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9部《X戰警》系列宣告結束

《羅根》:休傑克曼最令觀眾讚嘆的告別作

文 / 魯皓平      2017-02-27

《羅根》:休傑克曼最令觀眾讚嘆的告別作


休傑克曼(Hugh Jackman)曾經在受訪時談到羅根(Logan)在電影中的心境映照,「過去他曾經會回應別人的請求,幫助哭泣的人,但那段日子已經過去很久了。基本上,他得出結論,當他幫忙別人的時候,事情的結果會更糟。如果他靠得太近或太努力嘗試,他所愛的人會受傷,結果總是痛苦、失落與崩毀。」

落寞的金鋼狼、拋下一切的孤單思緒、逐漸凋零頹敗的身體,過往的歲月傷痕已經在他外型和內心中留下了不少疙瘩,他試著拋下一切,試著過段平凡簡單的生活,但劃破這平靜而激盪起漣漪的,是他絕對無法放下的牽絆。

《羅根》電影時間軸設定在2029年,那是個在《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中改變1973年的過去後,變種人繁榮祥和的2023年之後6年,諷刺的是,就算改變了美國政府所進行的「哨兵計畫」,變種人還是在未來遭受無可抹滅的威脅,羅根和X教授、卡利班選擇逃到墨西哥邊境離群索居,計畫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由於是休傑克曼對於《X戰警》系列的告別作,本片更深入了羅根本人的內心,在過去,他是個超級英雄,從19世紀末期出生後便參與了世界上大大小小的戰役,他戰無不勝、他長生不老、他也無法死亡,看似無敵的背後,卻隱含著不為世人所知的悲慟,他有恐懼,他當然也有弱點,他其實比任何人都來得真實、有人性。

17年來,休傑克曼在大銀幕上帶給觀眾無數驚奇,這位著名的澳洲演員進入了這個全世界最知名的變種人角色,登上大銀幕9次。此次,他也徹底把那種即將告別舞台分身的情感徹底投入在角色情緒抒發中,那是一種覺悟,一股活出人生最終章的精采,十足地展現在每個不同的心境轉換中。

飾演X教授的派屈克史都華(Patrick Stewart)在片中與休傑克曼有著非常重要的對手戲,劇中的他病了,變得更加難以控制腦波,這位擁有全世界最強腦力的變種人卻無法控制他最原始龐大的力量,對金鋼狼來說,他是良師、是益友,而在X教授老老垂矣的90餘歲,他更像一名父親需要陪伴與照顧。

X教授一生中為了變種人的和諧與幸福奔波努力,可惜在經過那麼多的付出後,他還是得面對即將邁入人生終點的事實,羅根與X教授的互動充滿層次──自豪、失望、憤怒、沮喪、矛盾、無奈、坦然──也許兩人彼此都老了,但還是對方最值得信賴的依靠與陪伴。

如果說,他們倆的互動就像是父親與孩子,那羅根與蘿拉(達芙妮基恩Dafne Keen飾)則是名符其實的父女情深。

蘿拉,也是原著漫畫中俗稱的X-23,她是阿卡利(Alkali)集團幕後的基因學者,透過一連串不人道的實驗而誕生之產物,由於出生時即定義為「殺人機器」,她冷酷、冷漠、冷靜,絲毫不充滿任何情感,面對任何對她有威脅的事物,她會毫不留情地將其殲滅。

蘿拉在心底有著捍衛自己的一道高牆,她沉默寡言,絲毫不表露出任何悲傷或開心的反應,這樣武裝自我的情緒可不容易表達,但對年僅11歲的達芙妮基恩來說,她卻展現了令人驚艷地大將之風,那眼神之銳利、狂怒時的怒火、勇敢為了自我守護事物奮鬥的決心。

她簡直把任何正面情感都包覆在內心深處,可愛、迷人的外表下,有顆難以捉摸的思緒。她是一個孩子,但她表演的重量、嚴肅性、強度和多樣性卻完全屬於一個經驗老到而世故的演員。

電影中集結了大量西部片的元素,以一種磅礡、孤傲、寂寥的荒漠形式呈現,勾勒出令觀眾為之震撼的視覺饗宴──大量的暴力美學、武術動作細節與流暢血腥的打鬥畫面,劇情毫無冷場,每一幕都是經典、每一個鏡頭都是經過最巧妙的設計。

亞德曼金屬鋼爪絕對是電影中最重要的元素,而搭配鋼爪進行的撕裂、切割、斬殺更是最暴力血腥的極致饗宴,完全把限制級程度的極度狂妄精彩展現,觀眾不會覺得噁心,反而是為之振奮,藝術般的流線畫面扣人心弦。

這是一部公路電影,一部描述羅根踏上征途的旅程,自然有許多驚險、刺激、震撼的特技飛車追逐場面,他所駕駛的克萊斯勒300與墨西哥的大漠景致有著鮮明的搭配,就像隻剽悍的野馬,縱使經過槍林彈雨而頹敗,對於完成任務的決心,是無法取代的魅力。

片中無時無刻都在揭露金鋼狼與X教授老去的事實──羅根不斷的咳嗽聲、傷口漸漸無法復原的疤痕、早已無法靈活的肢體動作;教授胡言亂語的失智症狀、難以控制的精神力、因為疏於腦力使用而長出的稀疏頭髮──每一幕都令人心痛。

這是休傑克曼最令觀眾讚嘆的告別作,也許就像是羅根所說的,「自然把我造成一個怪物/人類把我變成一樣武器/神卻遲遲不肯結束這一切」

(劇照提供:福斯)

關鍵字: 電影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