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雀看電影】

影評:《臨淵而慄》另一種罪與罰

文 / 雀雀看電影      2017-02-06

影評:《臨淵而慄》另一種罪與罰


《臨淵而慄》淵に立つ Harmonnium是日本導演深田晃司得作品,《岸邊之旅》淺野忠信、《我的恐怖室友》筒井真理子《地獄哪有那麼HIGH》古館寬治主演。是2016年坎城唯二的日本作品,另一部是競賽片是枝裕和的《比海還深》,最後《臨淵而慄》拿下2016坎城影展一種注目評審團獎。

有一種蜘蛛,叫紅螯蛛,小蜘蛛們在出生約三天就會開始啃食母蜘蛛,而母蜘蛛會就這樣默默地被啃食致死,牠們一代又一代因此繁衍下去。若用人類的道德暨信仰論之,那小蜘蛛會下地獄吧?可是,那麼被吃掉卻也曾經啃食自己母親的母蜘蛛呢?也會下地獄嗎?母蜘蛛之所以痛苦卻自願被小蜘蛛啃咬吸吮,是抱著贖罪心理,還是想從自己的愧咎中解脫?

導演深田晃司在《臨淵而慄》中,紅螯蛛的隱喻是唯一的說教,他當然沒說請楚、沒說白,真是幸好。他甚至在電影的敘事中留白,沒有將事件的細節呈現。你不知道淺野忠信是不是真的傷害了小女孩?也不會知道古館寬治陳述的犯罪過往是否為真?筒井真理子與淺野的暗通款曲都還有額外解讀的餘地。但這些可供腦補空間的劇情毫無被道德批判之必要,因為每個角色都早已深陷在自認背帶罪孽的框架中的泥沼裡了。筒井真理子在電影後半猶如染上強迫症的清洗雙手習慣,彷彿想洗淨自己對女兒的虧欠和自我貞節的瑕疵(最後甚至得跳入水中洗清!)。古館寬治儘管把女兒的不幸轉嫁自己的罪過,看似坦然面對卻從來沒放下,等著他的必是更大的不幸與痛楚。最慘的是太賀,有意或無意的進入到別人生活,卻莫名卻又理所當然的承擔了未曾謀面的父親的過錯,把日本人深信無關基因的罪與命運都會遺傳/傳承的執念發揮到極致。

而全場面無表情又詭異到讓人不寒而慄的淺野忠信,真實的存在卻又如同鬼魅般消失。在出獄後來到過去同伴家裡工作與寄住,彬彬有禮與又和藹可親(還多才多藝),用素淨的白色襯衫或工作服包覆、掩蓋自己,卻壓抑不住衣冠楚楚下的鮮(血)紅般的慾望和不平。看似改過自新的將自己有如清教徒般的戒律嚴以律己,卻最終還是不顧道德、順從了野性。

犯罪然後贖罪,贖罪後卻又犯罪。人類就如同紅螯蛛,不斷的製造罪孽,然後愧咎,用道德來羈絆自己,用贖罪的心態來繁衍養育後代,自願卻又不自由並痛苦而享受著生命,一代代下去或許就如一代代上去的信仰中祖先偷嚐了禁果,一開始就已背負了罪過。

而所謂惡人,不過就只是較一般人敢於面對內心聲音行事然後位於較快的循環流裡位置上罷了。

《臨淵而慄》
導演:深田晃司
編劇:深田晃司
演員:淺野忠信、古館寬治、筒井真理子、太賀、三浦貴大、筱川桃音

專欄介紹:

雀雀,本名簡盈柔,台南人,交通大學建築所畢。現有千篇文章散見於網路世界,平日志當一位快樂媽媽。右手寫影評、左手玩小孩,每日不是在電影院心靈旅程中、就是在真實的人生旅行路上。曾擔任過金馬影展亞洲電影觀察團、台北電影節部落客評審、CNEX 紀錄片影展影評人、桃園紀錄片影展影評人,痞客邦金點賞十大最佳娛樂部落客。

>>更多電影觀察請至【雀雀看電影】部落格臉書粉絲團

關鍵字: 全球焦點電影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專欄介紹

雀雀看電影
電影是娛樂也是藝術,是聲光饗宴也是歷史人生,是無邊想像也是真實世界。希望無論是透過臉書或網站,文字或影像的紀錄,在記錄自我的觀影經歷的同時,也能給予閱聽者更多的選擇與看法。

部落格FB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