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瞞暴力

文 / 一流人      2017-03-12

隱瞞暴力


我繼續閱讀《布哈里聖訓實錄》第一卷第三則聖訓。許多聖訓都包含我經常聽到的教誨,例如穆斯林應該避免傷害他人,救濟窮人並對陌生人友善,還有要遵循黃金守則(注:「就是那讓人分享你的食品,以及為你認識和不認識的人祝安的〔行為〕」)。毫無疑問,這是我一向熟知那富有愛心、和平的伊斯蘭教。

但當我讀到第二十四則聖訓時,我驚訝得下巴都掉下來了。

在這則聖訓中,穆罕默德說道:「我奉命與人們戰鬥,直到他們見證除了阿拉,別無主宰,並見證穆罕默德是阿拉的使者,履行拜功,完納天課⋯⋯則他們的生命和財富將會受到保障。」

是我眼花嗎?穆罕默德的意思是說,他會與人作戰,直到他們變成穆斯林,或殺了他們、奪取他們的財產為止。怎麼可能!這跟我所知道的穆罕默德恰恰相反,而且違反了《古蘭經》中「宗教絕無強迫」的主張。

我怎樣都無法相信,所以馬上接著再讀下一則聖訓。但第二十五則聖訓提到,穆斯林有了信仰後,所能做的最棒的事,就是參與吉哈德(意為「聖戰」)。而彷彿是要指明到底是哪種吉哈德似的,《布哈里聖訓實錄》指出是「宗教戰爭」。

心理上的落差實在讓我難以承受。我無法處理它、無法思考,甚至僵住動彈不得。我跌坐在父親的書房,向父親呼救。「爸爸,我需要你!」在我們的文化中,兒子是不能召喚父親的,但父親聽了我的呼喊,馬上跑了過來。畢竟他是我的父親啊。

「怎麼了,兒子?」他一邊敏捷地靠近我,一邊開口,聲音裡流露出一股憂慮。

「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看!」我把那兩本書遞給父親,指出穆罕默德企圖自殺,以及他誓言要殺害非穆斯林或讓他們改宗的幾段聖訓。父親靜靜地想了一下。雖然他試著掩飾他的驚訝,但我太了解他了;他甚至還檢查一下那兩本書的封面,確認這真的是《布哈里聖訓實錄》。

他終於說話時,還是沒有暴露出任何憂慮:「納比,很多事情我們不了解,因為我們不是學者。你讀讀學者的著作吧,就會比較了解。」

「但爸爸,」當父親正在書架上找書時,我抗議道:「如果聖訓是最可靠的來源,那我寧可讀聖訓就好。」

父親找到了他想找的書,從書架上拿下來。「兒子,要深入理解所有這些資訊並得出合理的結論,需要經年累月的時間。你已經開始這麼做了,這是件好事,但學者們早就研究過這些了。他們已經問過你正在問的問題,而且已經找到答案。從他們的研究成果中學習才是明智之舉,不必走冤枉路。」他輕盈而確實地把那本書放在我面前。

我掃描了那本有著綠色封面還加上燙金的書。作者是一位西方學者—馬丁.林斯,書名很是搶眼:《穆罕默德—根據最早期來源傳述之生平》。看來父親可能是對的,這是我正在找的東西,就是基於最早期的資料來源整理而得的穆罕默德生平故事。

我向父親道了謝。在閱讀那本書之前,我決定先在網路上搜尋作者的資訊。我很快就得知林斯是英國人,牛津大學畢業,是魯益師的學生兼好友。但儘管他浸淫在英國新教傳統中,但最後他改宗伊斯蘭教蘇菲派。

林斯的改宗及隨後出版的書,在整個伊斯蘭世界引發一波波熱烈迴響,他也成為穆斯林有識之士中人人皆知的作者。林斯的傳記以學術成就而聞名,其地位並被抬高為用來證明穆罕默德不可抗拒的人格及真理的範例。對我而言,這表示批判成性的西方人若用心研究伊斯蘭教,終將擁抱它的真理。

帶著這股得知新發現的興奮之情,我閱讀林斯的著作,並且直接翻到穆罕默德第一次接受天啟的部分。結果那股興奮很快就被澆熄了。再一次,我發現的是不完全的畫像。林斯提及穆罕默德的畏懼,但他並未指出穆罕默德企圖自殺。書中完全沒有提到可供參考的資訊,甚至對於為何省略也全無交代。彷彿林斯並不知道,或不想讓我們知道這件事曾經存在。我快速地尋找阿拉命令穆罕默德讓非穆斯林改宗,不然就殺害他們的部分,但我也沒有找到。

林斯確實使用最早期的資料來源來撰寫穆罕默德的傳記,但它終究還是一本經過過濾的傳記。書中直接忽視那些有問題的故事,而不是去說明它們。因此,這位備受讚揚的學者所著述的穆罕默德生平,和父母告訴我的故事並沒有不同。那麼真理在哪裡呢?為什麼沒有人處理穆罕默德的這些難題呢?

繼續閱讀林斯的著作,我又遇到另一個問題,足以挑戰我所知道的伊斯蘭教。該書〈戰爭的開端〉那一章似乎在說,當穆罕默德遷移到麥地那後,穆斯林是第一批針對麥加人的攻擊者。穆罕默德在齋戒月派遣八名穆斯林埋伏突襲麥加的商隊—即使這段期間是對阿拉伯人停戰的時期;而且那些穆斯林殺害了一個人、俘虜了兩個人,還掠奪他們的商品。

林斯竭盡其所能為穆斯林辯解脫罪,但那無法平息我逐漸加深的憂慮。我的老師們總是主張,穆斯林是無辜的那一群人,是遭受麥加人嘲弄與迫害的受害者。那就是他們逃到麥地那的原因。但有沒有可能,在穆罕默德與穆斯林們終於可以自由而平和地生活時,他們反倒成了首開殺戒的人?

如果我從自己的省思中學到了什麼,那就是:我不知道故事的全貌,而現在的傳記家們也不想告訴我,那些故事是否並不符合他們的理想。林斯是否排除了什麼東西呢?

接下來幾個星期,我開始在網路上搜尋這些議題的資訊,而這工作慢慢地讓我精神耗損。我發現自己未曾知曉的、大量的有關穆罕默德的資訊,但每項論點似乎都由匿名的網路研究者用顯微鏡放大檢視,對穆罕默德不是批評就是辯護。網路上的討論可說是正反雙方的修辭對戰。

一方面,非穆斯林對關於穆罕默德暴力故事的批評,有時結論還算親切,但多半是在中傷我們敬愛的先知。另一方面,穆斯林的回應則是乾脆省略故事,或提供解釋說明,一味熱心為穆罕默德進行辯護。

省略刪除的例子多如牛毛。其中有一個故事記載,穆罕默德命令一名士兵去暗殺一位有五個孩子的女詩人阿詩瑪.賓特.馬爾萬(注:她曾寫詩批評麥地那的異教徒竟然聽信陌生人穆罕默德的話,卻不主動攻擊他)。遭刺殺時,她正在給孩子哺乳,而她的血噴濺到孩子身上。當殺手向穆罕默德回報,並表示對自己的行為感到過意不去時,穆罕默德卻絲毫沒有悔意。

即使這起事蹟記載於最早的穆罕默德傳記中,但網路上的穆斯林們卻指出,因為那並非出自《布哈里聖訓實錄》或其他可靠的聖訓,於是便直接把它刪除。身為相信穆罕默德至仁至慈的穆斯林,我真的希望他們是對的。

但是有時候網路上的穆斯林嘗試對某起恐怖事件做出解釋,我卻無法贊同。例如,在壕溝之役後,穆罕默德俘虜了猶太古萊札部族的五百多名男性(包括成人與青少年),並將他們斬首。穆斯林殺害這些男丁後,把婦孺當奴隸賣掉,並侵占、瓜分他們的財產。

由於這起事件在聖訓及傳記中都有記載,網路上的穆斯林們無法辯稱這是虛構捏造的。因此,他們嘗試為穆罕默德的行為平反,通常的說法是猶太人背信忘義,所以罪有應得。

只是我無法接受這些解釋。我所認識的那位先知,那位至仁至慈的穆罕默德,他絕不會下令將男丁斬首,因為他是慈悲與和平的先知;他也不會把婦孺賣去當奴隸,因為他是保障婦孺權利的人。

不過我讀到了穆罕默德的暴力故事,一個接著一個。我故意試著刪除它們,就像那些穆斯林一樣。但在潛意識中,我的壓力卻日益增加。我能刪除多少?這教我該如何持續下去?


本文節錄自:《在清真寺尋找,十字架下尋見》一書,納比.庫雷希(Nabeel Qureshi)著,張明敏譯,究竟出版。

圖片來源:flickr

關鍵字: 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