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充滿了陰謀的世界

文 / 一流人      2017-03-29

中東:充滿了陰謀的世界


圖說:的黎波里雜亂無章的建築。與首都貝魯特不同,這座城市仍然沒有完全從內戰中恢復過來。

在中東,由於有著太多的衝突和刺殺,也是一個最容易相信陰謀的地方。

在中東的茶館裡,隨便找一個人聊天,只要談到政治,他都能給你講出一串陰謀。

比如在埃及,一位開羅居民在和我喝茶時,曾經神秘兮兮地問我:「在開羅的街頭,我經常看到中國女人在賣手機,這其中有沒有什麼秘密?」

我感到很驚訝,想不出賣手機怎麼和秘密沾邊。於是這位老兄繼續娓娓道來:「我們這兒很多人說,這些賣手機的女人在中國都是殺人犯……靠行賄讓中國政府把她們放出來,跑得滿非洲都是。」

他的話讓我感到大吃一驚。中國商人在國外受到歧視我早有耳聞。阿拉伯人的性格都是大大咧咧的,在生活上很容易交往,而中國人由於受到的苦難太多,骨子裡對陌生人首先是防範,不輕易敞開心扉。加之語言的障礙,就算是生意成功的中國人也很難融入當地人的圈子。在我走過的國家裡,感覺大部分中國人都有些怪異和神秘,不願意和當地人打交道。這就不奇怪,針對於中國人,當地人會有各種各樣天方夜譚般的猜測,這位老兄談到的就屬於這樣的猜測之一。

在整個非洲,中國女人賣手機都成了都市裡的一道風景。那些漂洋過海背井離鄉的女子為了掙命,帶著國內批發的山寨機,挨個兒兜售。我在埃及就碰到過幾次。她們大都在家鄉找不到好的工作,希望能在海外掙點兒小錢回家養老。她們的工作比國內的人辛苦得多,還要忍受當地人的歧視,甚至侵犯。

我趕緊告訴那位埃及人,這些女人在國內都是好人,她們和埃及普通人一樣,只是為了找口飯吃,才跑到天涯海角來。並請他一定轉告其他有懷疑的人,千萬改變這個錯誤的觀念。

那位老兄半信半疑地聽完,換了話題,給我講別的秘密和陰謀,關於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和約旦如何密謀支持現在的總統塞西,對付埃及窮人的。

在約旦,又有人抽著水煙告訴我關於埃及的陰謀。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曾經要聯合土耳其、卡塔爾和美國幫助以色列顛覆中東的其他國家,當然也包括約旦。說得有聲有色,彷彿親眼所見。

不過,最完整的陰謀故事,仍然是我在黎巴嫩聽到的。

在黎巴嫩北部有一座城市叫特里波利(Tripoli),與利比亞首都同名。在一條小巷的邊上,一位去過周邊幾個國家、見多識廣、英語流利的胖子拿了一聽可樂遞給我,拉我坐下,望著近在咫尺的裝甲車,給我講解了中東世界的來龍去脈,讓我大開眼界。

日後,我才發現,他所講的話竟然代表了中東阿拉伯世界的普遍認知,或者說,大部分人的確是按照他的思路去看待世界的。

他先對特里波利發了一通牢騷,「看,」他指著裝甲車說,「這就是黎巴嫩,這就是特里波利,我們整天生活在恐懼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人把你幹掉。我們為什麼要留在這個糟糕的地方?」

當我表示同情,他轉而說道:「這都是以色列的陰謀……黎巴嫩已經被他們搞垮了,現在輪到敘利亞了,還有伊拉克,你看著吧,接下來就是土耳其啦。所有的國家都跑不了。」

那麼以色列是怎麼搞陰謀詭計的?胖子告訴我,請記住,下面的邏輯中不是一點事實都沒有,而是他把事實用一套陰謀論的邏輯又串了一下。

以色列有兩個目的:第一,讓猶太人強大;第二,讓周邊國家都完蛋。

對於第一個目的,體現在石油上。與沙烏地阿拉伯、伊拉克等產油國不同,以色列是一個石油不能自給自足的國家,必須向外購買。但是,還有一個辦法,如果周邊國家有足夠的石油,那麼以色列也可以搶占過去。他認為,這就是以色列對敘利亞、黎巴嫩等地發動進攻的原因。

以色列曾經在一九六七年占領了敘利亞的戈蘭高地,並對當地進行了勘探,結果發現沒有石油,接著入侵了黎巴嫩,還是沒有發現多少石油資源。

接下去該輪到誰了?又回到了敘利亞。除了戈蘭高地之外,敘利亞在中部的確有油田。但敘利亞是一個大國,以色列不容易吞併它,於是就依靠土耳其和庫爾德人做幫手,對敘利亞進行瓜分。

另外,伊拉克境內的庫爾德人也是以色列的幫手,伊拉克庫爾德控制區域有石油資源,以色列通過土耳其做中轉,可以使用庫爾德的石油資源。

不過,土耳其作為以色列的幫手別高興太早,因為它也是一個中東國家,而且也信伊斯蘭教。在以色列的名單上,在敘利亞之後,下一個受害者就是土耳其。

胖子告訴我,土耳其在庫爾德人區域可能發現了大量石油(我沒有看到類似的報導),所以以色列在拼命煽動庫爾德獨立,從中獲取利益。土耳其的庫德人問題早晚會爆發,那時就是它亂套的時候。

當然,在尋找石油利益的過程中,以色列已經把周圍的國家都搞亂套了。除了提到的黎巴嫩、敘利亞、土耳其、伊拉克之外,以色列還在埃及、利比亞等國製造所謂的「阿拉伯之春」,結果這些國家也癱瘓了,並威脅到了更多的國家。

在中東地區,參與以色列陰謀的主要有美國和西方,另外,土耳其、卡塔爾、庫爾德人也是美國的跟班,一直針對其他國家製造陰謀。總之,所有中東的不穩定,都和他們的陰謀有關。

請不要著急嘲笑這個陰謀論。當一個陰謀論被廣泛地接受時,它就有了自我實現的力量。這位胖子所講的石油故事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因為它需要很強的專業知識。之所以在黎巴嫩出現,是因為真主黨在和以色列爭執一個新發現的海上氣田,讓人們對於石油、天然氣的認知提高了不少。

但是,他講的以色列的陰謀論,幾乎在各地都能碰到贊同者。特別是將「阿拉伯之春」和以色列陰謀聯繫起來,幾乎是每個政治家的第一反應。

二○一一年,一股民主風潮從突尼斯出發,席捲整個阿拉伯世界。這股風潮是如此強烈,導致許多政府倒了台。但是到了二○一四年,隨著「阿拉伯之春」成為過去,另一股反風潮已經愈演愈烈,那就是將這次民主運動僅僅當作一個陰謀,貶低它,詆毀它,消滅它。

在埃及,隨著政治舊勢力重新上臺,報紙上天天在鼓吹陰謀論,人們都已經耳熟能詳。當保守派將軍塞西競選總統時,一位穆斯林政黨領袖如此解釋為什麼要支持塞西,而在這之前,他也支持過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Mohamed Morsi)總統(被塞西推翻的前任總統),所以被稱為牆頭草。他辯解說:「我之所以決定號召我的支持者投塞西的票,是因為如果我不投他的票,就中了以色列和美國人的圈套,他們正是要讓我們埃及亂套,好從中漁利!」

當然,在這些國家中也不乏冷靜的人,我的一位朋友艾哈邁德(Ahamed)就曾對我評價過這種陰謀論,將其稱為「弱者的武器」。

所謂弱者的武器,指的是在真刀真槍的戰爭中,戰敗的一方不能直接承認失敗了,他們需要一個藉口,最好的藉口就是:對方之所以戰勝,不是因為實力強,而是使用了陰謀。

由於阿拉伯人把以色列當作是頭號敵人,所有的陰謀論最終都指向了以色列。

只是,在陰謀論過後,人們還得繼續面對現實。巴勒斯坦的難民們仍然住在狹小的鐵皮屋裡,等待著正義歸來的那一天,各個國家仍然在幻想著重新奪回聖地的日子,以色列仍然一方面遭到各種武裝分子的威脅,另一方面繼續對難民施暴。他們都沒有找出解決辦法,只能順著慣性的思維,做出應激性的反應。僵局何時能破,仍然是個未知數……

本文節錄自:《穿越百年中東:中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子?資深媒體人冒險深入中東!第一本以華人觀點揭開中東神秘面紗》一書,郭建龍著,平安文化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