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小子成開鎖之父 連警官也來取經

文 / 一流人      2017-03-08

殘障小子成開鎖之父 連警官也來取經


天才警官

全台各地都有我的學生,連著名的天才「警界開鎖大師」──謝文苑警官也慕名前來取經萬能鎖的應用及開鎖之道。他天資過人,舉一反三,一點就通,讓我有看到自己影子的感覺。他在公務之暇自行學習,並將之傳承於警察大學,幫助打擊犯罪,其精神令我不勝敬佩。我們彼此也惺惺相惜,頗覺相見恨晚。

分享開鎖秘技

早期台灣的鎖匠,多是閉門造車,單打獨鬥,就算是擁有獨門的祕技,也是擁珍自重,祕而不宣,所以許多鎖店的技術層次都無法提升。我雖然只有國中畢業,還是勉強的用自己粗淺的語文能力,出版了三本專業的鎖匠工具書,也因此提升了鎖匠們的工作效率與技術。同時也改變了台灣鎖界,深怕獨門祕技外傳的陋習。

在此同時,我也開發出一種汽、機車鎖齒判讀器,只要將讀取板插入鎖匙孔內,就能將鎖齒輕易的判讀出來,複製成一把鎖匙。與書丹幾經思考後,因恐危害大眾安全,造成社會治安問題,最後,還是決定不予開發生產。

1997年,我接受鎖匙大盤商──金角鎖業公司的邀約,在世貿演講並傳授如何利用簡單鎖具,破解精密鎖種的祕技。當天全台各地的鎖匠,將整個會議廳擠得水泄不通,連一名工作人員,也被誤認為插隊者差點被打。我也因將一身鎖技不藏私的分享於業界,而贏得許多同業間「開鎖之父」的謬稱。

或許真是人怕出名,就在幾年前,您也許還有印象,當時在電視及報紙上喧騰一時的社會新聞「樹林萬鎖之家,配鎖老店萬能鎖匙被偷」,當時竊賊進入後,連抽屜裡面的錢也不拿,目的只是為了偷走我特製的開鎖工具。

小鎖匠,也要看重自己

儘管配鎖匙在一般人心目中,只是一個路邊攤的小行業,但我總是勉勵學生們:「配鎖是最值得受人尊敬的行業。」

沒錯,絕大多數的人是不會當小偷,但若當他們也會開鎖時,是否還能把持得住呢?鎖匠們沒有仗勢一身開鎖的技術為非作歹,反而認真低調的賺著蠅頭小利,服務社會大眾,這樣的情操不值得叫人敬重嗎?

儘管當時我們有許多的助手,但是多數客人還是希望我親自操刀,我因為工作嚴謹,無法一一親力親為,最後只好選擇較有挑戰性的工作來做。我刻印的價格是當時全台最高的,1990年時雕刻一個字的工錢就要一萬元,我的作品收藏者曾下了一個評語:「一字萬金,萬金難求!」在物價那麼低的年代,這麼多人願用如此高的價錢,來刻我的印章,其品質如何,您就自己猜想一下吧!

從爸爸的手中接下了「萬鎖之家」的名號,很高興我與書丹沒有辱沒了它,反而將它擦拭得成為一塊,在刻印、配鎖界裡的金字招牌。 

本文節錄自:《追光勇士》一書,嚴榮宗著,遠景出版。

關鍵字: 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