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逃離北韓大監獄的小女孩

文 /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2017-03-16

逃離北韓大監獄的小女孩


金恩善(音譯)跋涉了1000英里旅程才終於獲得自由。她熬過了人口販子、饑荒和貧困。

北韓是地球上最神祕也最高壓的國家,是反烏托邦的夢魘,相較之下,連喬治 ‧ 歐威爾的《1984》都顯得親切又仁慈。新聞鮮少外流,審查就是一切。但在《千哩自由路:逃離北韓》一書中,金恩善讓我們得以一瞥那「竹幕」之後的日常生活。

她在南韓首爾的家中受訪,現在她與母親和丈夫一起住在那裡。她描述了11歲那一年,母親留她一個人在家、自己出門去找吃的,而她寫下了遺囑;學習韓式英語(Konglish)是她在南韓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還有 ─ 就算北韓新領導人金正恩可能是個神經病,但他或許能為這個國家帶來改變。

Q: 你的書以北韓大饑荒時你母親和姊姊離家去找食物的驚人故事開始,請告訴我們當你11歲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很多人因為營養不良而死掉,包括我祖父母在內。1997年,我父親也過世了。我媽把公寓裡所有的東西都拿去賣掉、或去換東西,到最後我們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她決定去城裡找食物。她把我留在家裡,但是帶著大我兩歲的姊姊一起去。她說她三天就回來,不過如果能早點找到食物,就會早點回來。她給了我北韓圜15分 ─ 夠我再買一塊豆腐 ─ 就走了。

三天過去了,然後是四天、五天。我等著她回家,但到了第六天,我已經沒有力氣了,心裡想著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最後一天。我不怕死。那段時間裡我看過太多人死去。我難過的是我覺得媽媽不要我了。她帶著姊姊一起出門,卻沒有為我回家。所以我決定要寫遺囑,在我11歲的時候。

我要說我會想念媽媽,就算她在我死了以後才回到家,我也想讓她知道我在等她的時候有什麼感覺。但就在第六天,她回來了。雖然她兩手空空地回來,我還是很開心。她沒有放棄,她沒有丟下我一個人。她說的第一句話是「要死一起死。」但我還是很開心。

Q: 你第一次逃亡時和賣掉妳母親的人口販子成了朋友,但你書上寫說你很幸運。能解釋一下嗎?

我的故事在北韓難民裡面是很常見的。許多北韓女性都經歷過中國的人口販賣。即使我們都被賣給中國男人,但他們並沒有拆散我們,即使當時我們還在中國,也可以一起面對悲傷和挑戰。即使當我們被遣送回北韓,我還是跟我母親在一起。所以我才會說我們很幸運,因為我們沒有被拆散。到了今天,我們都還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Q: 請告訴我們你的逃亡過程。

我們住在咸鏡道一個叫做恩德的村子,那是在北韓北部。我們第一次逃亡是在冬天。春天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吃草、或者從農場偷食物吃。但在冬天,連可以偷的食物都沒有,根本求生無門,所以我們決定逃亡。河都凍硬了,但我們還是設法過了河。 

完整內容請至《 國家地理 》雜誌中文網

關鍵字: 全球焦點


專欄介紹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承襲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125 年來探索世界、發現未知的薪火,在每個月出刊的雜誌中,帶讀者神遊四方,理解與認識「世界,以及其中的一切」。

專欄介紹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承襲國家地理學會(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125 年來探索世界、發現未知的薪火,在每個月出刊的雜誌中,帶讀者神遊四方,理解與認識「世界,以及其中的一切」。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