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嬰中國曝露了什麼樣的不安?

暢銷書《巨嬰國》在大陸下架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17-03-08

暢銷書《巨嬰國》在大陸下架


2017年3月中國大陸暢銷書第三名《巨嬰國》,號稱第一本完整剖析大陸國民心理的書。自去年12月出版以來,愈來愈受矚目,太紅的結果之一竟是於3月初被官方勒令下架,許多書店紛紛接到電話通知不可再公開販售此書。事件背後,是否透露了當局什麼樣的不安?

從書名便十分吸引眼球的《巨嬰國》,作者是中國大陸資深心理諮詢師武志紅,書中的基本論點是中國大多數成年人,其實心理水平是嬰兒,所以叫「巨嬰」,而巨嬰的共同心理便是「都在找媽」。

武志紅分析,既然是嬰兒,都要和媽共生在一起。巨嬰的重要特點是全能自戀和共生,全能自戀就是大家要聽我的話,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萬事萬物都是為自己服務。共生就是我不能獨活,我要和你活在一起,因而衍生出集體主義。

證諸於中國社會,集體主義的普遍現象是大家都被要求「聽話」。在家要聽父母的話,在學校要聽老師的話,在社會上聽領導的話、聽政府的話。從古至今,父父子子、君君臣臣,是按照別人的意志來活。「生命力沒有得到錘鍊,這就意味着人不可能成熟。」武志紅說。

姑且不論書中論點是否客觀完整,但隨著《巨嬰國》的暢銷,諸多中國社會怪象一下子忽然都找到了「巨嬰理論」可以套用。

譬如,近期在中國熱播的電視真人秀《中國式相親》,年輕的單身男子在電視上公開尋找結婚對象,卻帶着父母一同上節目。只見男方父母坐在鏡頭前,針對女嘉賓的年齡、學歷、婚戀經歷一一品頭論足,眾多年輕男士自己則句句聲稱要尋找一個「能照顧我」的合適伴侶。武志紅認為,這便是典型的「中國巨嬰」。

「中國式好人」更是巨嬰國的特屬產物,又稱為「拖累症患者」,看見需要幫助的人就忍不住背在肩上,結果自己被深深拖累。為了討好別人,滅掉了自己的需求與聲音。歷史上的典型「中國式好人」為大禹治水,他三過家門而不入,被奉為大公無私的典範,卻沒有人注意到,大禹家中妻小的照顧是否被忽略了?

還有所謂的「中國式考試」,武志紅認為,中國人的考試焦慮應該是世界第一,父母是最初的考官,一路成長為考試機器。

另外,大陸年輕人春節返鄉最怕被長輩逼婚,其中的深層邏輯,其實是得用結婚生子來避免自己被別人視為不正常的心理作祟。

「巨嬰」遍地開花,其中一個不良後果便是讓中國淪為「互害型社會」。

具體的例證是大陸很多老人跌倒被扶起來以後反過來責怪他人,也是巨嬰心理的體現,「這些老人是巨嬰,巨嬰不能為自己的失控負責。他們發生失控後一定要找一個人去怪罪,用怪罪對方的方式,為自己的失控找到原因,也找到歸罪對象。」

許多「中國巨嬰」打著愛的名義,進行控制。再以中國有名的諺語「槍打出頭鳥」為例,這句話潛在的意涵是:「誰特別,誰想要出風頭,就把誰滅掉。」

《巨嬰國》的被禁,或許與書中揭露的觀點令當局覺得「不可承受」有關,不僅將中國的社會現象過度簡單化中國人的心理不成熟,嚴重一點看,甚至是有辱國家民族尊嚴。

一位大陸資深財經節目製作人便指出,一本書要在中國能被出版,早已經過當局嚴格審查才會批准鋪設到書店販售,既然《巨嬰國》一度可以公開販售,表示內容已被當局了解。後續又被勒令全面下架的話,顯示當局認為該書已經影響到社會正向風氣。「它(《巨嬰國》)不要那麼紅就沒事了,」這位製作人感嘆道。

如果現在你對《巨嬰國》有興趣,只能透過媒體報導一窺究竟,但卻畢竟是隔靴搔癢了。

關鍵字: 兩岸要聞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