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孩子教會我的事

文 / 一流人      2017-03-21

那些年,孩子教會我的事


有個廣告是這麼說的:我是當了爸爸之後才知道怎麼當爸爸的。

這句台詞放在教學現場,我的感覺是一樣的。

多年前,當我剛剛成為老師時,一直以為是我教會孩子許多事。但幾年過去,我真真切切的明白,是孩子教會我許多事。

在偏鄉小校任教,因為受限於編制,所以配課是司空見慣的事。我常在演講時提到,在台灣類似爽文國中這樣一個六班的學校,是不會有空間可以聘任合格的音樂美術體育童軍家政⋯⋯等師資的,所以校內教師就得任教自己專業本科以外的課程。我教過體育家政音樂歷史地理等,而我最感成就的其中之一,是任教童軍課。

初任教師的那一年,依規定我去受了童軍的木章基訓。在受訓之前,我已經在校內配了童軍課,雖然毫無專業背景,但還是想盡花招讓學生感受一下童軍的迷人之處。受訓領證之後,更是興致勃勃的把全套的受訓內容運用到我的童軍課。

這張照片,就是那年畢業典禮,我帶著任教童軍的二年級學生演出童軍旗舞。

是的,童軍旗舞。

一個完全沒有舞蹈細胞沒有音準節奏感的老師,為了學生的一句:「我們來表演童軍旗舞好不好?」於是開始找音樂、剪音樂、編舞、設計動作、搭配隊形變換⋯⋯。那過程真是折煞我,但是當〈站在高崗上〉響起,學生們開始揮舞紅白旗,隨著音樂變換隊形展現動作,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天分怎麼這樣高?

演出結束,我們一起合照,照片中的笑容說明了師生共鳴的成就感。

那之後,我還帶領了國樂團。

孩子們教會我怎麼成為一個TEACHER

童軍旗舞只是我在爽文國中十七年來玩過的諸多瘋狂把戲之一,國樂團則是這些瘋狂把戲當中的超大絕。

二○○二年成團,二○○三年開始參加全國學生音樂比賽,二○一一年第一次拿到優等,二○一四年六月舉辦第一次對外成果發表。

團員人數從四十人到現在的八十人左右,而我們全校的學生不過是一百一十至一百二十人之間。我們外聘了專業的國樂老師,但受限於自籌經費不易,一個星期也只能上兩節課,所以團練時間誰來負責帶呢?

是的,又是我。如前所述,一個完全沒有節奏感沒有音準的國文老師。

我也只好跟著學生上課的時候旁「聽」,回家找網路資源惡補,然後團練的時候煞有介事的搖頭晃腦,時不時還要碰出一句「欸欸欸,那個拉弦組的節奏不對啊」,或者「吹管很好啊,進步很多啊!」

然後回頭問彈撥首席:「現在是演到第幾小節啦?」

二○一四年十一月,國樂團成軍十二年之後,第一次在音樂比賽突破八十六分,來到八六•九分,這太令我震驚了,因為只差○•一分,我就要請學生吃雞排了。

我興奮不已,而且自我感覺良好的一次又一次的反覆聽著比賽錄音,沒想到揚琴首席潑我一桶冷水說:「這裡不夠整齊!那裡音準差了!」

我問:「所以比賽這一次不是最好的表現?」

首席回我:「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不是你說的嗎?」

是孩子教會我怎麼成為一個TEACHER。

為了教會孩子沒有學過的,所以我得學會我原本完全不會的;為了教會孩子學不會的,所以我得學會改變我以前會的。

我學會了更強大的Technology,學會了更多元的Evaluation,學會了更精準的Appreciation,學會了更同理的Communication,學會了更貼近的Humanity,學會了更善解的Expression,以及學會了更甘願的Responsibility。

是的,是孩子教會我成為一個TEACHER。

我的偏鄉孩子用他們的「已讀不懂」,教會我在帶領他們時學會思考,學會表達之前要先教他們學會如何閱讀。

我的偏鄉孩子用他們的自我信心不足、學習動機低落、基本能力不夠、課堂態度欠缺,教會我建構組織發想MAPS:Mind Mapping in spires Kids, Asking Quesiton motivates Kids, Presentation Acheves Kids and Scaffolding awakes kids。

你怎麼看待你的孩子給你的功課?

你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老師?取決於你怎麼看待你的孩子給你的功課。

「沒有教不會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老師」是一頂太巨大、太沉重、太濫情的帽子,會罩得你我頭暈目眩昏天暗地。

我的解讀是:如果我們願意認真且醒覺的看待每一個不同教學現場的不一樣的孩子給我們的不同課題,並且願意為了完成功課而認真的自學共學、思考精進、嘗試調整,就像我們要求孩子的一樣,那,以我的說法,這句話就會是:沒有學不會的孩子,只有不會學的老師。

孩子都努力的完成你我要求的功課了,那我們自己呢?

本文節錄自:《我有一個夢》一書,王政忠著,天下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