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某日 教育懇談會

文 / 一流人      2017-03-29

二月某日 教育懇談會


放學後,接到召集。所有的教職員、家長,以及地方上的人都在學校集合,要討論學校的教育方針。

議題是雪山。在校園裡堆的雪山是否該設定遊戲規則。

事情的開端是這樣子的:有的孩子在雪山滑雪橇,有的孩子滑雪,也有人徒手徒腳的玩,混在一起相當危險。就算是在校園裡,老師也不可能在旁邊看著,直到放學後。因此,針對國中生設立了簡單的遊戲規則。

等一等,有人開口道。

「不用連玩都設立規矩吧。」

「可是,小孩子玩起來,根本毫無道理可言。」

PTA會長幸太先生說:

「這裡是富村牛,一旦踏入深山和森林,就沒有任何規則了。只能自己保護自己。他們需要自己思考的訓練。那些簡單的規則,還不如沒有比較好。」

哇,酷斃了。其他的母親也贊同。

「我認為,玩的時候才可以學到很多事。就算因此發生意外,當然,我也不會怪學校。」

國一班的泉野老師舉手說:

「我今年負責國一的三名學生,三個孩子都可愛極了,早上醒來,想到今天又能見到那三個孩子,便精神百倍地到學校來。」

我們正狐疑著老師為什麼突然扯到新話題去,泉野老師又繼續說:

「部分的孩子真的知道在雪山玩,有多麼危險嗎?即使是在校園裡,萬一發生了意外,光是想到三人中有誰再也醒不過來的話,我就害怕、難過,甚至覺得我也不想活了。我想母親的擔憂之心一定比我更強吧。」

全場一片鴉雀無聲,泉野老師眼中含淚,胸口揪緊。他口中說可愛極了的三名學生中,有一人就是我家老二。

「在這兒從來沒聽過,在雪山玩的孩子受重傷,或甚至死掉。」

也有人提出反對意見,大家各抒己見,長達兩個小時。可以互相討論真是太好了。現在沒有孩子上中小學的長輩,不只是溫暖的守護,更是熱心腸。不管家裡有沒有孩子,都非常重視學校。

的確,學校非常重要。這個地區的孩子都是在這裡受教育長大,也許它比較接近交流學校。

有人提出異議, 也有人提出極端的論點,年輕老師熱血沸騰,脫軌演出,一時擔心那些話可能對他不利,而想出言阻止,一時又聽得目瞪口呆。

教職員十一人中,有七個人不到三十歲,家長的平均年齡大約是四十歲,地方人士的年紀又更高些。 大家都把自己的想法毫不保留地表達出來,我也發表了意見,外子不吭一聲,所以我從桌子下悄悄的戳了戳他的腰,讓他說點什麼。結果都被老師看在眼裡。

「我在想,在雪山玩耍學習,會不會比坐在教室裡念書更重要呢?」

地方人士提出的意見,大家都點頭表示同意,山村留學家庭家長的發言,更是深得我心,他說:「我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讓孩子在大自然中成長,讀書是次要的事。」沒錯,把讀書視為第一要務的家長,絕對不會把孩子帶來這裡。進而,重視金錢的家長也不會來這裡。大家的價值觀根本上一致,但是還是有差別,有幅度。我認為念書雖然不是第一或第二要務,但還是很重要。各個環境埋藏著各種不同的嫩芽,如果找到了,就好好培植它。不努力學習而想得到它,我認為有其困難。

本文節錄自:《眾神的遊樂園》一書,宮下奈都著,陳嫻若譯,健行出版。

圖片來源:pakutaso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