8到PR78都會有。不要說PR98、90,只要哪一年有個程度還不錯的新生入學,就會引起校內教師夥伴的同聲驚歎了。

這些能夠進入張輝誠老師學校的孩子—也就是學業成就PR97、98的孩子—經過一路升學測驗的揀選淬鍊,要不是已經具備自學的「能力」,要不就是已經具備自學的「態度」,但我相信,更多是兩者都具備,只是在過去一路的升學煉獄當中失去了學習的熱情。一旦碰上這樣的熱血教師,以專業而有系統方式引導、啟發、鼓舞或激勵,那種潛藏已久而爆發的學習風景,當然就會像葉丙成教授所說的「學習飢餓感」。

更可怕的是缺乏態度

然而,更多更多類似於我的教學現場(偏鄉原鄉國中常態編班)的夥伴們所面對的孩子,要不是沒有自學的能力,要不就是沒有自學的態度,而且的確為數不少的孩子是兩者都沒有的—特別是國一的新生。

沒有能力是可怕的,但沒有態度更可怕。

沒有能力,上不了舞台;沒有態度,連舞台都不想上。

這幾年,張輝誠老師和學思達(或以學思達為核心概念的翻轉教學法)的許多專家教師們也意識到,中小學現場因為常態編班,必然會出現程度落差嚴重問題。因此,在設計或修正學思達等翻轉教學的模式時,強調或證明學思達等翻轉教學即便在這樣的常態班級一樣有效且可操作,甚或可以改變或解決常態班級在過去傳統教學模式下常出現的沉悶無趣逃避低效能。

我很敬佩這樣一群為台灣教育努力的夥伴們,也經常在張老師或學思達的臉書平台上看見許多好消息傳來。我衷心希望這樣的好消息持續傳出,也希望有更多的教室風景因為老師的願意翻轉而有了改變與流動,更希望看見在這樣的教室風景過後,有更多的孩子在學習成效上有更札實的成長。

只不過,我想更多夥伴更關心的問題是:為什麼還是這麼多這麼多偏鄉原鄉的班級翻轉不起來?

自學能力是問題,但這也是我們偏鄉原鄉教師之所以存在、之所以要翻轉的價值與意義。這不能是藉口。更大的問題是自學態度,而燃眉之急,就在國小。

我常開玩笑的對我自己每年國一班的學生說:「在教你們國文之前,我得先解凍你們的腦袋。」快則半年,慢則一年,甚至更久,孩子們才會真正的體會到:「我才是學習的主人。」我的孩子在過去長長的六年裡太習慣自己是教室的客人,這樣的客人學習模式之所以會養成,我觀察的原因有二:

1.    老師太習慣自己是主人

學生等著老師給答案,等著老師說解答。月考前把這樣的答案或課文反覆唸幾遍,成績也就多少能交代得過去,老師也不會在月考命題時做多一點靈活的變化來為難自己;學生考得不錯,也就可以證明自己教得還可以。於是,長長的六年過去,老師習以為常的給,學生也就習以為常的等;教科書照本宣科,成卷題庫選取輸出,既省事又方便。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主客相安無事便罷。

2.    老師誤以為學生已經是主人

幾場春雷驚醒了平穩的靜好歲月,一下子要學習共同體,一下子又要翻轉教育。於是幾番研習過後,教室調整了座位,三人或四人一組,學習任務分配給組長,組長分配給組員。知道讓孩子帶回家不可能會完成,於是就在班上開放討論,美其名為小組合商,學習任務成了分割零碎的小型工程。

這樣的模式,學生豈是主人?無非是完成大盤商分配的零碎任務的小包商而已。

第一種模式養成的客人,純潔天真,解凍所需時間還好。第二種模式養成的客人誤會已深,進入我的班上,知道我的教學模式,第一時間心裡便會嘀咕「又來了」,然後便搬出習以為常的那一套應付。這樣的客人要解凍,既難又耗時。

但不管如何,這是我之所以在這裡的價值和意義。

所以我仍努力地翻轉著。

我的國一孩子才開始兩個月,但我的確感受到他們的翻身與轉變。

我只是就事論事。我不代表所有的國中老師,所感受到的國一新生現況,也不代表所有的國小夥伴。

但我仍願意直說:燃眉之急在國小。

以我身處的南投縣,真正開始或已經翻轉教學的原鄉或偏鄉班級有幾個?十個?或者二十個?而整個南投縣有一百八十所左右的國小,至少是一千五百個班級,這樣的翻轉速度及廣度,真的太慢。

花東呢?屏東呢?雲林呢?金馬離島呢?或是我去過、看過、分享過的台中市和平區呢?澎湖縣的七美呢?高雄市的那瑪夏呢?

傳統教學法讓過去偏鄉原鄉學生以緩慢的速度被拉開與城市的差距,而翻轉教學肯定會讓這樣的拉開速度更劇烈。這樣的速度,讓人擔憂,甚至不忍預見。

如果國小跟不上,國中被拉開的速度就更驚人。

如果國小的翻轉態度沒有正確建立,國中就要花更多心力從頭開始。

到了高中職大學呢?

會不會就是更多因為無趣沉悶低成就而早早就放棄學習的孩子。


本文節錄自:《我有一個夢》一書,王政忠著,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